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eficent/沉睡魔咒 (6)

我是个多么有良心的作者!

其实只是在等比赛打发时间……

啊这首歌是在文中出现过的……

哈哈哈顺手卖个菜~这是脸叔科林费斯唱的呦~


http://



Chapter 6.


        小管家生气了。

         早餐的时候,公爵怯怯地缩在自己的位置上,当小管家托着餐盘目不斜视地走到他跟前为他时。公爵一把拉住了小管家。

      “菲利普。”西班牙人难得如此的低声下气。“你有时间吗?我们得好好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小管家冷淡的为他的杯子斟满了红酒。“祝您有个愉快的早晨。”

        公爵咬着餐巾眼泪汪汪地目送着小管家离去。他的心碎成了渣渣。旁边的托雷斯好奇地凑过来,“怎么了?吵架了?他嫌弃你?”

        是啊他是嫌弃我。公爵托着下巴,郁闷地戳着盘子里的薯饼。“托雷斯……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昨天晚上向他告白,然后他就不理我了QAQ”

       =口=这什么情况?托雷斯努力控制着自己崩坏的表情。“你确定他这不是傲娇?我怎么觉得你们俩……”

     “菲利普生病了。”公爵压低了声音。“我觉得……他一定是觉得这病挺严重,所以不敢轻易应承我……咦这样看他还挺在乎我的不是?”

       =口=真是个自恋没节操的家伙……托雷斯狠狠敲了敲阿隆索公爵的脑袋。“清醒一点啊痴汉!”王子殿下恨铁不成钢地望着自己的同胞。“他挺在乎你的干嘛不理你?”

     “那我要怎么办……”公爵完全把自己那装不认识托雷斯的想法丢到哇爪国去了。“亲爱的费尔南多,你有什么办法么?当初你跟拉莫斯阁下是怎么在一起的快告诉我QAQ”

        去去去。托雷斯无比嫌弃地拉开了和阿隆索之间的距离。亲爱的费尔南多?XABI脑子一定是进水了不然他绝对不会使用这么肉麻的称呼……王子殿下甩了甩自己亮闪闪的金色头发,竖起食指,对着自己的同胞高深莫测地笑了。

     “XABI,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就教你两招好了,你可一定得记清楚了。”

      “我追阿水,一哭二闹三上吊;阿水追我,鲜花美食小情歌。”

         说完,王子殿下抹抹嘴巴,优雅地站起身上楼去了。

         =口=一哭二闹三上吊?托雷斯你逗我?!鲜花美食小情歌……似乎还靠谱些………阿隆索公爵咬着自己的叉子。突然,有个很棒的主意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阿隆索公爵!”一声大喊把恍恍惚惚的公爵拉回了现实。一个看起来傻呆呆的青年站在他跟前,正向公爵行礼呐。

       “阿……阿娟?!你怎么会在这里?!”

         胡安·贝尔纳特直起身子。这是个耿直的好孩子,虽然他每次见到自己的男神,哈维·阿隆索公爵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露出傻乎乎的狗狗眼。

      “陛下差遣我来的,他说您做得很好,只是关税这个问题你得跟施魏因斯泰格陛下好好抬抬价……欸欸公爵您干嘛呀?!”青年被自家偶像一把抓住,这把他吓得不轻。

        公爵托着小骑士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头也没回地丢下一句话,“阿娟,关税什么的给我丢在后面。现在你得帮我追我的心上人,只有你能帮我了!你会拉手风琴的对吧?”

        会啊……呆萌的阿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内心的小宇宙因为偶像的信任而熊熊燃烧着。“公爵!为了您终身的幸福我一定奋战到底!”

 

       可是……

      这样做真的可以吗?可怜的贝尔纳特低头看看挂在身上的手风琴。阿隆索公爵跃跃欲试地拿起了积了一层灰的破吉他。当年在英伦三岛的时候,他跟杰拉德一起度过了不少的荒唐日子。情歌学了不少,就是没啥机会唱,听众只有当时的王储一个,而且包子脸王储也是音盲一个,听不出什么好。终于有机会唱情歌啦,公爵兴奋极了。

      “你可注意着点。”博士米洛斯拉夫心疼的抚摸着自己的吉他。“虽然我这么多年没用过,可这是一把好吉他……你弄坏了我跟你拼命!”

