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eficent/沉睡魔咒(3)

上课前来一发~

叨叨叨废话综合征发作……

我能说这是一周的份吗……



Chapter.3



     “哦~巴斯蒂~我真是太想念你啦~”克里斯蒂亚诺夸张地挥舞着他手里的叉子,“你和你们家那位还是原来那副样子!一点都没变!还有你的小管家,他还是这么矮!”

       正在忙活的仆人们俱是浑身一震,竟然敢当面说管家先生矮……

       菲利普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转到克里斯蒂亚诺跟前,不动声色地往他的土豆泥上加了两大勺芥末油。

    “啊还有你们的小巫师~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大!巴斯蒂!我爱你的宫殿!”克里斯叉起一大块土豆泥送进自己的嘴巴,“我真是太爱……唔哇!!!”

       愿上帝保佑全国人民都能见到葡萄国国王现在的这幅倒霉样子。他那张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帅的漂亮脸蛋涨得通红,扭曲的像是得了水肿。眼睛里全是泪花,原本漆黑如画的眉毛皱成了毛毛虫。克里斯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

      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傻波没忍住喷了巴斯蒂一身,王储小马里奥被牛排噎着了各种找水喝,橙子国的本本对于终于有一件事情比他的光头还亮感到无比的开心,当即痛饮三升引吭高歌,托雷斯阁下整整自己的发型,故作惊讶地开口,“呀,罗纳尔多阁下,您这是尿急吗?”

        太贱了。

        阿隆索公爵当即决定再也不要随随便便和DFB王公的管家搭话了。


     “各位!”大嘴厨师托马斯拿汤勺敲着一口大铁锅站在了桌子上。“现在,就让我们开始烟花节的抽签仪式吧!“

    “你以前来过这个该死的情人节吗?!“阿隆索公爵紧紧捏着自己的杯子,低声问道。一边的托雷斯耸耸肩,”没有啊,前两年打仗,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听说真的很神耶,两个被抽到一起的人就能相爱……哇我说,你不会和……“王子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烁着八卦之光,”你一定会和杰拉德陛下凑在一起,我押了一千块,哈利路亚!“

       哼。公爵端着酒杯轻蔑一笑。就知道你们几个家伙昨天凑在一起赌钱来着,这次肯定赔大了!


       让众人瞠目结舌的是,并没有出现抽签用的大红盒子什么的,被抬出来的,竟然是一笼子……松鼠?!

       小个子管家爬上了桌子,他手里拿着老长一张名单,清清嗓子,“请听到名字的先生或女士走到前面来领一只松鼠,然后走到大厅的中央。”

       哦天呐,阿隆索公爵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表情的崩坏速度了。他盯着手心里那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正抱着榛子啃得正欢的小松鼠眨着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歪着脑袋同他对视。嘿,这小东西还真有点像那个一丝不苟的小管家,尤其是这两颗门牙……

       突然另一只小松鼠欢脱地蹦跶到了他肩上。两只松鼠似乎很熟识的样子,爪子牵着爪子,吱吱叫着窜到了公爵的脑袋上,跟着大厅里的乐声欢快的跳起了松鼠二重奏。

       公爵抬起头,看到小管家背着手,笑眯眯地站在他跟前。“这就是你们抽签的方式?!”公爵的世界观被狠狠刷新了,“你怎么知道……你的松鼠会选我的?!”

     “我当然知道。”小管家踮起脚,把在公爵的头顶上闹得欢天喜地的两只松鼠摘下来,捧在手心里逗弄着。“这都是我养的,谁跟谁是一对儿,我还能不知道吗?”

    “太可怕了……”阿隆索公爵往后缩了缩。“怪不得托雷斯他们都迷信的要命,原来你抽签的方式本身就够邪门的……”他抬头望望四周,看到大家似乎都对自己的抽签结果很满意的样子,大嘴厨师对着帅气的卫士长戈麦斯笑的一脸白痴,大屁股将军嫌弃但又宠溺地注视着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小晕菜……公爵顿时对眼前的小管家升起了一股崇敬之意。“问题是你怎么知道谁和谁是一对啊?!哦别误会我说的是人……”

       小管家白了他一眼。“都是朝夕相处的朋友,谁喜欢谁我还能不知道?!像您,“他顿了顿,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从上到下打量着”您的风流韵事更是满大陆的人都知道,猜都不用猜……“他说到一半,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马里奥阁下!”

