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ctually (7)

感觉我每次更新都好拼命啊……



Part.4   软胖子曼努和土嚎奥利弗 (上)



       曼努·诺伊尔窝在沙发上,忧郁的咽下一口啤酒。身高一米九气势迫人的胖子此刻看起来就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今天怎么啦,都成双成对的。一想起自己那即将飞往美国的青梅竹马,他更郁闷了。

        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

       曼努和贝尼从小就认识。他们两家是邻居,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是一起捣蛋的好伙伴,两位孕妇妈妈碰面的时候,总觉得肚子里的宝宝正卖力地踢腿。

       商量好的吧这是,两个小兔崽子。

       稍微大些的时候,两个小家伙穿着开裆裤一起去了当地的幼儿队踢球。报名那天曼努因为多吃了一片巧克力面包耽误了些时间,等到达训练场地的时候,人家告诉他,就剩守门员的位置没人踢啦。

      守门员就守门员吧,其实我是想当前锋的啊。曼努抱着自己的熊熊不开心地站在球门前吸鼻子。

     巧的很,那天的训练,进球的都是平时娇滴滴的贝尼。他连着灌了曼努四个球,高兴的走路都飘飘的。

      曼努扁扁嘴,抱着熊熊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哇!贝尼是坏人!贝尼欺负我!哇……”

      贝尼吓了一大跳。小孩子嘛,能懂什么。拉拉手又是好盆友。贝尼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把哭泣的小胖子连同他的熊熊抱了满怀。

    “别哭啦。”贝尼奶声奶气地安慰道,“曼努·诺伊尔,以后只有我才能攻破你的球门,谁也不能从你这里进球!”

 

        后来,他俩一起牵着手,小学,中学,大学,再也没有分开过。曼努身高拔得很快,变成了一米九的大胖子,却也是小有名气的业余门将,很少有人能攻破他镇守的球门;贝尼出落的越发英俊,一头闪亮亮的金发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姑娘的芳心。可惜他的脾气和小时候相比那真是一去千里,昔日温柔的小男孩变成了一朵霸王花,火爆的很。加入校队后贝尼不再踢前锋啦,他转向了后防线,用他的话说,就是守住曼努的节操。

      “只有我才能攻破你的球门!”

         是的,只有你。曼努看着站在自己斜前方的左后卫,在心里默默应和到。

 

          年轻的日子一去不返。大学毕业后曼努进入了比埃尔霍夫先生的事务所,给小有名气的建筑师菲利普·拉姆打下手。学医的贝尼继续深造,前些日子他刚申请了美国的研究项目,打算去美国继续他的博士后研究课题。

      “你就不能不去吗?”曼努嘟着嘴,看着实验室里一丝不苟的贝尼。贝尼利落地剖开兔子的腹部,把一根导管插在了兔子的输尿管上,“只有美国的大学愿意接受我的课题啊,我也没办法。喂!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消毒啊!”

        贝尼把手上的橡胶手套剥下来,扑过去驱赶他的青梅竹马。“这里是无菌操作室你明不明白?!谁让你大大咧咧进来的!你竟然还抱着足球!”

       身高一米九,身材壮实还有些胖的门将任由自己的朋友推搡着。或者说,他满足的很。大家都说他看上贝尼纯属自虐,这可是辣手摧花的神级存在啊。曼努不在乎,他只知道眼前发际线有些悲催的家伙是他从小就喜欢的人,只有这个人能攻破自己镇守的大门。

       不论是球门,还是心门。

       可是曼努有些犹疑。他知道,即使是顶着“辣手摧花”的名声,贝尼也是相当受欢迎的。他的柜子里满满的都是漂亮姑娘们的求爱信,哦他还受到过几位不明男性的骚扰,虽然那几位身份不明的男性都被霸王花贝尼狠狠摧残了一番。