        博士身边的小宽脸侍卫呲着比一般人宽的好牙口凑了上来,“听见了没有!弄坏了米洛的吉他跟你拼命!!!”

 

         菲利普正在屋子里整理着这个季度的收支报表。最近他的清醒时间越来越少,身体状况的急剧恶化令他始料未及。在陷入一场永恒的睡眠之前,他得多做些什么,才能保证城堡平稳地运转下去。

       密密麻麻的数字看的他有些头痛。菲利普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的体温偏低,手贴在太阳穴上却是一片清凉,这稍稍缓解了因为长时间运算带来的疲劳。正值午后,日光晴好,微风吹拂着窗口的白纱,一片朦胧的白色和明亮的光线交织在一起,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少女的裙摆,或是什么柔软动人的事物。

       比如说一个亲吻。

      一个自然而然的,毫无准备的亲吻。

      一个饱含麦芽香气的,让人目眩神迷的亲吻。

       菲利普不可避免地回忆起了之前那个梦幻一般的夜晚。他想起了酒精和蛋奶混合在一起有些粘稠的甜蜜,想起了被汗水浸湿的舞动着的热烈,想起了一双浅棕色的温存眼眸,那些爱慕的情怀就像是融化掉的太妃糖,逐渐溢满他的胸口,周围的空气里都是浓郁的糖果气息,这甜度几乎要让他窒息了。

        一定得告诉托马斯,下次烤蛋糕少放点糖……

        正当英明的小管家捧着自己的脑袋东想西想的时候,屋外传来一阵歌声。

    “西风吹晴天,掠过黑暗爱琴海……”

       这是什么?菲利普有些好奇地走到窗口,透过雪白的窗纱,公爵抱着吉他站在草地上傻乐的样子传闯入了他的视野。

    “我的提尔船等待着你。下来,紫色的帆已撑开……”

       菲利普有些好笑的摇摇头。阿隆索公爵也真有意思,这是把他当成什么了?随便哪个娇滴滴的贵族小姐吗?哄哄就会飞扑着奔下楼去跳进男人的怀里,用眼泪鼻涕抹出一片海誓山盟?不过公爵的歌声倒是不错,虽然不是经过训练的精致歌喉,可那微微震颤的低音还真令耳朵享受。

        什么微微震颤的低音。菲利普赶紧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袋里赶走。他把窗子关严实,又拉上了厚厚的窗帘。独自在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坐着发呆。这是有点孩子气,可天主在上,谁能找出一个应对这种大傻帽的好方法?

 

     “这位小姐把窗子关上了呢……”傻乎乎的贝尔纳特停下了他的演奏。公爵的歌声被菲利普关窗子的动作堵在了嗓子眼。“阿娟,你说是不是我唱跑调了?”阿隆索公爵对自己的歌声产生了怀疑,“史蒂文没告诉过我我唱歌难听呀……”

      “没有没有!”脑残粉·阿娟·贝尔纳特赶紧否认。“阁下您的歌声棒极了!一定是这位小姐太羞涩……”

     “哦!对呀!”阿隆索公爵一拍大腿。“菲利普连拒绝我都用这么不靠谱的理由,他一定是害羞了!阿娟干得漂亮!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娇小姐!”公爵大人振作精神,“再加把劲!让我们到城堡里面去唱!”

 

       菲利普坐在房间里无聊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这样昏暗的环境很容易让他感到困倦,屋子中央的那张柔软的大床好像在散发着某种魔力,勾引着小管家快快跳上来沉入梦乡。正当菲利普的眼皮开始打架的时候,那恼人的歌声又来了。

     “他不会来,我知道对情人的誓言,他一点不关心……”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昏昏欲睡的小管家瞬间清醒。他现在——特别想从手边摸一个什么东西——冲着那个不开窍的脑瓜狠狠砸下去!这人有病啊,什么情人的誓言?答应他什么了?在DFB公国的城堡里,大庭广众之下,一位公爵!竟然如此有失身份!好啊,菲利普冷冷一笑,不怕丢人,那就让我好好戏弄你一下。

     小管家冷着一张脸,拉开房间的门。果不其然,公爵大人靠在楼梯口,手里拨弄着一把破旧的吉他。一见到小管家从房间出来,公爵大人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唱的也更卖力了。

    “紫色的帆已撑开,看守在城里睡觉!哦,离开这昏暗的城堡!哦!我的心上人,快下来!”

