Love Actually (1)

     我真的只是想写个小番外的……怎么发展的比正文One Day 还要长啊啊啊……

现代AU

人设同One Day

本章涉及CP:内拉、B13K11、大比玫瑰

人物真的OOC


Part .0.    引子

圣诞节前两周

     “所以,比埃尔霍夫先生要把自己的宅子强制借给我们,再拨一笔经费,让我们在平安夜的晚上办一个疯狂的party?”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有点无奈地看着努力拽住达尔文不让它去攻击美少女的高跟鞋,露出一幅“我要被折腾死了快来个人救救我”的诡异表情的菲利普,“比埃尔霍夫先生这么小气的人居然肯放血干这种事情?!你确定他不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菲利普撇撇嘴,“鬼知道他抽个什么风。前天米夏从美国给他打了通越洋电话——我说真是有病,有什么事回来说不行吗?!自打挂了那通电话,我们老板瞬间换了个画风——他居然穿着不符合精英美学的老头衫!!!带着一脸比托马斯还要蠢的烂笑!!!在事务所里走来走去搞破坏!!!用脑袋顶烂了我的模型!!!他以为自己还是二十年前校队里那个只会用头进球的前锋吗?!&*#%……“

    “行了行了……“米洛斯拉夫赶紧揉揉菲利普的脑袋,安慰他那处在暴走边缘的小学弟,”菲利,不是我不帮你,你知道米夏得到下个礼拜才能回来,作为老年人,我们更希望平安夜能平平安安的而不是和你们这群小疯子一起疯……“

    ”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死定了。“菲利普幽幽地凑过来,递上一张密密麻麻的纸,”你看,这是名单,如果有一个不到……我就要被赶回家去喂狗了好可怜QAQ“说着菲利普蹲下身子搂住自家的狗狗,一脸的心痛欲绝。

    “……“米洛斯拉夫有点不忍直视这场景,”我说,自打托马斯进了你们事务所,你怎么越来越往他那个风格上靠了呢?怪不得阿内一天到晚的神经衰弱,感情是被你吓的。“他抖开那张写满名字的纸,尤阿西姆·勒夫的名字上被画了个大大的圈,米洛斯拉夫秒懂了。他无比同情地看着愁云惨雾画风崩坏的菲利普,”哎……比埃尔霍夫先生为了他……也是蛮拼的……“

      菲利普摆摆手,做出一副心力交瘁的可怜模样。“我还要去忽悠勒夫先生……果然当初就不该听他的为比埃尔霍夫家打工……“

       米洛斯拉夫深以为然。“没错,你,米夏,巴斯蒂安,你们这群小傻子,凡是跟他有点关系的人都被你老板坑惨了……不过,“他话锋一转,奋力把扒在自己腿上卖萌求关注的哈士奇甩到一边,”来学校找我帮忙就算了,带着你们家这只神兽是几个意思?!“

  “这你就不懂了,“菲利普眯起眼睛阴险一笑,看的米洛斯拉夫浑身一哆嗦,”捉奸。“

 

    “老~师~我~们~的~培~养~基~还~用~不~用~灭~活~呀~”

       阿内放下手里的酒石酸,有些伤脑筋地看着站在十米开外双手做成喇叭状向自己喊话的学生们,“你们过来一点啊,不然我怎么给你们示范……”

     “不~行~啊~老~师~你~家~哈~士~奇~又~来~了~我~怕~它~咬~我~~~”

       哦,我的老天。




Part.1  克林西 (上)

      他是谁?

      此人就是令菲利普他们这一众小辈们观之自惭形秽,闻之如遭天雷,敬仰与愤怒都滔滔不绝的……前前前前校队队长,前校队教练,尤尔根·克林斯曼先生.

     尤尔根被这群家伙念叨了半天,在遥远的大洋彼端,幅员辽阔的美利坚合众国国土上,他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大喷嚏。

      哦,老天,他揉揉鼻子,毕竟是冬天了,老人家要注意身体。

      好吧,话题要扯回来。克林斯曼先生是工大经济学出身,外表英俊潇洒,气度风流倜傥,安静时是一朵古典庄重的美男子,站在球场上就变成了魅力四射的阳光健气小帅哥,偏偏球技还好的上天入地,这样的克林斯曼先生……实在是男女通杀无往不利呀。

      所以,尤尔根·克林斯曼先生的大学时代,所到之处必然是山呼海啸腥风血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留校任教成为校队教练,出现了些许败顶的迹象之后。

       岁月啊,就是把杀猪刀。可克林斯曼先生这头猪,还真有白菜自己愿意往上贴着让他拱。这棵白菜,就是前文中被各种吐槽的,穿着老头衫走来走去搞破坏的,精分严重双重标准的,真·富二代·大老板·比埃尔霍夫先生。

       比埃尔霍夫比克林斯曼先生先生小四岁。克林斯曼先生读研究生的时候,可怜的奥利弗刚刚进入大学。傻乎乎的愣头青,最喜欢像尤尔根这样英俊又阳光的学长来照顾啦~在奥利弗拖着行李箱傻乎乎地站在校门口,被尤尔根魅力四射的微笑秒杀了的时候,他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坚决地跟随学长的步伐,虽九死其犹未悔!

