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ctually (6)

最近快被自己的脑洞虐死了……

所以真爱就变成了欢脱崩坏走向OTZ……

别打我……

顶锅跑……


前情提要:

在圣诞话剧上菲利普和佩尔分别扮演朱丽叶和罗密欧的父亲。傻波演的是朱丽叶,他男人演的是罗密欧=口=

托马斯和梅苏特的事情在one day 里面有提到,这里主要是梅苏特的视角


本章几乎全是废话……


Part.3     托尼,托马斯,还有佩尔(下)



       晚上八点二十分,所有的人开始向比埃尔霍夫先生的宅子靠拢。

       菲利普,阿内,巴斯蒂,卢卡斯,米洛,佩尔,勒夫先生……一大群人都来啦。

       哦,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作者,我有必要提醒一下你们,看见没?人边儿上那个,鬼鬼祟祟的,拿大号的围巾遮住自己有些稀疏的发际线的,瘦的跟竹竿似的家伙,那是克林斯曼先生。

      菲利普一见到克林斯曼先生的样子就笑的不行啦,他捂着肚子,赶紧指挥阿内把那条几乎要憋死克林西的大围巾扯了下来,“克林斯曼先生!您不用这样!”菲利普冲他狡黠的笑笑,“我们老板陪着他的未婚妻去美国了,这多妙啊。”

      克林斯曼先生闹了个大红脸。他嘟嘟囔囔地把夸张的衣饰取下。勒夫先生站在老友旁边,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搞什么啊奥利,故意躲着我的吗……”

    ╮(╯▽╰)╭这世道,一物降一物,终于有了可以取笑克林西的由头,勒夫先生愉快地把左手放在了鼻子上。


     “哇哦~”几个校队的年轻小伙被比埃尔霍夫家的豪宅震惊了。小胖子马里奥看着满满一桌食物幸福的好像置身天堂。脸长得有些歪的高富帅马尔科·罗伊斯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以防止他做出什么更丢人的举动。白眉毛的许尔勒一脸没睡醒的颓废,怀里抱着他的宝贝吉他,脸上永远带着两坨高原红的帅小伙杜尔姆和家族性遗传高度近视的大小眼克拉默靠在门口,这群小伙子们今天收到了勒夫先生的邀请,着实兴高采烈了一番。

        只不过,他们几个都不怎么认识克林斯曼先生。所以,看到有些败顶的中年男人竟然被这么一大群大神级的前辈们夹道欢迎,着实吓了一跳。

     “我天,瘦得跟麻杆似的,他谁啊?”

     “根据我的调查,”白眉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哗哗哗翻开来,“这位先生应该就是前校队教练,克里斯曼先生。据不可靠消息来源,这位先生应该就是今天party的主题人物,他和勒夫先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勒夫教授命令我们今天要多放几首七八十年代的老情歌,以激起克林斯曼先生恋爱的心情,其目的不言而喻……”

    “行了行了什么玩意儿!”罗伊斯大手一挥打断了许尔勒的科普。“今天我们才是DJ,想放什么放什么,小伙子们,咱们上!”


        那边厢一群人在打牌。

     “一对Q.“曼努甩出两张牌。”为什么比埃尔霍夫先生不在?我还以为他要一直坐在这里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我们的。“

      “A,“菲利普毫不客气地把曼努的牌打了下去,小个子的牌技高的引起公愤,得意洋洋地把赢来的筹码堆在自己面前,笑的格外奸诈。”老板什么心思你还猜不出来?我跟你打赌,他一定暗戳戳地躲在楼上拿着望远镜偷瞄克林西。“

      “……“米夏纠结着要不要把一对2丢出去,最后还是放弃了。”你们确定没有拉错郎?我怎么记得上学的时候是克林西和勒夫更像一对儿呢?“

       然后,他遭受了全场人无情的鄙视。

    “米夏你真是太蠢了竟然分不清楚闺蜜和情人。“

    “怪不得会吃小托尼的醋。真不知道米洛是怎么忍受你的。“

    “情商呢都被狗吃了吧。“

       托马斯没工夫鄙视米夏。要放在平时,托马斯肯定是叫唤的最欢的,可是他现在正抓耳挠腮地纠结出什么牌。一边的齐齐看不下去了,随手给他摸了一张。

    “谢谢。”托马斯咧着大嘴往上看,齐齐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结果那一局托马斯差点把裤子输给菲利普,他鼻子上贴满了纸条,一脸苦逼地接受了大家的弹耳朵惩罚。

 

       克洛泽教授和弗里德里希教授才没有这么低俗,两个人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谈论着今年的研究生招生和评教的问题。可是这几个小DJ真是太魔性了,怎么放来放去全是贾斯丁比伯的口水歌?米洛举起杯子,一脸严肃,“阿内你造吗?从他们放的下一首歌,我们就可以推断出他们是不是世界上最烂的DJ.”

