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ctually (5)

还有人记得这东西吗……

我果然应该更勤奋一点……

谁来拯救我的废话腺啊分泌物略有点多OTZ


Part.3托尼,托马斯,还有佩尔(上)


平安夜的晚上


     米洛斯拉夫站在流理台前面忙活,米夏在身后轻轻搂住他,嘴巴里还叼着没吃完的半块巧克力。米洛扭过头去,他们交换了一个黏糊糊又甜蜜蜜的亲吻,嘴巴上都被糊了黑乎乎的一层巧克力。

     “今天晚上我们不要去比埃尔霍夫先生家了嘛。”米夏把脑袋埋在米洛的脖颈处,晃来晃去地撒着娇。“今天晚上,就我们俩,你和我,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浪漫的圣诞之夜不好吗?”

      米洛拍拍身后这只树袋熊的脑袋,“都是06级校队的嘛,配合些。我们帮比埃尔霍夫先生把克林西追回来,以后你就再也不用受比埃尔霍夫先生的骚扰和压榨了,一劳永逸嘛。”

      米夏委屈地扁扁嘴,“我这么忙,一天到晚的都没时间和你在一起。好不容易圣诞节,我还要和一群为老不尊的老头子,一窝狼心狗肺的小兔崽子一起分享你……不开心!”

        米洛有些好笑,“除了你这个傻帽,谁会愿意跟我这个老年人呆在一起呢?我们只不过是在一群人里面度过一个美妙的二人之夜罢了,想想能见到这么多老朋友,也是挺好的嘛。”

      “谁说的!”米夏气咻咻地扳过米洛的肩膀,让那双漂亮的绿眼睛正对着自己,“你那个学生,现在在托斯滕的事务所上班的那个,那个家伙我每次见到他都觉得像是在看宽屏电视……叫什么……托尼……托尼克罗斯!对!就是他!我觉得他就对你虎视眈眈的!他今天是不是也会去?!”

       “……你有病吧……”米洛打掉米夏的爪子,端起曲奇饼走向起居室,“托尼可是个好孩子,他只是比较羞涩,身为师长要照顾后辈。况且,”米洛转过头,冲米夏眨眨眼睛,“如果说在球场上的表现的话,托尼可比你好多啦,起码人家不会踢着踢着突然大吼一声,把自己家队友都吓愣了。”

       “喂喂你说的明明是奥利弗好不好!奥利弗卡恩!我什么时候吼过别人啊!!”米夏赶紧跟在他后面,“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啊,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托尼那小子?”

       “……╭(╯^╰)╮”

 

     “今天的节目有够无聊的。”米夏愤愤地把遥控器甩到一边,“圣诞节!拜托!圣诞节就要到了,电视台就只会报道谁的专辑大卖谁要在演唱会上裸唱以飨歌迷吗?”米洛在他的臂弯里耸耸肩,把薯片送进自己嘴里,“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个?我听托尼说他有几个学弟就喜欢这些节奏感奇异的音乐风格,和佩尔那小子的审美绝对是一个次元的。今天的DJ应该就是那几个小孩子……”

     “托尼!又是托尼!”米夏触了电一样弹起来,双手撑在米洛的肩上,“我亲爱的米洛!我不在家的日子里这个托尼到底怎么骚扰你了?!你快告诉我!我发誓今晚一定不让这个小子活着迈出比埃尔霍夫家的大门!!!”

    “好啦好啦,”米洛把手搭在米夏胳膊上柔声安慰,“我们只不过聚了聚讨论了一下怎么帮助比埃尔霍夫先生——你放心还有菲利和阿内他们在场,托尼没对我做什么——真的真的我发誓!再说我又不喜欢他,”米洛突然贴近米夏的脸颊,睫毛颤动着,米夏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跌进了一汪宁静的绿色深海,来自米洛的温暖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天呐,米夏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烫的可以煮鸡蛋了。

     “我喜欢的家伙可是在演话剧的时候都不放过接吻的机会。”米洛真挚地凝视着那个醋意上头的傻家伙,双手捧着他的脸颊,然后把自己的嘴巴贴了上去,用少有的热情细细亲吻着他的爱人。嘴角那里要多停留一下,米夏抿着嘴巴的样子最好看了;鼻子也要多蹭两下,天知道这个大傻子有多喜欢用鼻尖拱人!米洛开玩笑似的咬了咬米夏的嘴唇,还不明白吗大傻子?