       学医的人最知道打哪里疼了……

       你看贝尼在球场上铲球多有技术啊,疼死你还不受伤。

       可是贝尼对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曼努说不清楚。他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没错,他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在贝尼纠结着如何把香烟,酒精和女朋友掩藏在自己那副乖乖仔的面具之下的年纪,曼努的世界里除了足球就只有他从小到大知根知底的朋友,再无其他。

       贝尼现在要离开了,暗恋就真的只能是暗恋了。

       曼努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快乐的胖子,没想到也有这么长吁短叹要死不活的一天。如此深重的心事,严重影响了曼努的工作效率。他家上司,小短腿菲利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勒令曼努在圣诞节之前解决好他的感情问题。可是这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解决啊。

 

       贝尼是今天晚上的飞机。曼努不想去送他。

       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会控制不住,泄露自己埋在心底的秘密。


     “嘿,你在看啥?”许尔勒凑到罗伊斯跟前,“这半天了盯着手机没个完?”

   “ 跨年演出。”罗伊斯头也不抬地回答他。“今年Uncle Billy 的圣诞专辑销量第一,他承诺了要在演唱会上裸唱的。”

       好吧,许尔勒耸耸肩。说真的这一会儿的气氛有些莫名其妙的诡异,他迫切地需要找个人聊天,可是马里奥志在吃,马尔科志在看裸唱……闲着的,好像只剩下了坐在沙发上的杜尔姆。

       杜尔姆冲他招招手,“你快过来,我觉得诺伊尔前辈有点不对劲。“

       白眉毛和高原红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诺伊尔咕咚咕咚喝水一样喝酒,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托马斯端着杯子过来找他的大屁股老朋友,看这情形也吓了一大跳,“怎么啦?“他拽着杜尔姆问道。

     杜尔姆耸耸肩,“我上哪儿知道啊,从我坐下就看着他没命的喝,劝都劝不住。“

       托马斯赶紧把曼努手里的杯子夺下来,“平安夜的你抽什么风呢?“

       曼努委屈地扁扁嘴,“贝尼的飞机……待会儿就要起飞了……“

    “你们这桩破事儿还没折腾完呐?!”托马斯吃惊地张大嘴,“你胆子怎么这么小……我是说,你怎么还没告诉贝尼你喜欢他?!”

      “不,不行,托米。”曼努痛苦地摇着脑袋,“贝尼身边有个叫马茨·胡梅尔斯的家伙,贝尼一定是为了他才去美国的……啊啊啊好伤心啊……”

       托马斯有点无奈地看着这只愁云惨雾我见犹怜的胖子。“我说你,都敢跟菲利普顶牛,怎么就不敢跟你家辣手摧花表个白,看看我和梅苏特,语言不通都能谈恋爱,你这点困难算个啥%&*%*¥%……”

       一边的白眉毛和高原红被托马斯·说话不喘气·穆勒的本事深深震惊了,能不能来个靠谱点的人啊……

        于是基督听到了他们内心的呼唤,派来了个相对靠谱的人拯救世界。

 

     “怎么了?“菲利普带着一身的酒气凑过来。菲利普的酒量相当不错,今天难免也被灌得有点猛。他个子不高,又长了张显嫩的娃娃脸,还有一对标志的松鼠牙,放在平时微微一笑,看起来就是个没张开的高中生。此刻周身萦绕的酒精却给他平添了几分硬朗气质,加上微醺而有些沙哑的嗓音,看起来……气场高耸入云突破大气层。

        托马斯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道,“那……那个,是这样。菲利普,你知道,曼努的青梅竹马,就是贝尼,今天晚上要飞美国,这个死胖子到现在还憋着不敢告白,嗨要我说这事儿哪这么难呢……“