        菲利普用手撑着围栏,他站在二楼,居高临下地看着英明神武的公爵像个热恋中的傻小子一样,炽热的眼神几乎能够融化坚硬的顽石。

       哼!他偏过头,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什么情歌,我才不在乎!

      一看小管家要走,公爵赶紧颠颠地跟了上去。菲利普绕着漫长的回廊信步闲逛着,一会儿跑去藏酒室检查红酒的种类,一会儿拿出个本子记录墙面的粉刷情况。可怜的公爵一路仰着脖子跟随着他的脚步。菲利普被他的锲而不舍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他的脸颊不争气的泛起了一点红色,看起来和埃里克的高原红有些相似。公爵抓住了这个机会,唱的更大声了。天呐丢死人了!小管家捂着脸拐进了书房,用身子抵住大门,祈祷没有人看到他这副蠢样子。

 

       公爵弹着破吉他,深情的歌声传遍了宫殿的每个角落。他走过正在拼酒的雄鸡国国王大狸子和秃头将军本本,这两位高举着酒杯为他送去了善意的喝彩声。

   “干得漂亮!哈维·阿隆索公爵!像个真男人!”弗兰克甚至跟着节奏大声吹起了口哨。

      公爵的歌声引来了有些异域风情的账房先生,他从身后掏出一面小鼓,跟着节奏敲打了起来。“我想您需要一些伴奏。”胡梅尔斯冲深情歌唱的公爵挤挤眼睛,“亚克西亚克西!”

       正在下棋的博士米洛和巫师齐齐从屋子里走出来。齐齐轻声念了一条咒语,数不清的高脚杯从厨房里排成整齐的一排飞到了米洛面前,杯子里盛着清水,米洛接过脸哥递来的玻璃棒,用这简陋的钢琴加入了乐队的表演。

     “真不赖。”大眼睛巫师轻声说,然后舒服地靠进了脸长一米五的护法怀里。“我觉得菲利普一定会下楼来,你觉得呢?”

        脸哥亲亲他的鬓角。“你怎么想我就怎么想。你喜欢听情歌?改天我唱给你。”

 

        哈,现在乐队可就壮大起来了。傻波站在桌子上跟公爵抢词,侍卫长戈麦斯摸出一只小小的风笛深情款款地演奏起来,阿花跟着他男人一起亚克西,大屁股趁着没人注意他偷摸了两瓶巧克力酱边吃边看热闹,高大的佩尔挥舞着听诊器,跳起了诡异又魔性的舞蹈。公爵越唱越起劲儿啦,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爱情的魔法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极富魅力。那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动。

      “……人们从不了解情人的痛楚,如我像男孩一样恋爱着,爱是徒然!下来!真爱,下来!下来!我的真爱,快下来!”

        菲利普躲在书房里。他的心砰砰跳动着,拼命叫嚣着下楼去。公爵站在楼下唱歌的样子太让他喜欢啦。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劝诫着自己,然后推开了那一堵厚厚的书墙。希望里间的隔音效果能好一些,他必须找个绝对安静的地方好好平复心情。

       书柜转动的那一刹那,菲利普特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里明显也不安全。他的国王,青梅竹马的好友,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正翘着二郎腿,舒服地陷在柔软的大沙发里。看到自己的小管家,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坏笑着说:“嘿!我亲爱的菲利!公爵的歌声听起来可真不错!”