      米夏被吻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哦好吧好吧,他无奈地注视着那双无辜的绿眼睛,然后欺身上去抢回了主动权。嗨,这辈子算栽到米洛手里了。

       正当两个人吻得天昏地暗的时候,门铃响了。“别理他!”米夏粗鲁地把沙发上的抱枕甩到一边,给自己腾了一块更大的地方,“哎呀,万一有什么事呢?”米洛推开他的胳膊,挣扎起来,“我去看看,然后咱们就该收拾收拾出发啦。”

        米夏赖在沙发上,两只手抓住米洛的衣角摇啊摇的,“不要啊不要~我们再亲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好好好……”米洛赶紧亲亲他的额头,那个大傻子才心满意足地缩了回去,“我去看看就回来,你乖乖的!”

        米洛打开门,被眼前的青年吓了一跳,“托尼!你——”

         青年赶紧伸出手指,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米夏的声音遥遥地传来,“谁呀?”米洛刚想回答,托尼赶紧举起手里的牌子给他看。牌子上写了几行字,米洛狐疑地看了半天,有点不确定地回应道,“额……是……是唱诗班的……”

“给点钱打发他们就行了!”米夏听起来有些不耐烦。米洛没搭理他,他靠在门框上,带着些许警惕和好奇,细细打量那个手里拿着一大堆广告牌的青年。

       托尼笨拙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他鼓捣了一会儿,开始播放经典的silent night.

        如果说米洛不知道这孩子对他的感情,那绝对是骗人的。可米洛更愿意相信托尼如此待他,是出于一种对前辈的憧憬和敬佩之意。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过这样的阶段,不由自主地向往着前方的背影,就像勒夫先生之于米洛,米夏之于菲利普。但这种感情绝不是基于两人之间的默契和了解,更不会发展成为相濡以沫的爱情。米洛自认分得清这微妙的界限,但是托尼……

       托尼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金色的头发在雪夜里更像是隐隐约约的发光体,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少年人特有的蓬勃和热情。他举起自己的第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晚上好,亲爱的学长~”

       米洛的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起。这个托尼,不管怎么说当初自己也是这小子的授业老师,可他就是倔强地称呼自己为“学长”,坚称他们除了师生之谊还有战友之情,时间长了米洛也就随他去了。

        托尼换上第二块牌子,“如果不出意外,身为大众情人的我,明年这时候应该也可以跟某个人一起出双入对,比如以下几位:安吉丽娜茱莉,查理兹塞隆还有海伦娜伯翰卡特。”

       米洛挑挑眉毛。这些人年纪都不小了啊,托尼的审美果然还是有待加强……

       第三块牌子被举起来,米洛眨眨眼睛,有雪花落在了他的眼睫毛上,慢慢溶解,在眼睛里形成了一汪小小的湖泊。


     “但是现在,我只想向你表白。”

       嘿,米洛记得,自己升任副教授之后上的第一堂课那可是相当的不成功,200人的大教室里七零八落地睡倒了一片。下课铃声响了,他闷闷不乐地收拾着自己的书本,为啥大家都不喜欢这本After Many a Summer DiesThe Swan 呢?

      一个青年扑到他的讲桌前,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摔倒。“对不起对不起!”他连声道着歉,“托马斯把香蕉皮扔在了我脚底下……您该扣他学分!”青年脸涨得通红,他局促地抓着自己衣服的下巴,扭扭捏捏地问,“教授,能留一下您的联系方式吗?”