       正鼓着腮帮子埋头苦吃的王储,哦不,是圆脸小胖子浑身一僵,慌慌张张地转过身来,“菲……菲利普先生?”

       菲利普把手背起来,眯起眼睛,努力摆出一副气场两米的严肃样子。一边的阿隆索公爵都快笑抽了,这小个子,摇头晃脑的,怎么看都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嘛,装什么大人,也就吓吓图样的小胖子。可是小胖子好像还挺害怕的,乖乖低下头去,眼睛都不敢抬起来。

    “你吃了多少个水果派?”

    “两个……或者三个?好像……好像还要多些……”

    “王子守则第153条,宴会中不可以重复食用同一种食物。”

    “菲利普先生……”小胖子看起来快哭了,他捧着那块吃了一半的水果派,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菲利普,“我……我……呜……”

       菲利普弯下腰,带着和蔼可掬的笑容拍了拍小胖子的脑袋,“殿下,您不必太过忧心。今天宴会结束之后,去你胡老师那里领100道数学题。”

       可怜的小王子委屈的扁扁嘴,朝管家先生点点头,“哇”的一声哭着跑走了,“马尔科!马尔科你要救我!我又被菲利普先生抓住啦~~~”

    “真为你们的未来感到忧愁……”公爵揉着太阳穴感叹道,“我们的王储只是臭美而已,你们这边,啧啧,就是个吃货……”

       管家先生直起身子,也是一脸无奈,“我能有什么办法?”他耸耸肩。“比起你们那位臭美的殿下,马里奥只是能吃了些。”

 

       阿隆索公爵有些无奈地跟着小管家来到了大厅的角落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也许是觉得大厅里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空气有些不流通,小管家把礼服的领结松了松,露出半截雪白的脖颈,随意地把袖扣取下,礼服扣子也给解开了,半开半阖的,隐隐约约露出他纤细挺拔的腰线。小管家手里端着杯红酒,微微一笑,冲公爵先生稍稍致意,便仰头送下,喉结上下活动着,带着几分微妙的禁欲气质,有些异样的动人。

      阿隆索公爵脸红了。他想起在自己青涩的少年时代,远渡英伦的那些岁月里,也有一位年轻的王子曾这样邀请过他,而这位王子殿下,如今已经是大英帝国的王,曾经光洁的下巴早已蓄满胡须,他们都已经长大了。

       阿隆索公爵眯起眼睛,越过人群,他看到史蒂文放下酒杯,似乎是努力想拨开一条通道往这边来。该死,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又一次心跳加速,手也开始颤抖,为什么就不能拿出些公爵的威严气势面对昔日的好友呢?他有些惶乱地四处张望,想找到个人,哪怕只是站在身后也好——起码给我点勇气面对史蒂文。可是这周围,除了露台上一个人静静喝酒的小管家,哪儿还有人啊。

       公爵先生逃到了露台上,大英帝国的国王不依不饶地追了来,惊慌失措的公爵一把捉住他的搭档,“拉姆先生!”被抓的人已经有些微醺,脸红红的,漂亮的蓝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汽。他有些莫名其妙地抬头看着抓住自己不撒手的西班牙人,“怎么啦?”

        阿隆索公爵都快急哭了,“你得帮我!史蒂文……杰拉德陛下过来了!我胆小!我欠他钱!我说不出话来!我看见他就腿肚子打哆嗦!你……你能不能帮我把他打发走?就说我们两个一起在露台上看星星……”

       管家先生毫不留情地打开他的手,“你真懦弱,”他一针见血地评论道,“我已经把你们分开啦,英王陛下不依不饶的我有什么办法……要知道,我最怕麻烦。”小个子耸耸肩,“这是你们的事,我不要卷进去,你看着办好了。”

        阿隆索公爵瞠目结舌,这小管家还真是扮猪吃老虎,竟然鄙视公爵大人?!他刚想说些什么,背后被人拍了拍。完了,他有些僵硬地转过身来,面前站着大英帝国的国王陛下,史蒂文·杰拉德。哦上帝,阿隆索公爵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要怎么办啊……