     “我的陛下,您就别取笑我了。”菲利普无奈地撑住自己的脑袋。“我怎么知道公爵抽起来这么吓人……”

     “菲利。”DFB公国的领主冲他的管家招招手。“过来。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还是换回原来的称呼吧。我真怀念你叫我巴斯蒂的那些日子。”

     “好。”菲利普也笑了,他走到巴斯蒂身边,拿起另一只干净的杯子,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那时候我们多年轻啊。”国王眯起眼睛,“我和卢奇,你和……蒂莫,我们从来也不分开。”

      “后来的那场战争,蒂莫死了。我知道你一直很难过,作为朋友这苦痛我不能替你分担哪怕万分之一。”

        菲利普没说话。他只是沉默地抿着自己的红酒。只是有些颤抖的指尖暴露了他脆弱的内心。

      “菲利,你不能总活在过去。”巴斯蒂用力搬过他的肩膀,强迫着好友直视自己的眼睛。“看着我,菲利。你听我说,蒂莫的死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你不能总这样惩罚你自己。”

     “我知道啊。”菲利普眨眨眼睛,努力把那些不听话的泪水赶了回去。“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为了蒂莫更好地生活……我要替他活下去……”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巴斯蒂有些不解。“你为什么不接受公爵的……啊呀那个词儿我说不出来,太让人脸红了~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不好吗?”

        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菲利普闭上眼睛,放任身体向后倒去。柔软的沙发接纳了他疲惫的身体,他何尝不想重新开始呢?只可惜上天跟他开了如此荒谬的一个玩笑,为什么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让他爱上XABI?

       菲利普又想起了公爵的那个眼神。悲伤的,破碎的,还有毫不掩饰的爱意。XABI知道他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他知道自己的过去,他甚至经历过一样甚至更深切的伤痛,可他依然选择张开双臂接纳自己,包容一切的不幸。

       但是这样对XABI公平吗?菲利普在心里默默苦笑了一下。这是一个不等式,而他内心的天平无法控制的偏向了亲爱的公爵。那么就让我们相爱吧,这样的想法在舌尖上盘旋着,呼之欲出。

        巴斯蒂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自己的朋友被说动了,而他需要做的,就只是防止自己的万能管家被那个西班牙人拐到另一个国度去。

 

     “公爵!您这样一点效果也没有啊!”托马斯举着一口大锅从书房里窜了出来。“您看我的!”那把巨大的铁勺在大厨的手里轻盈地打了个转,然后狠狠砸在了铁锅上,发出了聒噪的巨大响声,托马斯扯着他的破锣嗓子,朝楼上喊道:

    “COME DOWN!!PHILI COME DOWN! COME DOWN! PHILI COME~ DOWN~~~”

 

       哦天哪。正在沉思的菲利普被这突如其来的鬼哭狼嚎吓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巴斯蒂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不得不用两只手捧着杯子,以防止那些香醇的红葡萄酒洒在昂贵的雪白地板上。

    “我想你必须得下楼去了。”巴斯蒂皱着眉头,“一旦托马斯加入了公爵的乐团,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你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耳鸣一晚上吗我的朋友?!”

       小管家强忍着笑意向他的国王行了个礼,“遵命,我的陛下。”他抬起头,狡黠地眨眨眼睛,“这世上因为这么一首情歌而跑下楼去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对吧?”

 

      唱了这么久,小管家也没再露脸,公爵有些失落。“哥们,是不是你调起得有点高?”弗兰克撞撞他的肩膀,“低音显得比较性感,声音再低一些。”

    “你瞎指挥啥呢!”本本一巴掌糊在了弗兰克的脑袋上。“明明是你那句真爱快下楼唱的不对!看看托马斯唱的!多押韵!快改!”

      是是是。公爵赶紧补了一嗓子,“PHILI……COME……DOWN……”

      哦天哪,感谢上帝,这一嗓子真管用。

      小管家站在楼梯口,歪着脑袋瞅着公爵,嘴巴抿得紧紧的,背着手只是笑,却不挪动脚步。公爵赶紧把吉他丢到一边,把博士米洛心疼坏了。“轻点儿!”