       米洛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把自己的邮箱地址写给了这个名叫托尼克罗斯的年轻学生。望着他兴高采烈的背影,米洛耸耸肩,然后给米夏发了条短信。

   “我下课了,待会儿过来接我吧。今天课上的挺好,还有个脸很宽的学生成为了我的粉丝~”


    “我并不期待什么,也不指望回应。因为今天是圣诞节,圣诞节是一定要说真话的。”

      自那以后托尼的邮件就时不时地发过来,什么都有。有的是请教英国罗曼斯文学神奇而恐怖的韵脚,有的则是对于《杀死一只知更鸟》,《乞力马扎罗山的雪》这种当代文学的感想。

     “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缺乏基本的信任,人们无处寄放自己的感情,遂把他们付诸文学。故事里的主人公拥有这世上一切的美好品质,可是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些奇遇。”

      哎呀,这还是个愤世嫉俗的小朋友呢。米洛托着下巴,钢笔在手指上轻轻打了个转儿。他给托尼的回信这样写道:

    “小朋友,不要忘记这样一句话,艺术的来源是生活。当你经历的足够多,你就会明白,没有什么能比生活更精彩。任何一本出色的小说都没有这种魔力。比如一见钟情的感觉,这能用语言形容吗?”


   “对我来说,你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那个人。”

      临近五月的时候米洛接受了勒夫先生的邀约,来到校队和年轻的小伙子们一起踢了一阵子球。校队的前锋马里奥戈麦斯伤了有一阵子了,身为队长的菲利普对校队在大学生联赛里的积分感到忧心忡忡。

    “米洛,我真的希望在我作为队长的最后一年,我们能有个好成绩。”小个子研究生焦虑地仰头看着他。米洛拍拍他的肩膀。“菲利普,对我有点信心,也对这些年轻的小伙子有些信心嘛。你看,他们可不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差啊。”


       五月的阳光慷慨地洒在球场上,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正肆无忌惮地挥洒着汗水和热情。很意外地,米洛在人堆里面看到了小宽脸托尼。出于师生的情谊,米洛冲他笑了笑,结果可怜的托尼脸涨得通红,捂着心脏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

     “我被鹿撞了。”青年抓着急急赶来的小个子队长的手腕,有气无力地哼哼着。

       米洛一直是踢前锋,所以他很担心自己的体力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力不从心。可是几场比赛下来,磨合的似乎还不错。他特别留意了一下踢中场的小宽脸,体力不错,传球也好,是个稳重的孩子。

    “克洛泽教授。”训练结束之后托尼有些羞涩地叫住了他,“您介不介意……一起去喝杯咖啡?我想跟您当面讨论一下那本After Many a Summer DiesThe Swan。”

     “这不是第一堂就讲过的吗?”米洛有些不解。

        托尼羞愧地低下脑袋,“不,教授。第一堂课的时候,我光顾着看您了。”

      “我将爱你到永远。”

        大学毕业之后,托尼像他的各位前辈一样,进入了大土豪比埃尔霍夫家旗下的律师事务所。米洛感觉格外的自在逍遥,当年的朋友们都被大奸商比埃尔霍夫先生抓走了,只有他和阿内,极具前瞻性地留在了学校任教。米洛的课表排的并不满,闲暇时间他喜欢坐在球场的替补席上看着勒夫先生声嘶力竭地指挥着那些年轻的小球员,一呆就是一个下午。阳光明晃晃的,那些竭力奔跑的小孩子好像慢慢幻化成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久违的热情在心中泛起涟漪。勒夫先生拍拍他的肩膀,在旁边坐下,“米洛,过几年,你就来做校队的教练吧。”

    “勒夫先生带的成绩很好啊,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人不服老也不行啊。”五十还是一枝花的美中年勒夫眯起眼睛,手不自觉地放在了鼻子上,“你看着这些小鬼会想起米夏,托斯滕,我却会想起尤尔根和奥利弗。我们的时代终会过去,一切都需要传承啊。”

       米洛低下头。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时不时约他出来聊聊文学谈谈人生的小宽脸。自己并不介意和托尼这样的年轻人交往。他喜欢托尼身上特有的少年热情,而托尼似乎也挺喜欢接受他那相对成熟的观点。他们可以在一起聊一个下午的文学简史,或是针对威廉·房龙的某个观点展开一次针锋相对的小小辩论。这是和米夏在一起的时候绝不可能发生的,那个傻家伙最多是能说出《傲慢与偏见》里男女主角的名字。米洛很享受这种纯精神上的交流。

       君子之交,淡淡如水,说的大抵就是这个吧。

 

     “学长,人的感情是会变的吧。”

     “是的,托尼。没有人能够保持始终如一的热情,也没有真正的铁石心肠。”

     “那么为什么会有忠贞不渝的爱情?难道就不会被另一个人身上的特质所吸引,再一次坠入爱河?”