       阿内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我造啊,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结果下一首歌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两位大教授全都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Call me maybe.

       绝对是世界上最烂的DJ,没有之一。


      

      “喂!大家注意一下!”傻波抓过话筒跳到临时搭建的戏台子上,支撑用的桌子因为他的体重悲催地抖了几抖。“现在请大家把准备好的圣诞礼物放在树底下,待会我们会帮你们挂在树上!现在就请各位欣赏我们06级校队专门准备的话剧——波立叶与施密欧!祝各位都能得到想要的礼物!”

        后台处,菲利普把一个小盒子交到了佩尔的手里,“待会儿把这个也挂在树上,”他叮嘱道,“一定要挂在克林西触手可及的地方。”佩尔点点头,一把抱起菲利普转了个圈,“你就放心呗,”身高接近两米的大个子眨眨眼睛,“为了比埃尔霍夫先生,也为了你。”


        托马斯拉着梅苏特的手,有些无聊的看着前辈们在舞台上闹腾,这些家伙,平时耍宝也就算了,怎么连过节都还为老不尊的,不怕秀分快吗?不过梅苏特好像还看得挺开心的,托马斯扭过头,望着自己的小天使,感觉心里暖暖的。

        

        托马斯一直记得第一次见到梅苏特的场景。

        他的小短腿上司带着一个羞答答的黑眼睛来到格子间,笑得格外奸诈,“托马斯,这位是你的搭档梅苏特·厄齐尔,你们俩要好好合作!”

        托马斯咧开嘴巴冲着梅苏特乐了一个。对于博得别人的好感,托马斯可是很有信心的。

        可是这位羞答答的黑眼睛看起来好像有些惶恐,或者说有些冷淡。他下巴尖尖的,很瘦弱,看起来像只离群索居的小黑鸟,随便穿上一件黑色的袍子就能被风吹走。

        他淡淡地冲托马斯点点头,就挑了个位置乖乖坐下,不说话也不声张,开始了工作。

       托马斯想伸出去的手就这么僵在了那里。这史无前例的冷遇让他心碎不已。哦,这只小黑鸟,真是太让人摸不透了。


        下了班托马斯屁颠屁颠地跟在菲利普的身后,“亲爱的菲利!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我需要一个无时无刻都能跟我聊到一起去的搭档!这个梅苏特……他今天就跟我讲了三句话,你好,谢谢,再见!我们怎么交流工作啊!这么下去我会憋死的!菲~~~利~~~求你啦~~~”

      “你有完没完?!”忍无可忍的菲利普把文件夹摔在托马斯的榆木脑袋上,“你觉得我为什么把梅苏特跟你安排在一起?梅苏特是土耳其人,他的德语词汇本来就不怎么丰富,你说再多人家也听不懂!而且,这么内向的孩子,正需要托马斯你这么热情的人来帮助啊。”菲利普拍拍托马斯的肩膀,一脸的意味深长,“亲爱的托马斯,你得照顾好我们的新同事,让他从你的热情里感受到家的温暖。”

       托马斯的一腔热血就在上司寥寥几句话的挑动下涌上了头。他咧开大嘴,向上司敬了个极其不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去找梅苏特沟通感情去了。

        办公室里菲利普和曼努击了个掌。“万岁!终于有人可以堵住托马斯的废话了!”/“我就不信他对着一个什么都听不懂的家伙还说的下去!”

