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ctually (2)

Part.1. 克林西(下)

     几乎是毫无疑问地,尤尔根和奥利弗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尤尔根喜欢在进球后把自己挂在奥利弗的身上,这几乎是一种特权,而奥利弗也只是憨厚地笑笑,然后背着自己的队长走过大半个绿茵场,听着那个家伙接受着热情的赞美和欢呼,奥利弗觉得自己的内心也被某种骄傲和快乐填的满满当当。

        只是每次踢完比赛,尤尔根总是伤脑筋地发现自己身后跟着小尾巴,小尾巴怀里总是抱着各种零食,巧克力曲奇饼牛肉干等等等不一而足,还有一大堆含糖量超级高的小甜点。尤尔根有些哭笑不得,“奥利,再这么吃下去我就要变成猪啦……”

“变成猪怎么了?”比埃尔霍夫看起来很是理直气壮,“学长变成猪,我就变成白菜让你拱。”

      大学的生活青涩美好,可惜短暂易逝。大学霸尤尔根·克林斯曼留在了工大任教,还客串了校队的魔鬼教练,整的一群小孩子们苦不堪言;傻小子比埃尔霍夫完成了他的学业,成立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建筑事务所,偶尔还能给他们球队拉拉赞助,置办个球衣什么的。他们还是经常见面,但是对话总是如下:

    “哎怎么办呀米夏那个小子公司亏损好像挺严重的……”

   “交给我,尤尔根。我有个朋友可以为他注资。”

  “托斯滕的事务所好像找不到客户……可怜的小巴斯蒂都要喝西北风了。”

 “交给我,尤尔根,我认识一家公司的老板,正缺法律顾问呢。”

  “可怜的小菲利普……跟你一个专业呢,阿内就这么去耶路撒冷了,小菲利怎么办呀。”

  “交给我,尤尔根。我的事务所就缺菲利普这样年轻肯干的小伙子。”

    “奥利~熊孩子们不听我的!他们总是嫌我的训练项目太多太累QAQ”

    “交给我,尤尔根。不听话是吧?这个星期的能量棒停止供给!新配的大巴车不设牌桌!看他们能怎么样!”

    “奥利~我想吃牛扒QAQ工大食堂越来越难吃了。”

    “交给我,尤尔根,买不到你想吃的,我就给你做出来。”

     “哦奥利~你对我真好~”这样的对话总是以克林斯曼欢呼雀跃并在比埃尔霍夫脸上“吧唧”亲一口的行为而告终。比埃尔霍夫傻傻地笑,管它什么什么的,尤尔根高兴就好,尤尔根愿意有他陪着……就好。

        可尤尔根就是那种热爱冒险不甘寂寞的人啊……他接到了一份来自美国的邀请,请他到宾大去教书。尤尔根想都没想就脑子发热地答应了。哦!那可是美国!满地都是金发大波美女的美国!他兴冲冲地开始收拾行李,一切停当之后,他准备通知朋友们,哈哈显得没事就来美国度假呀!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你好。”电话那端的声音有些苍老,但很是镇定。“尤尔根·克林斯曼教授,我知道您是工大首屈一指的经济学教授,我想邀请您指导我的儿子做一份企划。”

      尤尔根本想拒绝,可是听到报酬的那一刻瞬间动了心,妈妈呀那可是500万欧!一份企划能卖五百万,简直了!而且那位老先生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的儿子很聪明,不会耽误他太久的时间,尤尔根愉快地答应了。

     哈哈真是天降横财!走之前还能挣一笔,足够在米国买套大大大房子!

      第二天尤尔根专门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一套西装,来到了那个号称全欧洲最大的能源集团的写字楼。一位精明强干的老者坐在写字台后,拿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意味深长地打量着他,这让尤尔根感到很不舒服。他捏紧手里的杯子,祈祷这让人尴尬的时间赶快过去。没等多久,那位传说中顽劣不堪的富二代就冲进门来,对着他们大吼:

    “我不管你的什么公司!我有我自己的事业!让你的商业企划和请来的智囊……咦?尤尔根?!”

      尤尔根大张着嘴巴,这可真是个奇妙的转折。比埃尔霍夫脸涨得通红,他怒视着自己的父亲,可他父亲端起咖啡悠然自得地表示,我啥也没看见。比埃尔霍夫拉起尤尔根,沉声道,“我接受您的安排,但是这种事情,绝对没有下次。”老比埃尔霍夫耸耸肩,目送着儿子和他的教授一起出了门。

      哎,熊孩子,怎么说都不答应回来经营家族企业,果然把儿媳请来就是不一样。

      

      尤尔根觉得自己有点懵。好吧,为米夏公司注资的是比埃尔霍夫家,委托托斯滕的事务所做法律顾问的还是比埃尔霍夫家,他那招收了无数刚毕业的小家伙的事务所,也是比埃尔霍夫家的……原来!一直在自己身边团团转的傻小子比埃尔霍夫才是真正的高富帅!克林斯曼甩开比埃尔霍夫的手,他突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嘿,一般人意识到这种事情都是会很愤怒的好吧!早知道就狠狠敲他几笔了!这么多年,我少捞了多少钱啊!!!