        尤尔根是校队队长,奥利弗挤破头皮也要加入校足球队,虽然直到毕业他也只会用脑袋进球;尤尔根是吃货,他就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汉子瞬间变身超级大厨,随时为学长提供美食攻略;尤尔根喜欢古典文学,一张嘴就是莎士比亚,他就咬着牙把自己从小最讨厌的莎士比亚看了个遍,还报了个戏剧速成班,能陪学长排个练对个词什么的不能更美妙啊!

      尤尔根觉得有这么个小学弟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端茶送水无微不至,这感觉真是太棒啦~所以他对小学弟奥利弗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听话的乖小孩”上,直到发生了那两件事情,彻底让他改变了对比埃尔霍夫的看法。

      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他们与科隆大学比赛的时候。那场比赛相当重要,毕竟是全德大学生足球赛的决赛,尤尔根意气满满对冠军那是志在必得。可是那场比赛打得很胶着,两边扯来扯去一直拖进了加时赛。尤尔根抹了把脸,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如果真的要点球决胜的话,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时候,教练把傻小子比埃尔霍夫换了上来。出于队长的职责,尤尔根走上前去,摸了摸那傻小子的脑袋,以示鼓励。

     尤尔根绝对想不到这一摸产生了多么巨大的效果。比埃尔霍夫觉得自己的脑袋热热的,充满了巨大的能量。哦看在雷神的份上!学长摸了我的脑袋!比埃尔霍夫的斗志在这一刻被尤尔根不经意地点燃了,他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火苗,一定要为学长赢下这场比赛!

     于是,在加时赛的三十分钟里,比埃尔霍夫总是出现在小禁区的位置,虽然他运气不太好,球总是传不到他跟前。在尤尔根已经绝望地接受了点球大战这个结果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那颗球以一个奇妙的姿势滑到了比埃尔霍夫的跟前。他愣住了,对方的门将也愣住了,但是门将很快地做出了反应,他冲出了球门,死死封住了比埃尔霍夫的脚下线路。比埃尔霍夫感到自己的脑袋上,被学长抚摸过的那块地方,此刻正在兴奋地叫嚣着要求进球。好吧,此刻他热血上头,也顾不得许多,他赶紧趴下身子,对着球的方向,狠狠地把脑袋顶了过去——

        霎时间球场爆发了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声。比埃尔霍夫愣愣地趴在地上,对方门将明显也傻掉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比埃尔霍夫会采取这么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他没有脑震荡吧?     

        比埃尔霍夫确实没有脑震荡,他脑子里只盘旋着两句话,天呐球进了?妈呀球进了!队友们冲他跑过来,把他压倒在草地上。比埃尔霍夫看到尤尔根远远地朝他跑来,挥着手,身上被光芒笼罩着,朦朦胧胧的,美妙的有些不真实。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向着朝思暮想的学长伸开了双臂。

        哦,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都是这样做的吧,所以,不要犹豫,来吧尤尔根!

        尤尔根高兴地不得了,本来觉得傻小子傻乎乎的,没想到他这么聪明,居然知道拿头顶,天呐!他为我们赢得了冠军!尤尔根和队友们一起,向比埃尔霍夫跑去,这绝对值得庆祝!可是这个傻小子一骨碌爬了起来,还向自己张开了怀抱,尤尔根想都没想就跳进了他怀里,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就像个春心荡漾的女主角。比埃尔霍夫单手举着他,在一片欢呼声中转了好几个圈,尤尔根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陪衬,光与影,赢或输,一切都不如利弗眼睛里的光芒耀眼炫目。这傻小子还真有力气,尤尔根捏捏比埃尔霍夫手臂上的肌肉,咧着嘴,对自家学弟笑的灿若春花。在比埃尔霍夫把他放下的时候,尤尔根也不知道怎么了,估计是被胜利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他一把揽过傻小子的脑袋,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干得漂亮!奥利!”然后,尤尔根有些不好意思地……跑掉了。

        比埃尔霍夫当场就激动地魂飞魄散了,他直愣愣盯着队长跑掉的方向,手指无意识地摸上了被尤尔根亲过的地方。哦天,他喃喃道,我真爱他。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第一件事结束后不到一小时的时候。校队的前队长,洛塔尔·马特乌斯(好吧,他其实是课业太忙所以辞去了队长职务,但一直还在球队里踢球)在更衣室里脱得精光,脖子上挂着条大金链子,捧着奖杯扭来扭去,还要求队友们拍照留念,兴奋的有点不正常。尤尔根默默捂住了眼睛,贞操啊你去了哪里快回来拯救洛塔尔……可是,更疯狂的是,洛塔尔挂着那条大金链子凑到了他跟前:尤尔根!我喜欢你很久了!跟我在一起吧!