         

        可惜,这次是菲利普想多了。

        托马斯听说了梅苏特的境况之后,非常的同情他。可怜的孩子,背井离乡,来到慕尼黑,偏偏德语还说不利索,能不饿死在街头就不错了。托马斯每天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跟他交流,倒也乐在其中。

     “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梅苏特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怎么老是你!托马斯的英语讲的不见得比他的好,两个人真对起话来得一人捧着一本厚厚的牛津大词典。

       梅苏特用他贫乏的德语词汇拼出了一句话,写在纸上,递给了托马斯。

    “请,不要,总是,缠着,我,说话。”

    “你的,英语,讲的,比,巴伐利亚语,还,让人,难受。”

 

       托马斯抱着脑袋痛苦地找到了菲利普,“菲利我要怎么办啊梅苏特根本就不理我我还是失败了没有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嘤嘤嘤……”

       菲利普也是一脸痛苦地看着托马斯,“求求你了托马斯你别再尝试用英语和梅苏特对话了整个事务所都要被你搞疯了啊……”

       曼努从电脑后面露出来小半张脸,“嘿托米,我觉得你可以尝试着给梅苏特讲个笑话,你看你长得这么搞笑……”然后他就被小短手上司用工具书砸了下去。

       但这的确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建议。想想看,可怜的梅苏特如此孤僻,也没有人逗他笑,一天到晚的心情得多郁闷呀。心情郁闷自然也就不愿意和人交流,这不就成了恶性循环了嘛。托马斯真的很着急啊,他绞尽脑汁地找笑话背,可他不知道,其实自己比笑话有意思多啦。事务所里的每一个人都被他缠着说笑话,简直不能再好了。


        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梅苏特都惊悚地看到托马斯端着盘子坐到他对面,自顾自地咧开大嘴讲那些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有个人拿着苹果手机,解不开锁啦,他朋友笑话他,你那苹果一定是假的!你看!缺了一块!哈哈哈!”

    “两只香蕉一前一后的走,前面的香蕉觉得好热啊,于是把皮扒了,后面的香蕉就滑倒了…..哈哈哈!”

      人生态度积极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悲哀……

   “一只北极熊孤单的呆在冰上发呆,实在无聊就开始拔自己的毛玩,一根……两根……根……最后拔得一根不剩,他突然大叫“……好冷啊!!……哈哈哈!”

    “一只企鹅孤单的呆在冰上发呆,实在无聊就开始拔自己的毛玩,一根……两根……三根……最后拔得一根不剩,他突然大叫,北极熊说得好对啊!!……哈哈哈!”

       我天这还是连载的么……

    “一棵卷心菜,边走边脱衣服,最后它没了……”

    “有个人长的像洋葱,走着走着就哭了…….”

    “有一天,绿豆跟他女朋友分手了. 他一直哭一直哭.很伤心的一直哭. 结果. 他发芽了……”

     ……梅苏特端着盘子,默默地挪开了一个座位。他可不想坐在托马斯喷出来的饭粒前面若无其事地吃完一顿饭。


       按照这个趋势,可怜的托马斯只能被梅苏特当成一个二傻子。可是,有那么一天,梅苏特去托马斯的桌子上找东西,无意间发现了托马斯摆在桌子上那本厚厚的《冷笑话大全》,他好奇地打开,发现里面全是涂抹的痕迹,好多都是托马斯讲给自己听的。桌子上还贴了张便签:

    “ A joke a day, makes Mesut smile again. ”

       原来笑话是特意讲的吗?

       梅苏特有些恍惚,原来这么二唧唧的家伙,也是内心温柔的人。

       自那以后,他对托马斯的态度好了很多。虽然托马斯的笑话挺烦人的,可他还是会硬着头皮听完,然后微笑一下表示感谢。托马斯兴奋极了,高举双手在楼底下狂奔了3圈,“梅苏特对我笑了啊啊啊好开心!!!”

       真是个大傻子。梅苏特摇摇头,自觉地拿过被托马斯折腾的乱七八糟的草稿开始认认真真地修改。

        久而久之,梅苏特习惯了托马斯的笑话。虽然他听得不是太明白,可是看到托马斯咧着大嘴乐个没完的傻样,他也莫名其妙地觉得很开心。想想看,这可是专属笑话啊,托马斯专门讲给自己的笑话。

       托马斯是挺搞笑的吧,每个人都会被他逗笑,可他不会这么绞尽脑汁地花心思逗某个人笑啊,除了梅苏特。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很特殊的吧。