        比埃尔霍夫有些局促地看着他。“学长,尤尔根,你知道,我特别不喜欢被人家区别对待……我希望你们能把我当做真正的朋友,而不是把我当一个浑身是刺不可接近的没出息的富二代……”比埃尔霍夫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的语文算白学了,因为他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向尤尔根解释这一切,“好吧,我承认,我错了。”沮丧的傻大个垂下脑袋。“如果你认为这欺骗毁掉了我们的友谊……我感到无比的内疚。”

       克林斯曼先生觉得自己会出现盛年败顶这种不符合一般生理规律的恼人现象,一定是因为自己平时操心太多。就像现在,应该生气应该无理取闹的明明是他好不好,可为啥看到傻大个无精打采的样子自己就跟着难受呢?他叹口气,拍拍比埃尔霍夫的脑袋,“奥利……说真的我没生气,我只是比较惊讶……或者说挺兴奋?以后我可算找到大金主了哈哈哈!!!”

       真的?!奥利弗激动地抬起脑袋,眼睛里亮晶晶的,克林斯曼先生觉得老朋友的身后好像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不停的摇动。“哦尤尔根……你不生我的气……这真是太好了!真的!如果你喜欢,我……我可以包养你!”

        去死吧你!尤尔根狠狠在比埃尔霍夫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对方也只是捂着脑袋笑的一脸傻气。“我答应了你父亲,帮你做企划,快点开始吧,这可是五百万呢!!!”

      比埃尔霍夫颠颠地跟在他后面。尤尔根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让他爬到天上摘星星摘月亮,他也要买一架宇宙飞船去试试。

       接下来一整天的工作尤尔根都相当有成就感。做一份企划是他的专长,他也乐得不让比埃尔霍夫插手,嗨,学长帮你,还能挣钱,这事儿太美啦~比埃尔霍夫坐在一边傻笑,绕着尤尔根团团转,尤尔根被他转的心烦,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支使自己的雇主:

   “奥利,我要咖啡,多加糖,我喜欢甜的。”

    “奥利,去,给我准备蛋糕,我饿了。”

   “奥利弗·比埃尔霍夫!谁让你动桌子上的文件的!蛋糕放到我手边!”

   “奥利弗·比埃尔霍夫!你是故意的吧!我的文档没有保存!!!你得给我涨工资!!!”

       尤尔根气鼓鼓地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虽然有个捣乱的比埃尔霍夫,可他还是如期完成了工作。唉,这时候如果有一顿丰盛又美味的滋补晚餐就好了……他冷冷地瞄了比埃尔霍夫一眼,比埃尔霍夫马上颠颠地凑过来,“放心吧,尤尔根,我早就让秘书订了慕尼黑最棒的餐厅,绝对有你最爱吃的牛扒。”

      克林斯曼先生表示很满意。哎,要是谁能嫁给奥利,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啊。虽然人傻了点,可这男友力真是……简直了!

      那个晚上他俩喝的都不少,克林斯曼先生醉的走路都不稳当了,比埃尔霍夫背着他,就像当年他们在工大足球场做过的那样,稳稳地托着克林西,他的队长,一直走啊走,好像脚下那条小路渐渐延伸幻化成了星光熠熠人声鼎沸的球场。夜风凉凉的吹在脸上,舒服极了。尤尔根把有些发烫的脸颊贴在比埃尔霍夫的脖颈,呼出的酒气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的好友,比埃尔霍夫觉得自己的某个地方也硬了起来,他的心砰砰直跳,哦老天爷,这真没办法忍,他比埃尔霍夫虽然是道德模范,可也不是柳下惠啊!况且没有人能受得了自己喜欢的人这么……让人无法拒绝的样子吧!