     “……会的,托尼。根本不存在绝对的忠贞。如果你的热情枯竭,你就会迫切地希望从另一个热源找到能量。这是人类的本能。”

    “那么学长你呢?”托尼的眼睛突然变得亮亮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你这小子。”米洛举起手里的书打他,“你就不怕米夏把你吃了?”

     “直到你变成满脸褶子的老头~”

       米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托尼总是说他脸上的褶子只有一个人比得上,那就是笑起来脸上的皱纹能折成一朵万寿菊的托马斯。他挑起眉毛,目光里带上了些意味深长的规劝。他冲着托尼摇摇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贴在嘴唇上。托尼知道,这是米洛进球的时候喜欢做的庆祝动作之一。这个动作的意思是,谢谢。

      谢谢你的传球。

      谢谢你的表白。

       只是谢谢。

       托尼举着牌子。他的眼睛有些不争气地泛起了酸酸的感觉。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吧,能这样不加掩饰地把自己的情感全部表露。米洛斯拉夫·克洛泽,他是如此与众不同。托尼始终记得米洛给他的那封回信。米洛说,“一见钟情的感觉,能用语言形容吗?”

      的确不能,我感同身受。

      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像是坠入了一汪深绿色的湖泊里。那种宁静纯粹的目光让托尼着迷。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他,读他喜欢的书籍,踢他喜欢的足球,思考他可能感兴趣的话题,寻找能和他在一起的契机。

      “爱情是生命的热源。你可以汲取到无尽的力量。”

       我的热源,我的太阳,已经找到了。

        可他同时也是属于别人的。

     托尼抬起头,他看到米洛的笑容,像往常一样,带着温和的包容与期许。但格外清楚的是,没有眷恋,从来也不曾有过。

     “Marry chrismas”

       最后一块牌子上这样写着。

        一切都结束了。

       托尼冲米洛笑笑,抱着自己的广告牌转身离去。街道上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孩子们的笑声冲淡了冬日的冰冷。托尼裹紧大衣,他何尝不懂,告白即意味着终结,极有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可他就是想试试。不想让一段暗恋无疾而终,不想让米洛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不想让自己的感情无从寄托……米洛没有说错。自己就是一个不够成熟的傻小子。该死的自尊心和征服欲让他辗转难眠,甚至还有些期待米洛的答案。

       只是米洛的目光一如既往。他连拒绝都如此委婉。托尼苦笑了一下。也许这就是成年人的方式,永远也不会让你难堪,却把答案给的一清二楚。可他们也是朋友啊,托尼有些委屈,就说一句话,随便一句话都不行吗?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托尼回过头,是米洛。他没穿大衣就从屋子里追出来了。米洛伸开双臂,给了他一个不假思索的真诚拥抱。“圣诞快乐。”他听到米洛的声音,如此清晰,夹杂着些许笑意,“还有,谢谢你。托尼。祝你幸福。”

       米洛的双手在托尼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然后揉揉他的脑袋,转身离开。托尼站在那里,他注视着米洛的背影,想把这一刻凝固成一副永恒的画面。纷纷扬扬的雪花亲吻着地面,转瞬消逝。米洛没有回头,只是抬起一只手,简单挥了挥,就算作别。托尼明白他的意思,这不是后会无期,这是另一种开始。

  “哦,上帝。”托尼轻轻对自己说,“足够了。”

    真的足够了。

                                                                                                   TBC


评论(43)
热度(38)
  1. 查拉图斯特拉没说过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