       菲利普气势如虹地瞪了他一眼,托马斯立刻乖乖噤声。“怎么?你的问题还没解决?“他居高临下地瞪着身高一米九却缩在沙发上簌簌发抖的胖子。”我不是要你圣诞节前解决好你的单相思问题吗?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菲利普看起来相当的痛心疾首。他不由分说地拎起曼努的衣领,向阿内的方向勾勾手指,”阿内——快去开车,我们去机场。“

       温文尔雅的阿内教授立刻放下手边的杯子,颠颠地跑去拿钥匙。

     “啊——哈!“埃里克·杜尔姆费力好大劲才合上自己即将触地的嘴巴。”那个小个子——菲利普前辈,他真有气势,不是吗?“他眯起眼睛,舔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听说也是校队的前辈?还跟我踢得同一个位置?真想追他试试……“

    “别,别啊!“白眉毛许尔勒赶紧敲打他的脑袋,试图把同伴从痴汉模式召回来。”你不记的啦?上节生化课上,弗里德里希教授的PPT里面突然蹦出来一直硕大无比的丑陋蜘蛛,还吐丝,吐得满屏都是乳白色的胶状物,吓得全班人都清醒了!弗里德里希教授自己都差点吓出心脏病,这件事就是那个小个子干的啊!!!“

    “还有上上次,班花去问教授要实验室的排班表,结果被不知道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哈士奇咬断了鞋跟,这条哈士奇也是你的小个子养的!“

    “没错没错,“托马斯一脸神叨叨地凑过来,”外表甜美,内心黑暗,绝对是对我们头儿的最佳注解,埃里克,“他沉痛地拍拍小痴汉的肩膀,”祝你好运。“

      小痴汉没理他。事实上,他一直盯着菲利普离去的方向想入非非,一点都没留意到大小眼的克里斯委屈地朝自己身边靠了靠。

 

       黑色的奥迪A4在夜色下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阿内专心致志地开着车,他为自己没怎么喝酒的先见之明点了个大大的赞。坐在副驾上的菲利普脸颊有些红,因为醉酒的缘故,领带被扯得有些松,最上端的两粒扣子也被解开了。他把脑袋靠在车窗上,水汽氤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要睡着的样子。

        阿内怕他着凉,就一只手抓紧方向盘,另一只手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搭在他身上。这个动作却弄醒了将睡未睡的菲利普。菲利普拿手背揉揉眼睛,有点迷糊地支起身子,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灯红酒绿发愣。

       坐在后排的曼努觉得自己眼都要瞎了。他有些怨念地开口说道,“你们俩真是……秀恩爱也不挑挑场合……我们这么突然地赶去机场要做什么啊……“

        这一下提醒了菲利普。他那充斥着酒精和嘈杂乐声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菲利普把脑袋转过去,盯着自己的小助理,“曼努,你听好了。作为你的上司我有权关心你的生活——各个方面。我认为你应该处理好和贝尼之间的关系,不要让它成为你工作的阻碍。去机场,跟他说清楚,这是最后的机会。“

     “而且还得基督保佑我们赶得上贝尼的飞机。“一旁开车的阿内补充道 。

       曼努觉得自己都要惊呆了,”弗里德里希前辈……我是说,我们几个人说话的时候,您并不在旁边啊?“

    “我的确不在旁边。“阿内对着后视镜里曼努那张惊讶的有些扭曲的嘟嘟脸笑了笑,”可是我一直在关注菲利普。菲利普想说什么,想要干什么,我都知道。“

       菲利普微笑着把手叠在阿内的手上。哦,天啊。窝在后排的胖子痛苦地用手捂住眼睛。确实他很想去送送贝尼啦……可是也不要承受这种精神污染啊……

 

    “ 别看了,贝尼。“机场大厅的公示牌上播放着即将开始登机的提醒,两个青年站在人流中向机场的入口方向极力眺望着。长得比较有中东风情的那个有些无奈地把手在同伴眼前晃了晃。”曼努不是说了吗,今天晚上老板家里开party,他必须去,你再等他也不会来了。“