        尤尔根在比埃尔霍夫的脖颈蹭了蹭,呢喃了一句“奥利……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吧……”

        比埃尔霍夫停住了脚步。他站在路灯下面,昏黄的灯光轻柔地笼罩在他们身上。霎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如果可以,比埃尔霍夫愿意背着克林西一直一直走下去,走到时间尽头,世界末日,走到宇宙破碎,万物重新归入轮回,走到下一个永远无解的未知。比埃尔霍夫托了托身上的小醉猫,克林斯曼先生不算重,背在身上有一种奇妙的踏实感。他歪歪脑袋,对着那个早就睡过去的家伙轻轻说了句,“你放心啊尤尔根,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我也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

 

       他们在黑暗中双双跌进卧室里那张大床上。比埃尔霍夫把尤尔根压在身子底下,他的手指虔诚地抚过尤尔根那似乎有阳光跳跃其中的眉眼,尤尔根漂亮的嘴巴,尤尔根清瘦但是饱满又精神的脸颊,甚至尤尔根那有些倒退的发际线……比埃尔霍夫早就知道自己深陷爱情,从见到尤尔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认定这个人将会是他此生的唯一。可尤尔根如此耀眼,如此炫目,比埃尔霍夫从未想过可以同尤尔根携手相伴,只要尤尔根不嫌弃他,愿意让他跟在身后,比埃尔霍夫便觉得心满意足。此刻他深深爱着的人正被他压在身下,再进一步他就可以完全拥有。比埃尔霍夫动心了。他凝视着尤尔根的眼睛。那双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因为醉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这样的克林斯曼先生看起来乖巧温柔,一点都不像平时意气风发的骄傲模样。比埃尔霍夫叹了口气。这样对尤尔根是不公平的,完美的,骄傲的,让他深深倾慕的尤尔根。他强压下自己的欲望,准备去洗手间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问题。

         下一秒他就傻眼了。尤尔根拉住他的衣袖,蓝眼睛里带着撩人的笑意。比埃尔霍夫想挣开他,“尤尔根,你喝醉了……”

     “我才没醉。”尤尔根探起身子,比埃尔霍夫惊恐地发现脸颊绯红眼神迷离的克林斯曼先生比平时的杀伤力大得多,他的身体诚实地做出了反应。比埃尔霍夫压住尤尔根,制住那双不安分的爪子,他的声音低沉,带上了微微颤抖的,喑哑的情欲,“尤尔根,你再这样,事情可就麻烦了。”

       克林斯曼先生给出的回答是直接把嘴巴贴了上去。

 

     尤尔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天还没有亮的样子,他好像记得昨天晚上和奥利一起喝多了……直到他发现环在自己腰上的一双手,可疑的痕迹,还有那种难以言喻的痛楚……尤尔根当场就吓的魂飞魄散了。

     我的老天,他喃喃道。虽然自己是个比棍子还直的直男,可这种情况代表着什么,尤尔根还是很清楚的。他扭过头去,看到肇事者——他一直当兄弟的——深深尊重并喜爱着的——傻乎乎的——比埃尔霍夫,此时正把脑袋埋在枕头上睡得正香,两只手还有些不安分地想把他拢住,尤尔根赶紧撑开比埃尔霍夫的胳膊,想摆脱这种亲密的钳制,可是腰上一软,眼冒金星,他又跌回了奥利弗的怀抱里。

        哦谢特!尤尔根有点生气,一样都是男的,自己还比他大四岁,凭什么被操的腰酸腿软眼冒金星的人是自己?!奥利这小子,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不显山不漏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纯洁,可就是这只看起来比白莲花还纯洁的货,拐带着自己给他们家打工,还——还亵玩了他整整一个晚上!!!

       这么一想,尤尔根·克林斯曼先生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叫什么事啊,替人打工还被人吃干抹净,差点连骨头都不剩。旧社会童养媳也没有这么悲催的啊!虽然当时感觉是不错啦,奥利的技术水平也是相当不错的嘛……他低头看看还在沉睡的奥利,嘿,上了他克林斯曼的男人就是这么帅,哦那漆黑的如画的眉毛,刀削斧刻版的鼻梁与唇角,充满男子气概的,完美的下巴,浓密的微微有些卷曲的头发……克林斯曼先生觉得自己心里那头小鹿又开始咚咚咚四处乱撞啦。睡眠中的奥利无意识地皱着眉头,尤尔根有些鬼迷心窍地把手指附在他的眉头上,想让它们舒展开来,奥利翻了个身,他抓住尤尔根的手,嘴里喃喃道,尤尔根,别离开我。

     尤尔根顿时觉得手指像是触了电,他赶紧把手抽出来,退到床角缩成一团。我可是立志要娶大波美女的男人!怎么可以被奥利的美貌给拐带了!他又没有胸!而且我就要去美国啦!美国遍地都是金发大波美妞!他这么想着,觉得自己已经被说服了,便满意地点点头,抓过自己的衬衣胡乱套上,哦天呐他今天还要去赶飞机呢!