       一天中午,梅苏特早早结束工作,拿出自己的工作便当,边吃边等托马斯和他的笑话。可那天托马斯没来,直到中午的休息时间结束了,他也没来。

        梅苏特有些不开心。他在事务所里转悠了好几圈,都没有看到那个傻家伙。

     “你找托马斯啊?”菲利普翻着策划,头也不抬地说道,“托马斯今天感冒了来不了啦,我准了他两天假,让他养好病再来上班。”

        离开了菲利普的办公室,梅苏特有些担心,他掏出手机,想给托马斯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只是问候一下,梅苏特有些不自觉的脸红了。毕竟这么好的一个朋友生病了,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嘛。

         结果手机自己尖叫了起来,把梅苏特吓了一大跳,是托马斯。

         他接起电话,听到一个沙哑但还是很有精神的声音,“嗨~梅……梅斯……真抱歉我睡过头了,本来应该中午给你打电话的,咳咳……你今天还没听笑话吧,我补给你啊,补给你两个……”

        梅苏特捧着电话,突然有些想哭。他孤身来到慕尼黑,身边都是些陌生人,能保证不被骗就不错了,他从来也没有奢望过什么真正交心的朋友。可是托马斯不一样,从相识的第一天起这个家伙就努力的想要融入自己的生活,好像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跟他息息相关似的。讲个笑话都能如此持之以恒,况乎其他。只是这种方式太温暖,也太准确地戳中了梅苏特的心房,不知什么时候这个操着一口巴伐利亚方言的男孩和他那堆听不懂的笑话就闯进里了他的世界,梅苏特甚至开始眷恋这种感觉,被人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Teşekkürler.”梅苏特对着电话轻声说。

       电话那端的气息忽然一窒。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那个破锣嗓子拉长声调慢慢说,“嘿,梅斯,你——说——家——乡——话——真——好——听。”


        在一个日光晴好的下午,托马斯在办公室门口堵住了梅苏特。梅苏特抬起眼睛看着他,冬日的阳光不够温暖,却在托马斯那张显得不太年轻的脸上勾勒出了一层浅浅的金色,显得他和平时有些不同。

        托马斯咧开嘴,脸上的褶子堆积成了一朵盛开的万寿菊。他操着那口含混不清的巴伐利亚方言说了什么,梅苏特没怎么听清楚,但是莫名其妙觉得很受用。这也许又是个不知所谓的笑话?

       于是,一直安安静静不怎么爱说话的梅苏特卷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嘿,我是如此的喜欢托马斯,虽然我听不懂他叽里呱啦的讲什么,可我就是喜欢他神神叨叨讲话的样子,精神污染我也愿意听,谁让我喜欢呢?

         所以,他抬起脑袋,用土耳其语对托马斯说了句话。

         我很喜欢你,但你不知道。你看我多聪明,告白都让你听不明白。

        托马斯不出所料地露出了一脸困惑的表情。梅苏特冲他笑笑,偏过身子准备从他身边挤过去,却被托马斯一把抓住了手腕。平时看起来二唧唧的青年此时却释放出一种认真严肃的气场。

      “Mesut, I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have said, actually, I cannot understand even a little bit of Turkish. I will take it as yes.”

        然后,他很用力很用力地抱住了梅苏特。梅苏特在他怀里眨眨眼睛。这是发生了什么呢?但是,我愿意给你这样抱着,也愿意听你叨叨,这就够啦。


       当时梅苏特说了什么呢?托马斯发自内心地想要搞明白。所以他傻乎乎地去报了一个语言班,想学学梅苏特的土耳其语。说真的,托马斯全部的天赋估计都奉献给了建筑事业,他的语言成绩真是一团糟。直到速成班结束的那天,他的老师都皱着眉头表示大巴伐利亚口音对语言的伤害真是太大了。

       可是托马斯很开心啊。虽然是巴伐利亚味道的,能用梅苏特听得懂的语言向他告白,太妙了不是吗?

        话剧已经进行到了相对激烈的阶段,朱丽叶为了分别的爱人肝肠寸断。梅苏特紧紧攥住了托马斯的手,眉头皱着,好像在担心着什么。托马斯咧开嘴笑了。他就喜欢梅苏特这么一副善良又认真的样子。他站起身来,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话剧上的梅苏特拽到了露台上。

        梅苏特恋恋不舍地瞪大眼睛关注着话剧的进展。托马斯扳过他的双肩,平时喝口水都能被烫的满屋跳脚的家伙,认真起来竟然也透出几分帅气。

        他张开嘴巴,开始说话,是不太标准的土耳其语。梅苏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梅苏特,我想,那天下午我说的不是那么清楚。你可能没听明白,我有必要再说一次。”托马斯坏笑着,单膝跪下,冲惊呆了的小天使眨眨眼睛,“亲爱的,梅苏特,我,很喜欢,你,想要,跟你,共度,一生,请问,你,愿意,吗?”