       “我知道,马茨。“曼努爱在心口难开的青梅竹马,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把下巴埋在了厚厚的围脖里,”我只是希望他能来……哪怕是他来了却没来得及见我。“青年吸吸鼻子,拉起手边的行李箱,”好啦,马茨。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谢谢你兄弟,圣诞快乐。“贝尼给了马茨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拉着箱子,头也没回地走向了快速通道口。

 

      阿内和菲利普拉着曼努赶到的时候,看到机场大厅的中央站着一朵忧郁寂寞,很有孜然味儿的美男子。曼努有些不确定地上前拍拍他,“嘿……胡梅尔斯?“

      青年从自己忧郁的小世界里回魂,看到眼前的胖子,差点就一个拳头招呼上去。“曼努·诺伊尔!你怎么才来!你知不知道贝尼等了你多久……“

    “贝尼已经过去了?!“菲利普赶紧过去拉开他俩。胡梅尔斯别扭地点点头,抱着胳膊不说话。曼努跑到柜台,手舞足蹈地比划着,”那个……我能不能过去?我的真爱刚过去,我得跟他告白……“

       工作人员像是看某种稀有生物一样盯着他瞧了半天,摇了摇头。“不行先生,没有登记牌不能让您过去,这不合规定。“曼努懊恼地蹲在地上,”都怪我……再早一点就好了……“

       菲利普突然眯起眼睛,这是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时的经典表情。菲利普拉过阿内,在这位五好公民的耳边一阵耳语。阿内看起来有些犹疑,最后还是点点头。

        带着七分醉意,一肚子坏水的菲利普一把拉起曼努,”起来,这事儿还没完,你得想办法冲进去。“

       这怎么可能啊。胡梅尔斯目瞪口呆地看着阿内·弗里德里希教授一脸春风和煦地走向了快速通道口。

     “您等等,我的登机牌在……“阿内对着几位机场工作人员释放了一个毁天灭地男女通杀的微笑,几位小姐娇羞地垂下了头,连手持电棍虎背熊腰的保安们也觉得赏心悦目。

    “好像……是在口袋里……“阿内脱下大衣,开始在口袋里翻找。健美修长的身材在剪裁合体的西服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再配上他温文尔雅的学者气质,讨人喜欢的漂亮笑容,顿时,机场大厅里充满了粉红色泡泡。

     “就是现在,曼努,冲过去。“菲利普低低的在曼努耳边命令道。曼努像一只矫健的豹子一样迅猛地扑了出去。他竟然……绕过阿内,从窄小的门缝里挤了进去!而且!竟然没有人发现他!!!

    “我就说,曼努是一个柔软的胖子。“菲利普抬起头,对着旁边嘴巴都合不拢的胡梅尔斯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甜美微笑。

      “我想我是忘在咖啡馆里了,真对不起您。“阿内冲几位小姐抱歉地笑笑,几位小姐微笑着表示一点都不介意。阿内谢绝了工作人员想要提供帮助的好意,转身走向菲利普,抱起他的小先生,“我做的不错吧?”他讨好似的眨眨眼睛。

        小先生板起脸,模棱两可地嘟囔着“还不错啦……好歹是帮了曼努……哎呀扎死我了”菲利普用手托着阿内的下巴,瞪起眼睛,“你怎么还没刮胡子?”他抱怨着,没能控制住脸上笑意的扩散,然后奖励般地在阿内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胡梅尔斯觉得自己眼都要瞎掉了。

 

       曼努一路狂奔,谢天谢地没有人发现他。可怜的胖子站在窄小的安检通道前犯了难。别担心,他暗暗为自己打气,谢特,就当这是世界杯决赛现场,曼努·诺伊尔就是国家队的1号门将!该死的阿根廷人,梅西,那个比菲利普还矮两公分的家伙,正在起脚射门呢!那颗足球正向着大门旋转而来!