    “亲爱的菲利。”阿隆索公爵向前走了几步,单膝跪下,眼睛里溢满真诚。

     “我想,这一切都太突然了。”

      “可是没有人能抗拒爱情。”

     “我的请求始终如一,让我们……”

       “好。”

      公爵吃惊地瞪大眼睛。菲利普的回应很是干脆,他微微笑着,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弗兰克带头欢呼起来,托马斯弄开了几瓶香槟,公爵微笑着站起身来,向他的小精灵张开了双臂。

       菲利普突然觉得那些娇滴滴的小姐飞扑下楼也不是没有道理。起码他现在就很想这么做。可惜事情不太顺利,菲利普的身体微微晃了晃,有些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去。

       阿隆索公爵一把接住了他。“你怎么样?”菲利普睁开眼睛,看到了公爵焦灼担忧的目光,他扶着公爵的肩膀,朝对方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没事儿,我能控制。”

    “那么今天晚上的灯会,请跟我来树林吧。”公爵摸摸怀里那颗小脑袋,“我有东西送给你。”

    “好啊。”菲利普把脑袋埋在公爵的胸口。他的眼睛快要睁不开了。“不过您得让我先睡一会儿……我怕我半路上睡过去……”

 

 

        烟花节的第四个晚上,就是阿隆索公爵嘴巴里的灯会。

       说到灯会,阿隆素公爵的脑残粉贝尔纳特骑士有话要说。你知道帮偶像追心上人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吗?!为了这么一个浪漫的夜晚他在树林里折腾了好几个钟头!QAQ公爵还不让他发牢骚,“泄露了情报就不是惊喜了!“

       好吧。可怜的贝尔纳特眼泪汪汪地蹲在墙角画圈圈。

 

   “您要带我去哪儿啊?“公爵带着他的小管家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黑暗的树林中穿行。”大家都去看灯会了,您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做什么?“菲利普很不解。传统的灯会是两位搭档——姑且称之为搭档——一起来到河岸边放许愿灯的一个仪式。谁的许愿灯飘得远,愿望就有可能会实现。所以在这个晚上,河道两旁灯火通明,每个人都会对着自己的河灯许下虔诚的愿望。

       菲利普没有河灯。或者说,他没有愿望。战争和死亡令他心力交瘁,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又怎么能奢求上帝允诺更多?只是公爵的到来打破了他内心的平静。内心已经枯萎的那部分突然又开始焕发新生。

    “快到了。“公爵低声回应。他们走到了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月亮的光辉照耀着广袤的密林,树叶上像是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流光,一只萤火虫落在了菲利普的肩膀上。公爵捂住小管家的眼睛,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笑意。小管家乖乖的坐着,闭着眼睛任由他折腾。

     “我数一二三你才能睁开眼……一,二,三……“

       菲利普缓缓张开眼睛。饶是他见多识广,眼前的景象也令他大吃一惊。那是世界上最别致的灯笼。透明的玻璃罩里全部都是星星点点的萤火虫,柔和的淡绿色光芒比最为纯粹的祖母绿宝石还要动人心魄。菲利普捧着他的河灯,眼睛里早已漫上了一层薄薄的泪水。“真美……”他轻声赞叹着,生怕惊动了这些散发着美丽光芒的小虫子。

       公爵微笑着在他身边坐下。”米洛斯拉夫说你没有河灯……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好的,你喜欢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一个拥抱说明了一切。公爵把他的小精灵搂在怀里,轻轻亲吻着他那姜黄色的发旋儿。他们一起走到河岸边,打开玻璃罩,看着那小小的一团光芒逐渐扩散成一片莹莹的绿色条带,勇敢地顺流而下,进行一场未知的冒险。

     他们坐在河边的树桩上。一泓灿灿的星辉在深蓝色的天际铺展开来。他们温柔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没有亲吻,也没有说爱,但是幸福和满足已经让胸口膨胀到酸痛。

      那个晚上,公爵背着熟睡的小管家回到了城堡。看着院落里月色笼罩下的忍冬和凌霄花,阿隆索公爵感受到了一片宁静深邃的隽永。


                                                                                                    TBC.

评论(23)
热度(25)
  1. Q晴空一鹤Q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atalase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