        好像所有的语言机能都失调了。梅苏特愣愣地看着托马斯。上帝啊,他用了整整一个礼拜的时间,就为了把“我爱你”和“谢谢你”这两个短句说的更有巴伐利亚味道。可是眼前这个大傻子呢?他是用了多长时间才记住了这些该死的土耳其单词?他的卷舌音听起来还挺纯正……

       这些都不是关键啊。关键是,有这么一个人,愿意为你学一门语言,只为了一句告白。这世上还能有比这更浪漫的事情吗?

        梅苏特蹲下身子,把自己缩进托马斯的怀抱里,他吸吸鼻子,对着托马斯的耳朵轻轻说道,“我跟菲利普学了一个星期……现在我也要说给你听,我爱你。”

       托马斯紧紧搂住他的爱人,用英语断断续续地补充道,“你的口音挺纯正!可惜啊,土耳其语,我一共学会了这么几句。”

       梅苏特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声音哽咽,面带笑容,“太巧了,关于巴伐利亚语,我跟你是一样的。”


       

        露台上的恋人们紧紧相拥,舞台上的恋人们可就没那么好过啦。朱丽叶接受了神父的建议,喝下了假死药,躺在棺材上等着罗密欧。

        傻波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巴斯蒂,看的巴斯蒂有点发毛,差点忘了词。这可不是什么好故事啊,巴斯蒂有些无奈地看着躺在棺材板上冲他坏笑的傻波。他们明明是最恩爱的一对啊,为什么要傻乎乎地跑来演一对劳燕分飞的苦命鸳鸯……

      “死虽然已经吸去了你呼吸中的芳蜜,却还没有力量摧残你的美貌;你的嘴唇上、面庞上,依然显着红润的美艳,不曾让灰白的死亡进占。”巴斯蒂有些无聊地背着台词,看着眼前的傻波,对方年轻的样子突然闯入了自己的脑海,年轻的,不可一世的笑容,璀璨的蓝眼睛,鲜润的红唇……


        巴斯蒂忽的有些动情。他和傻波是上大学那年才认识的,可熟稔的却像是知交多年的老友。卢卡斯身上的热情,爽朗,勇敢……无一例外地吸引着巴斯蒂。和在座的其他狗男男们不同,直到大学毕业,他们都认为自己直的像根棍子。

        毕业后巴斯蒂留在了慕尼黑,卢卡斯则去了伦敦。他们偶尔会通通电话,聊几个无伤大雅的段子,定几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约定,日子就这么打发过去了。

        那么究竟是怎么在一起的呢?巴斯蒂也有些疑惑。好像就是在某个应酬的晚上,自己喝多了,晕晕的有些难受,就想起有话要对傻波讲,憋在心口闷闷的难受。摸起电话打过去,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像是舒了口气,“嘿卢卡斯,我觉得我真喜欢你。”

       然后就着醉意倒头睡去,怎么也没想到一千公里外的卢卡斯为此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第二天就站在了他家门口,二话没说就吻了上来。

    “他们说是不是爱情,一个吻就看得出来。”傻波看起来相当的理直气壮,“现在我觉得我也挺喜欢你的。”

       然后他们就这么迷迷糊糊的在一起了。远距离恋爱的确折磨人,刚开始的几个月他们那点微薄的工资几乎全都拿来交了电话费。后来他们也因为各种各样奇怪的原因吵架,“你就不能洗洗袜子吗?!”“特么的你对金枪鱼披萨到底是多大的热情啊?!”