       曼努深吸一口气,弯腰,加速,趁着安保人员蹲下检查的一刹那,一个鱼跃扑了过去,就像是神勇的德国门将扑球一样果断迅速。他像一条矫健的金枪鱼似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轻巧地飞过可怜的安保人员,然后侧身倒在地上。曼努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扑球成功,完美着陆!胖子的内心一阵狂喜,他脱下被围上来的保安们死死揪住的大衣,爬起来就向着航站楼一路狂奔。

        曼努在校队里一直也是门将。可你们都误会他了。他其实有一颗前锋的心,曾经他就带球一路长驱直入,过了半场,直杀到对方禁区。现在,一群穿着蓝衣服手持电棍的保安在后面穷追不舍,曼努迈开两条大长腿遥遥领先,那感觉,啧啧,就像前锋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抬脚爆射的滋味一样,爽爆了!

       面前涌来一波刚下飞机的旅客。软胖子志在必得地打了个响指,灵活地穿梭在人群中,很快把那群保安甩在了身后。

      他趴在航站楼的玻璃上,看到赫韦德斯已经准备登机了。他用力拍打着厚厚的钢化玻璃,可是贝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方一脸焦灼的曼努。只能冲进去了。可是,怎么才能不被那几个谈笑风生的空姐和保安发现呢?

      啊哈,这完全不需要担心,因为那几个工作人员这时候齐刷刷地抬头盯着电视,等着Uncle Billy 兑现诺言裸唱呢。

     全世界的电视都在直播这一场景,年过半百玩世不恭的老歌手姿态大方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火红吉他奏出的音符一样年轻蓬勃。

     全世界人民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大屁股软胖子,动作敏捷身轻如燕,在航站楼的几条瘦弱的护栏前完成了一次质量极高的跨栏。他几步越过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隔离带,心脏狂跳着,不可置信地来到了36号登机口前。

      “嗨,贝尼。”

 

        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一直觉的自己是个相当倒霉的家伙,盛年败顶,未老先衰,背井离乡,还特么的单相思。

       从他牙牙学语的时候,他就认识了曼努·诺伊尔。或者说,这个胖子在他生命中的存在,远早于他记忆的开始。说不清为什么,就觉得这个家伙应该而且必须在自己身边,像是某条公理一样,无需证明,顺理成章。曼努从小就比一般孩子长得高大,当然和他的能吃有着很大的关系。贝尼小时候就比较可怜了,豆芽菜一棵,再加上他生的清秀,常被认成女孩子。从小他们就玩着王子公主的游戏,而且乐此不疲。在他们双双出挑成为出类拔萃的美少年之后,曼努还是习惯性地站在贝尼的面前,替他遮风挡雨,替他解决掉一切难题。

       就算那时的贝尼已经是一朵霸王花了。

       贝尼从小脾气爆的很,别人欺负他,他就必须得欺负回去,一点都不能吃亏。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人见他长得清秀,以为他好欺负,就一群人把他堵在街角,结果被霸王花以一敌十全打趴下了。

      可是贝尼也伤的不轻,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挂着个大大的黑眼圈。他抱着书包蹲在路灯底下不敢回家,谁想到,祸不单行,那天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虽然贝尼平时是个活泼孩子,这时候也不免心灰意冷,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他抱着书包,就着打在脸上的雨水委委屈屈地哭了起来。真的,打从他上了中学之后,再也没哭的这么撕心裂肺过。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贝尼把那个吱吱尖叫的小玩意儿从裤兜里摸出来,曼努的名字一闪一闪的,好像是黑暗里微弱的光,他想也没想就接起来,对着听筒那头哇哇发泄起来。