      尤尔根握住门把手,他回过头,看到晨曦微明,比埃尔霍夫那刀削斧刻似的,有如希腊神像般的英俊面容湮没在光与影交界的地方。尤尔根感到自己的内心微微有些颤抖,也许比埃尔霍夫对他来说真的是特别的存在,不然为什么一向潇洒磊落的他会如此犹豫踌躇不前?这个夜晚对他们彼此来说都成为了一个无法开释的结,尤尔根轻轻地叹气,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失去比埃尔霍夫这样一个忠诚并值得尊重的好友。可他们跨过了那条线,一切都失控了。

 

      尤尔根想了想,还是抽出一张纸,就着微弱的晨光写到:

亲爱的奥利:

    感谢昨天的照顾。昨天很愉快,但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想我们都能忘记并且继续维持我们的友谊。我要去美国工作啦,本想安顿好再邀请你们过去度假的,可是今天早上我要赶飞机,所以,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以及,祝你快乐。

                                                            你的克林西

       尤尔根把纸条折好,他看着自己龙飞凤舞还带点骚气的傲娇的签名,突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心虚。他蹑手蹑脚,把纸条塞在比尔埃霍夫的枕头旁边,他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对袖扣,那是比埃尔霍夫昨天佩戴的,两只袖口亲昵地挨在一起,泛着淡淡的金色的光芒。尤尔根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拿走了其中一只,然后迅速裹上衣服,落荒而逃。

 

       克林斯曼先生在某种意义上属于语言类的天才,之前他的教授就曾自豪地说,“无论把尤尔根放到哪里,从阿拉斯加到摩洛哥,他都能生活得像当地人一样自在逍遥!”所以他在美国的生活也是滋润又丰富,啊~这遍地都是大波美女的神奇国度啊~可是克林斯曼先生觉得不开心,他老是觉得缺了什么。

      “你这就是作。”坐在克林斯曼先生对面,正在大快朵颐的马特乌斯在吃东西的间隙刻薄地评论道。“你俩都是,就没见过你们这种人,都是男的,有啥不好意思的,你再捅回来不就行了?这么老死不相往来算几个意思?”尤尔根撇撇嘴没理他。别误会,马特乌斯先生现在是奔驰驻美分公司的业务代表,老朋友见见面叙个旧挺好的,前提是洛塔尔别再抽风了……

        马特乌斯抹抹嘴巴,拍着胸脯对尤尔根说,“你放心,上个月我回德国作业务汇报,见到了奥利弗,我跟他说咱俩在一起了,啧啧,小子气的脸都青了。”尤尔根白他一眼,他可不指望奥利弗会做出什么孩子气的举动,不过……好像还挺期待的。

一个月后

    “呜呜呜尤尔根我错了我看见奥利弗手上戴了婚戒啊啊啊我才是作死小能手~~~”

      ……“洛塔尔从你脱的精光跟奖杯合照的那一天起我就不应该相信你还有智商……”

 

        不开心啊,真的不开心!!!克林斯曼愤愤地咬着嘴唇。这么多年,奥利弗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圣诞节什么的还都是自己小心翼翼给他发短信,哼!当初吃亏的到底是谁啊!公司官网上那个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带着精英特有的魅力微笑的家伙,他其实是装的啊!!!这是赤果果的骗婚!奥利弗怎么会这么不实诚!从他上大学那天起我就知道他是个只会穿着老头衫走来走去搞破坏的傻大个!

        尤尔根越想越生气,这么久了,他从米夏一见面就打哈哈的傻笑里知道比埃尔霍夫事业风生水起,日子过得蒸蒸日上,从小菲利普一脸的“WTF你俩真是天生一对”的不耐烦表情中知道比埃尔霍夫跟原来一样对这帮小孩子斤斤计较从严要求,从托斯滕赚钱赚到手抽筋的烂笑中知道比埃尔霍夫根本不需要他操心,从巴斯蒂那张毫无遮拦的大嘴里他知道比埃尔霍夫还是只会用脑袋进球,从不靠谱的学长马特乌斯嘴里……知道比埃尔霍夫身边已经有了与他相伴一生的那个人……

         那么比埃尔霍夫呢?当年那个傻小子如今已经是成功的商业精英,那么他知不知道自己那些些微的变化?他知不知道大洋彼岸的克林西一直等待着他的解释,一直等待着他傻乎乎地缠上来,一直等待着这个大傻子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出来某几个字然后再别别扭扭地跟他回家啊!笨死了!怎么有这么笨的人啊!

        尤尔根看看自己手边,那是一份工大的聘书。马特乌斯贱兮兮地凑上来,“我说,要不你就回去看看,说不定奥利弗会为了你离婚呢!”尤尔根低下头,他不想妥协,可在内心的深处,有个声音叫嚣着,有股力量逼迫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打开电脑,开始查询航班信息。

        嘿,圣诞节快到了。


                                                                                    TBC



     

评论(10)
热度(26)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