       尤尔根愣住了。苍天啊他居然被一个赤条条的男性表白了!关键是洛塔尔的老二……此刻正直挺挺地立着,毫不掩饰地表现了自己的欲望!尤尔根说不出话来,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感到害怕,马特乌斯个子不高,可他的荷尔蒙此时正散发着强烈的征服欲,气场顿时蹭蹭蹭窜到了两米一。尤尔根被他的狂野吓住了,他不停地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在更衣室的墙上。尤尔根觉得自己像一只慌不择路的困兽,他可怜兮兮地望着洛塔尔,希望对方可以收敛一下自己的气势。

        洛塔尔看起来倒是高兴的紧,“尤尔根,你不说话,我就当是默认啦!太好啦!”兴奋的小个子一把拉过吓到说不出话的尤尔根,把他塞进自己怀里,那东西硬硬地顶在尤尔根的大腿根上,“我追到了尤尔根·克林斯曼!我赢了决赛!我特么就是人生赢家哈哈哈!!!”

        尤尔根脸色苍白。不知道是不是比赛消耗的能量太多,他现在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这么被马特乌斯钳制在怀里动弹不得,还被某个东西死死顶住,我的妈呀尺寸这么大被顶进去了肯定翻不过来身……尤尔根绝望地闭上眼睛,苍天呀快来个人救救我我愿意以身相许QAQ

       上帝一定是听到了尤尔根的乞求。突然有一双大手把他从马特乌斯的熊抱里解救了出来,并且提供了一个坚实温暖的胸膛让他靠着。尤尔根抬起头,看到在更衣室的灯光下,比埃尔霍夫显得高大无比,脸上的线条坚毅而富有男子气概,气势威严,看起来有如天神下凡。哦,天呐,傻小子居然能这么帅这么有气质,尤尔根顿时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只小鹿咚咚咚一个劲的乱撞。

       比埃尔霍夫很生气,尤其是看到他敬爱的学长被人欺负(?)的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哦我可怜的队长,他低头看看怀里的尤尔根,从来也没有见过他这么虚弱的样子,把脑袋埋在自己怀里,身体还微微有些发抖。比埃尔霍夫的大男子主义就被尤尔根千年一见的脆弱彻底激发了:

     “洛塔尔·马特乌斯!请你自重!也请你尊重学长!”老实人发起火还是挺吓人的,不过马特乌斯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轻蔑地看着这个在加时赛幸运进球的小子,不耐烦地哼了哼。

     “怎么?你也喜欢尤尔根?”他懒洋洋地把脖子上的大金链子甩到一边,嗤笑道,“喜欢你怎么不说?怕尤尔根拒绝你?!”

       比埃尔霍夫的眼睛里像是被点了爆竹,小火苗噼里啪啦的,看的马特乌斯心里有点发憷。他沉声道,“我喜不喜欢学长,不关你的事;可是学长不喜欢你,这就关我的事了!”他把克林斯曼揽在怀里,瞪着马特乌斯,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气势迫人,更衣室里的队友们差点就跪在他的西装裤下高唱一曲《征服》,“马特乌斯先生,请你绅士地赢得学长的倾慕。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如此无礼的举动,请原谅我不得不诉诸武力了!”说罢,潇洒地转身,扶着克林斯曼除了更衣室。

       马特乌斯恨的牙痒痒,可是自己毕竟赤条条一丝不挂,也不好追出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暗恋了好多好多好多年的克林西被那么个毛头小子拐走啦。

        尤尔根脑子有点发晕,他看到比埃尔霍夫一双焦灼的蓝眼睛闯入自己的视线。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想告诉小傻瓜嘿你今天干的真漂亮!无论是球场还是更衣室!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啦。

       比埃尔霍夫吓得心脏都要停跳了。他抱着尤尔根一路小跑,冲进医护室,眼睛里全是泪花,队医被他上气不接下气心痛欲绝的样子吓坏了,吩咐一边的小护士,“快给这个傻大个吸氧。”

        比埃尔霍夫一把打掉了氧气罩,“生病的是我学长!你快看看他怎么样!”

         队医翻了个白眼,“小伙子你别急啊,看你这样儿我以为你心脏不好呢!你学长这是低血糖。谁让你们比完赛光闹腾了也不补充点糖分,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我说你们年轻人就是这样,一点都不爱惜自己balabala……”

 

       克林斯曼醒来的时候,脑子里晕乎乎的,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就被某个傻小子揉进了怀里,“学长!吓死我了呜呜呜……我以为马特乌斯前辈对你干了什么呢!你以后每天都要吃糖!吃甜食!你的甜食,我承包了!!!”

       克林斯曼揉揉比埃尔霍夫的脑袋,手感很好,他笑了笑,放松身体,让自己完全融化于比埃尔霍夫甜腻腻的拥抱里。

                                                 



                                                                                                             TBC

评论(15)
热度(43)
  1. 陌上花開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hris
    轉載: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