      电话那头的曼努明显吓了一跳。他支支吾吾地想要安慰自己的朋友,可是不得要领反而让任性的贝尼哭的更凶。真是伤脑筋啊。曼努问他,你在哪呢我救你去。

       贝尼撇撇嘴,臭家伙,说好了有什么事替我扛着,听我发泄一下都不愿意。索性挂了电话,在大雨里继续哀叹自己的不幸。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雨势一直都没有减弱的趋势。贝尼就那么一直坐在路灯底下,初秋的节气,更深露重,大雨浇在身上冰凉冰凉的,可他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就在这时,街道拐角闪出来一辆自行车,一个大家伙披着雨衣,脑袋上戴了顶奇形怪状的帽子,嘴巴里叼着手电筒,一脸焦灼地赶了过来。

        曼努看到了缩成一团的贝尼。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亮过嘴巴里叼着的手电筒,亮过破晓时挂在天边的启明星。贝尼抱着膝盖,呆呆地停止了抽泣。这一刻曼努的造型只能用搞笑来形容,可是,黑沉沉的午夜,瓢泼大雨中,这个从小知根知底一起长大的胖子,就在自己如此狼狈的时候从天而降,英俊的有如神祗。

      神祗蹬着自行车破雨而来,把厚实的雨衣罩在贝尼的脑袋上,一声不吭地把他搂在怀里,陪着他坐在大雨里,不说话也不动弹,只把自己的体温默默地传送过去,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心。

       曼努·诺伊尔,真像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人。

 

        从那之后,贝尼投向曼努的目光就开始变了味儿。高大英俊的少年奔跑在球场上,他如此出色,扑得住来自各个角落的球;他喜欢在胜利后和别人撞胸庆祝,当然,第一个和他撞的永远是贝尼;他笑起来微微有些孩子气,必要的时候却又可靠的要命;他是球队的清道夫,他是后防线上最有力的存在。贝尼记得,曼努每一次从小禁区跑出来的时候,都会冲他比一下手指。那目光坚定沉着,诉说着信任与托付。每当碰到那样的眼神,贝尼的心脏都会引起一阵令他战栗的悸动。

      这就是“喜欢”吧。

      这一定就是“喜欢”。

      可是贝尼不敢说出口。他不知道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究竟怎么想。每每遇见曼努的眼神,看到曼努的微笑,他都会觉得内心那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涩和甜蜜混在一起,在胸膛里炸裂开来,眼前噼里啪啦的全是五彩斑斓的泡泡。

      哦,这该死的单相思。

      他无法确定曼努的心思,因为这个胖子看起来似乎还挺喜欢大波妹子。他会因为情人节收到匿名的巧克力雀跃好一阵子,尽管那是贝尼悄悄塞进他柜子里的;他会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对校花的钦慕之意,也会向看台上的姑娘们露出几个闪瞎眼的好笑容。贝尼心里酸酸的,特别是发现自己有些败顶的征兆之后。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就让这该死的单相思烂在肚子里吧。

      在苦苦单恋了这么多年之后,贝尼终于下定决心,去美国完成自己的学业。曼努看起来不是太高兴,却也没多做挽留。

       贝尼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面难过的要死。说不定自己从美国回来之后,这个胖子就成了别人的,他会娶个漂亮老婆,生一堆小胖子。而自己一定是任劳任怨做他的私人医生,照顾他们一家的身体健康……

      呸呸呸,老子才不要这么憋屈。老子一定去参加他的婚礼,喝上杯喜酒,然后跟胖子老死不相往来!

 

     站在熙来人往的机场,贝尼一直死死盯着机场大门。虽然曼努说今晚赶不过来,可是,在他内心深处,竟然还怀揣着一点点希望,希望这个胖子能像神祗一样从天而降,再一次把他从失恋的深渊中解救出来。

      直到这一刻,即将登上飞机的这一刻,他听到曼努的声音,好似置身幻境。

      贝尼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去,一直在心里惦记着的那个大屁股就站在身后。明明是寒冬,他却像是踢了半场比赛一样,满脸汗水,前额上的头发湿哒哒地贴在脑门上,他大喘着气,胸口一起一伏,贝尼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随着曼努的呼吸声一下一下,无比剧烈地跳动,咚,咚,咚。