     “嗨,XABIER。”大英帝国的国王陛下带着一副完美的外交笑容,两条抬头纹亲切地跳起来,连胡子茬上都是明晃晃的亲和力。可是这样的笑容却让阿隆索公爵如坐针毡,他把目光垂下去,盯着地面,要知道,能让阿隆索公爵如此窘迫,全欧洲估计只有英王陛下才有这等本事。

     “别这样,”杰拉德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他伸出手,想和旧日一样拥抱自己的老伙伴,。可是阿隆索公爵有些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躲开了他亲昵的触摸。完了,他悲哀地想,哈维·阿隆索,王朝里一呼百应的人物,翩翩君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就是面对着杰拉德他没话说。手又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他把拳头死死握紧,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这时候,阿隆索公爵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一只冰凉的小手掰开他紧握的拳头,轻轻握住他的手掌。清浅但是镇定的呼吸在他背后缓缓浮动着,莫名其妙地让人安心。公爵先生反握住那只小手,定了定心神,

    “英王陛下。”

    “别这样生疏。”杰拉德的眼神有些痛楚。“XABI,我从未怨恨过你。”

       公爵抬起头。眼前站着的是他自少年时代就相知相许的知交好友,在他十五岁那年被送往海峡那端做人质的阴霾岁月里,只有当时的王储,现在的英王陛下,是真正对他倾心相待的。他们驰马纵横在不列颠广袤的草场上,他们曾是战场上可以将后背交付给对方的过命兄弟。

       在那场近乎惨烈的击退了亚平宁海盗的战役中,他们并肩站在摇摇欲坠的战舰上,忠诚的部下们升起象征荣誉的旗帜,似火鸟般展翅直冲天际,猎猎招展于风中。欢呼四起,胜利的号角声响彻海峡;残阳似血,海面上火光冲天,映照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英气勃勃的脸庞。王储拉过公爵的手,火光在他身上勾勒出一层浅浅的金色光芒,笑容明亮,眉目飞扬,潇洒快意的少年意气与生俱来,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哦,那就是我的神明,我愿为他奉献一切,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公爵的内心充满敬畏。他近乎痴迷地注视着自己的朋友。一切发生的突兀而自然,他看到王储微笑着冲他讲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合,可他的五感早已被剥夺,行为先于大脑,他伸手揽过王储,深深吻上那位亲密的,忠诚的朋友,那位惺惺相惜,愿意交付一切的朋友。

       空气里漂浮着燃烧过后的灰烬,那个吻充斥着鲜血和硝烟的味道,再往深处探寻,是如蜜如诗的馥郁芬芳。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少年英勇的背影被永远的定格在那一刻。

 

       公爵从冗长的记忆中猛然惊醒,看到杰拉德的眼睛。依旧是那样纯粹真挚的眼神,却再也不能让他毫无顾忌地吻上去。杰拉德叹了口气,伸出的手晃了晃,有些颓然地缩了回来。

    “我的确感受到了痛心。我不知道XABI你是怎么想的,但是那种难过应该是一样的吧。”

    “你曾经发誓效忠于我的。”

    “在你离去的那些日子里,我不理解过,愤怒过,可是,我发现,我还是难以置信地爱着你。”

    “最后竟然开始为你着想,为你的离去编出各种理由……最好笑的是我竟然还相信了。”

    “直到我结了婚,你还没见过我的女儿们吧,她们像天使一样可爱……XABI,你真的应该来看看她们……”

    “无论怎样,我们都不可能回去了。我只想再见见你……你过得好吗?”

       阿隆索公爵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他设想过很多个重逢的画面,愤怒的史蒂文,冷漠的史蒂文,想要报复的史蒂文……唯独没有这样心平气和想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的史蒂文。

     “我很好。“公爵舔舔自己那有些干裂的嘴唇,努力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呢?史蒂文?“他故作轻松地把问题抛了回去,尽管他看得出来,史蒂文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

      “我……怎么说,你也知道,莉榭那个小家伙一刻也不让人省心……”说起自己的小女儿,一向严肃的英王陛下也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无奈的笑意。“她总是喜欢把胖乎乎的小手拍在我脸上,或者找个什么东西掖进我的鼻孔……”

     “哈,那可真不错。”公爵讪讪地答道。他们之间升腾起一阵尴尬的沉默,大厅里欢快的乐声随着轻柔的夜风飘了过来,杰拉德不自在地低下头,清了清嗓子。

    “我想我们都需要一个解脱。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他的眼神充满真挚,充满悲伤,公爵甚至还找到了几分昔日的影子。