       他们也曾心力交瘁试着分手,卢卡斯甚至差点就结了婚。可是婚礼的前夜,新郎悄没声儿地跑回了慕尼黑,他窝在巴斯蒂的怀里闷闷的哭泣,“我觉得我离不开你了……要结婚了我却老想着咱们俩当年进球的时候庆祝的动作……还有我们的schweinski……”

        巴斯蒂搂着他,亲吻卢卡斯的眼泪,亲吻他那带着汗水和露珠的头发,“嘿,我也离不开你啊,别走了。”

        他们就这么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一直走到了今天。他们是世界上最平凡的一对情侣,他们拥有世界上最不平凡的感情。

        比起罗密欧和朱丽叶,这何其幸运。


        巴斯蒂感到自己的眼眶湿了。他端起盛着“毒药”的杯子,声调微微有些哽咽,“With a kiss I die !”他慢慢倒伏在傻波的身上,亲吻着波尔蒂的头发,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傻波被巴斯蒂突然的情感爆发弄得有点愣。他坐起身子,搔着脑袋,死活想不起下一句台词是什么。喂要让底下这一群损友看我们的笑话吗?!傻波死命地戳着躺在一边装死的巴斯蒂,啊啊啊你快想个办法啊!

        巴斯蒂被他戳的没办法,睁开眼睛,看着傻波一副手足无措的傻样子,顿时也有些无奈。他干脆爬起来,一把拉起傻波,站在灯光底下,生龙活虎地喊道,“没有罗密欧!也没有朱丽叶!傻波今年就要从伦敦回来啦!我们终于要开始同居生活啦!祝福我们吧!”

       话音还没落下,巴斯蒂就拽过卢卡斯。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换了一个腻死人的亲吻。当然,被各种丢上来的酒瓶子砸的各种跳脚。

     

     

 “    哦,我的上帝。”后台处朱丽叶的老爹痛苦地捂住了眼睛。“我怎么也没想到巴斯蒂和卢卡斯会这么不要脸……这下好了,咱俩都不用再出场了。”

       扮演蒙太古的佩尔拿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卢卡斯说对了一点,他和巴斯蒂确实是最恩爱的情侣。“他扭过头,看着身旁的那个小个子,”菲利普,挂东西的时候我偷看了你送我的圣诞礼物,你真有心,谢谢。“

       菲利普仰起头——说真的他真的不喜欢同佩尔讲话——冲佩尔笑笑,“你是说那个长颈鹿头上蹲着一只松鼠的蜡像吗?在商店里无意间发现的,感觉很像那时候你把我托起来去挂横幅的样子,就买下来啦,你喜欢就好。“

       佩尔垂下眼睛。他的目光里闪烁着某些难以言喻的感情,当他再次抬起头,菲利普感受的到,那目光里诉说着的,和罗密欧对朱丽叶的感情是同一种东西。

      菲利普觉得有些尴尬。他往后退了一步,“佩尔……“

       佩尔摆摆手,“从大学的时候我就只能看的到你……我们都在后防线上,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的身高跟我差的太多,可是后来发现根本不是。“他苦笑了一下,”可是你的眼睛里只有弗里德里希前辈,我这么高你都看不见我……这让我怎么办好呢……就连在英国我也记挂着你……“

       菲利普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他踮起脚拍拍佩尔的肩膀,却被那个大个子一把捉住手腕,“能不能再让我抱抱你?就像在球队里的时候那样,把你高高的抱起来。“佩尔的眼神很纯净,和平时的散漫欢脱一点都不一样。菲利普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佩尔微笑了一下,他弯下腰,双手抄起那个小个子,轻轻松松地把他从地上拔了起来,“圣诞快乐,队长。“他把嘴巴凑到菲利普的耳边,”听说圣诞节都要说真话的,所以我把想说的都说出来啦。“

    “谢谢你,佩尔。“菲利普不得不抱住他的脖子。”我也一直挺喜欢你,除了你这么喜欢把我拔起来……有时间到我们家里来吃饭,阿内最近学会了几个新菜品。“

      佩尔闷闷地把他放下,“果然还是这样,“他搓搓手,”希望我的话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困扰,祝你和阿内幸福,菲利普。“

       话音落下,佩尔又变回了他的舞王本色,他冲菲利普眨眨眼睛,然后踩着奇异的舞步去找那几个小DJ闹腾去了。

      菲利普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无比幸运。起码阿内是愿意回应他的,起码他不是单相思,不是吗?

        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父亲们并没有注意到,帷幕深处,神父先生站在那里,黑色的法袍垂下来遮住了脚踝。阿内眉头紧锁,目光复杂地注视着菲利普和佩尔交叠在一起的身影。他们三个人连成了一条奇妙的直线,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不是三角形。


                                                                                  TBC.

评论(21)
热度(19)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