    “嗨,曼努。”贝尼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我没想到你会来……”

    “我也没想到我会来。”曼努走上前,拉住他青梅竹马的朋友,“我想起还有句话没跟你讲,无论怎么样请你听完好吗?听完再拒绝我……”

      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被高大英俊的门将搂在怀里,就像每次进球之后的庆祝,身边都是熟悉又热烈的气息,暖暖的几乎让人想流泪。他眨眨眼睛,努力让那些富含氯化钠的分泌物不至于流出来。“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说……”曼努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几个姗姗来迟的保安一把摁在地上。“听我说!”曼努在地上扭来扭去,“我就只跟他说一句话!”几位被折腾的丢了半条命的保安才不理会他呢,押着他就往回走。曼努有些费劲地回过头,梗着脖子,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少年人特有的热忱。

       “贝尼!圣诞快乐!我喜欢你!”

       “从你在球门前灌了我和我的熊熊四个球,我就喜欢你!我等着你从美国回来!”

      “贝尼!你听到了吗?我——喜——欢——你!!!”

 

          曼努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贝尼站在登机口。他的眼睛噙满泪水。等了这么久,等到心灰意冷,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在离别前才知道,原来默默暗恋的,从来不是自己一个人。

        原来那个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小胖子,从那么久远的从前就把所有的目光尽数倾注在自己身上。原来那个傻乎乎的毛头小子也可以这样犹豫,不敢出声挽留。原来曼努·诺伊尔,也可以为了自己一路冲进航站楼,就为了当面说一句“喜欢”。

       笨死了,打电话不就好了吗?

      只要一个电话,贝内迪克特·赫韦德斯也可以为了他毫不犹豫从美国飞回来的啊。

 

        曼努被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押回机场大厅,因为是圣诞节,机场也不愿再生事端,只是对他进行了好一通教训,当然还偷偷给了他两脚。

      曼努不在乎。他远远地冲着小个子老板竖起大拇指,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敬耶稣基督,敬无法否认的年轻。

       菲利普微笑着冲曼努挥挥手。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下。菲利普瞪大眼睛,挥着的手悬在空中,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曼努有些疑惑,他抬起手摸摸后脑勺表示不解,难道警察来了?有人在他背后拍了拍,曼努转过身去,接着被人拎住了衣领狠狠拽下去,迎上了一个热情又凶狠的亲吻。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相当长。曼努当场吓傻了。他看得到贝尼的发旋儿,贝尼的味道就在他鼻子底下热烈地浮动,哦上帝,胖子有些醉了,这不是真的吧。

         为了验证这个亲吻的真伪,高大的1号门将更深更用力地回吻了过去。唇齿交缠,四目相对,他看到贝尼的眼睛里亮亮的,机场里柔和的灯光都被纳入其中,折射出千万种绚烂的色彩,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要把对方的身体紧紧揉进自己怀里。

         这就是答案啊,这就是贝尼的答案。

      “ 航班VS003,没有登机的旅客请马上登机”

       机场的广播分开了他们的亲吻。贝尼没有松开曼努的衣领,他凑到曼努的耳边,轻轻说道,“嘿,现在你是我的啦。别想着逃跑,直到我从美国回来!”他冲曼努眨眨眼睛,留下一个狡黠的笑容,转身跑向登机口,没有回头。

       根本不需要回头,曼努一定是痴痴傻傻看着他的背影,贝尼知道。

        从小就知道。

      “嗨,”菲利普拍拍已经傻掉的胡梅尔斯,“你有什么事儿吗?没事的话我们那儿还没散场呢,一起去喝一杯?”

       胡梅尔斯愣愣地点头,这冲击力太大,接受起来有难度啊。



                                                                                        TBC.


评论(27)
热度(54)
  1. .涂二象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