    “我不恨你了。与之相对的,我也不再爱你了。”——只是那种柔和转瞬即逝,他们都明白,回不去了。

    “XABI,我希望你幸福。”——爱建立在一个虚幻的承诺之上,本来就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所以当承诺破碎,昔日的爱意分崩离析,两位当事人也没什么机会去歇斯底里。

 

       杰拉德冲他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去了。公爵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觉得夜风冷冷的,连带着心里也泛起了一层寒意。这时候有人死命推他,“大人!很明显您没有欠英王陛下的钱啊!喂!快松开手啊我要被你捏死了……”

       他愣愣地转身,看到身后还站着小管家,脸蛋红红的,水蓝色的眸子雾气氤氲,此刻正歪着脑袋对着自己的拳头纠结从哪个方向啃下去。公爵先生弯下腰,轻轻抱住那个愿意把手借给他的小管家,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对方肩上,默默地哭了出来。

    “五分钟就好……拉姆先生……我失恋了呜呜呜……”公爵哭的抽抽噎噎气都上不来,“史蒂文……原来他一直在等我……我就是个渣渣……”

       小管家眨眨眼睛,他有些费劲地踮起脚,把人高马大的公爵先生圈在怀里,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他的头发,“shi——”他轻声安慰着这个在烟花节上失恋的可怜家伙,“别哭啦,大人,就算英王陛下等着你又怎么样,你又不能再回到那里做人质,虽然挺自由。”

        公爵不敢抬头,他趴在小管家的肩膀上(这姿势可相当辛苦),弱弱地问,“告诉我,拉姆先生,我是不是你见过的最没出息的公爵?”

       小管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歪着脑袋,假装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一脸真诚地回答道,“差不多是这样,大人。在我的人生里,除了那个蠢到白天放烟花去追求倾慕之人的傻家伙,您是我见过的情商最低的公爵了。”

       公爵大人受到了打击。他又想哭啦,今天晚上被DFB国王的管家鄙视多少次了?还做不做人了?!小管家带着笑意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不过,您骁勇善战,又风度翩翩,您的才华为这一整片大陆上的人们所赞赏称颂,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我想,我对您的钦佩仰慕之情应该也能让您心情好些吧。”

       阿隆索公爵抬起头来,在沉沉的夜色里他竟然看清了怀里的小家伙,那双眼睛里的真挚令他没由来的感到信任。他吸吸鼻子,”哦,的确是好多了,谢谢你……“

    “公爵大人。”小管家冲他歪歪脑袋,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我房间里藏了不少好酒呢。有瓶刚收到的梅铎……“

   “好啊好啊好啊。“公爵大人愉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小管家白了他一眼,看在他可怜兮兮的份上也没怎么计较。他俩从露台上翻了下去,两只手扒着窗台,一点一点往下挪,活像两个趁着夜黑风高外出作案的江洋大盗。在阿隆索公爵的人生里,这样新奇的经历还算是头一回,哪怕跟杰拉德鬼混在一起的荒唐岁月里都没有过这样的体验。

    “没想到您的身手这么好。”公爵从窗口翻进屋子,着地的力度大了些,差点闪了腰。他有些懊恼地擦擦脸颊上蹭上的墙灰。“这么多年来我从没这么失礼过……”公爵嘟囔着,小管家狠狠剜了他一眼,“得了吧,当初是谁答应的这么干脆呀!”

        公爵扁扁嘴,赶紧把自己的不开心咽回肚子里,他环着胳膊,看着小管家在屋子里打转儿,点上烛台,铺上桌布,摆上高脚杯,嘿,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好贵呢。“小管家从酒柜里摸瓶子的时候一脸的痛心疾首。”您可得记着点,回国之后赔我瓶更好的……“

    “没问题。“公爵潇洒地大手一挥。”你跟我去做管家,整个西班牙的葡萄酒庄园全是你的!“


        公爵意外地发现,这个小管家竟然是一个聊天的好对象。也许是挥发的酒精全被吸进了脑子,一向得体的公爵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竹筒倒豆子般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从年少时漂亮的,洒满阳光的地中海岸,到终年雾气朦胧,阴暗潮湿的泰晤士河。从最新发明的猎枪到北欧海盗的战船,从皇宫里的乳酪香气说到大街上脏兮兮的流浪狗……但是公爵挫败地发现,无论怎么说,小管家都是笑眯眯地应着,从来也不提起自己的故事。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公爵本身,而他对身边的这个小家伙,一无所知。

       他俩喝的都不少,公爵先生歪在小管家身上,迷迷糊糊地问,“菲——菲利普。额,你说,我是不是世上最倒霉的人了?在烟花节的晚上失恋,”

        菲利普冲他笑笑,阿隆索公爵在醉倒之前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有什么好倒霉的?你看你活的如此自在逍遥。我呢,我可是快要死掉了呀……”

        瞎说什么呢。阿隆索公爵翻了个身。酒精的威力让他睁不开眼睛。他扯过旁边一个什么东西,软软的香香的,挣扎了几下被他一把按住,啊,醉酒又失恋的晚上,搂着这么一个柔软的小东西,真是太治愈了。

 

        第二天早上,阿隆索公爵是被一阵喧哗闹醒的。这什么情况?巴斯蒂安可是跟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保证过房屋的隔音效果很好的啊?他有些不明就里的欠起身来,差点没被满怀的温香软玉吓得魂飞天外。昨天晚上和他一起看星星谈人生的小管家窝在他怀里睡得正香呐。这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阿隆索公爵有些哭笑不得,见两人衣衫都还齐整,便放下了心。他伸手推推怀里的小家伙,可是对方也只是往他怀里蹭了蹭,挑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嘿,这小家伙睡着的样子还真不赖。阿隆索公爵往上凑了凑。小管家睡着的样子很是乖巧安静,脸颊红红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一股像是来自森林的清凉干净的味道萦绕在四周,哦,他就像是个小精灵。

       突然,一阵大力的敲门声传来,伴着大嘴厨师特有的聒噪:“菲利普!先生!菲利!!!你还好吗?!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开开门——开开啊!!!都已经八点了楼下乱套了啊!!!”

        天,阿隆索公爵怀疑穆勒几乎都要撞门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怀里那团小东西拱了拱,还不怎么清醒的菲利普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一大早吵吵什么——”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公爵和小管家面面相觑,这冲击感实在是太强烈了。菲利普顿时觉得血液翁的一声全涌到了脑袋里,白皙的脸孔涨得通红。他赶紧从阿隆索公爵的怀里挣出来,慌慌张张地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向门外喊道:“托马斯——没什么事,我昨天喝多了,你们先忙,我马上就过来,嘶……”

       托马斯把耳朵贴在门上,这不对劲啊,他拍着门,“菲利,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佩尔过来看看吧?”

        房间里揉着腰的菲利普赶紧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声音,“没事托马斯,我喝多了有点宿醉的头疼,待会儿我会去找佩尔,你快去忙。”

       托马斯有些犹疑地离开了。房间里阿隆索公爵缩在床上,拿被子紧紧裹住自己,对着揉腰的小管家簌簌颤抖,“我……向上帝起誓,我昨天绝对没有干对不起拉姆先生你的事情!干了也不是故意的!我的节操啊……”

      小管家白他一眼,“大人,您想什么呢?我昨天晚上睡得不舒服,有什么东西硌到了我的腰!”

       哦。原来不是那回事儿啊,阿隆索公爵恍然大悟。说不定是自己的胳膊硌着了人家?这么一想,公爵大人更愧疚了。他从被子里钻出来,挪上前去,轻轻帮这个小家伙揉着腰。菲利普身体僵硬了一下,却也没拒绝,索性大大咧咧地趴在柔软的鸭绒被上,一脸享受,“这都好久啦,我总是睡不好,好像有什么东西死死抵在我腰上……对,再往下一点,拜托您了……”

        公爵任劳任怨地替他按着。出于良心还好言劝道,“我说,一定是因为你睡的床太软了,你看,腰都不好了。”

        小管家嘴里哼着不知道什么调子的歌,趁着换气的间隙顶了他一句,“可我就是喜欢软软的床啊,就是这么软的床,我还觉得有东西硌在下面呢。”

        像是为了响应他的话似的,软软的床垫上突然有一块地方轻轻地弹了一下,好像有个什么小玩意儿在床垫下面蹦跶。

         这是……错觉吧……阿隆索公爵有些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睛。



                                                                                                TBC.


评论(31)
热度(19)
  1. Q晴空一鹤Q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atalase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