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eficent/沉睡魔咒 (8)

拉肚子蹲在宿舍的好处就是可以码文~

昨天是我蠢,漏了一段……啊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默念一百遍我要完结!!!

Chapter 8.

 

公爵抱着小管家回到了城堡,还没来得及从马上下来,就被侍卫长戈麦斯拦住了。

“放下菲利普。“英俊的侍卫长目光森然,雪亮的剑尖直冲着公爵的咽喉,“我们领主想和您好好谈谈。”

公爵垂下目光,把那些温存一并投注在沉睡的小管家身上。他恋恋不舍地把怀里的小管家交给了高大的医生,然后被押着走进了城堡。

 

“哈维·阿隆索公爵!您真是相当的大胆!”巴斯蒂阴沉着脸,他快要气死了,菲利差点被这个西班牙人拐走啊!

“你对菲利做了什么?!为什么他昏睡着一直没有醒来!”

“我什么都没有做。”公爵的眼睛里全是忧伤。“陛下……菲利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他会突然地睡着,然后再也醒不过来……您没有发现吗?”

巴斯蒂的气愤突然被公爵的回答压制住了。这怎么可能?他向神父阿内递了个疑惑的眼神,结果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怎么会这样……”DFB公国的领主颓然坐倒在椅子上,“我还以为他只是太累了……什么办法都没有吗?神父?”

阿内悲伤的摇摇头。他们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一点作用也没有。他们就要失去这个善良又能干的小管家了。

“哦!上帝啊!”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我说菲利普先生昨天早上为什么拍着我的肩膀嘱托我记熟宫殿的每个角落……平时他从来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的!”

“怪不得小菲利把他的巴伐利亚扑克都送给了我……还有他的兔子……我还威胁他要把兔子全吃了呢……”

“菲利普先生……”王储马里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再也不贪吃啦!呜呜呜……你让我做多少数学题我都做!呜……”

他胡老师一把搂住了小胖子。大厅里回荡着低低的啜泣。大家都为这个消息感到无比的难过。

 

“阿隆索公爵。“佩尔很不情愿地冲他招手,”你快过来,菲利醒了,非得要见你。“

公爵托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那间小小的屋子。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回忆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景象,那个坏笑着躲在桌子后面的数钱的菲利普……记忆还是那么鲜活,那个无所不能的小管家却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偷溜到城外的小酒馆,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去树林里放河灯,再也不能一起去国境边界看日出了……

小管家整个人都陷进了那张柔软的大床里。看到公爵的那一刻,他笑了起来,只不过那笑容显得格外苍白无力,虚弱的连眼角眉梢都没有动作,笑意只从亮亮的眼睛里传达出来。

公爵的心都要碎掉了。

“您来了。“菲利普张开了嘴巴,声音断断续续的,”谢谢您……把我带回来……“

公爵坐在床边,俯下身子看他,“叫我XABI。“他轻轻摇晃着那只露在被子外面的小手,语无伦次的安慰着他的小精灵,”你放心啦,这没什么,就是睡得时间长一点……我不介意陪着你啊……“

“不……情况怎么样……我很清楚……我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小管家闭上眼睛。他的嘴角轻轻弯了起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美妙的事情,”XABI……你能抱抱我吗……“

好,公爵忍住眼睛里的酸涩,轻轻托起小管家的身体,把他搂紧了摁在自己的怀里。小管家把手搭在公爵的胳膊上,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着,“谢谢你……如果说这个不太晚的话,我爱你。“

他的脑袋垂在公爵的肩膀上,手臂也滑了下去。那一瞬间,一阵剧痛贯穿了阿隆索公爵的胸口。怎么会这么痛呢,公爵抬起头,努力控制着那些炽热的泪水,希望他们不要流的太汹涌,惊吵到了睡梦中的小管家。

可是怎么能控制的住呢。他弓起身子,巨大的难过让这位勇敢的骑士浑身都在颤抖。多么的遗憾啊,公爵心里想着,我竟然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我爱你……明明才认识了七天而已,熟悉的就像是熟识多年的恋人,小管家的一切都让他着迷,可是唯独没来得及说一句我爱你。

多么大的遗憾啊,如果他们早一点相遇,或者从来没有交集,会不会能好过一点,会不会不用承受这些痛彻心扉的悲怆?

但是公爵一点也不后悔。他伏在菲利普的耳边,大颗大颗的泪水打湿了小管家金棕色的头发,公爵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线,尽力扯开了一个微笑。

“嘿,菲利。我也爱你。我也一样的爱你。“

可是他听不到了。

 

公爵抱着自己的小精灵,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枯坐了多久。突然,床单底下有什么东西在跳动,这引起了公爵的注意。

之前好像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公爵一只手搂着他的小管家,一只手掀开了被子。

掀开一层鸭绒被,还有柔软的海绵垫。

海绵垫下面是厚厚的棕榈垫。

掀开棕榈垫……

哎呀……

公爵眨眨眼睛,那是一颗普普通通的香豌豆。

 

 

“你是说我的管家因为这颗豌豆所以腰酸背痛长睡不醒?“巴斯蒂眯着眼睛打量着盘子里那颗不起眼的豌豆,”菲利腰酸难道不是因为你干的混账事吗?!“

公爵火气也上来了,“天地良心!我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你们都别吵啦!“齐齐尖叫道,”这颗豌豆上被施了魔法!“

 这信息量有点大,一时间吵架的抹眼泪的拉着小管家絮絮叨叨说话的没个正型的家伙们全都凑到了小巫师的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颗豌豆。

齐齐闭上眼睛,念了一条咒语,“麻里麻里哄!“

豌豆没有什么反应。

难道是咒语记错了?齐齐擦擦额角的汗滴,赶紧换了一条,“波若波罗密!“

还是没啥反应。

齐齐十分生气地圈起袖子,挥舞着他的魔杖,“风火雷电雨,急急如律令!波若波罗密,麻—里—麻—里—哄!!!“

砰!豆子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一团白烟升了起来。大家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了什么。

一个半透明的影子缓缓出现了,他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邪魅帅气的笑容,看的众人心中一阵恐慌。

“是鬼影吧……“

“嗯嗯一定是的……哎呀你这个大屁股太占地方了!快……快快往后退退!!!“

 

“啊!”傻波捂着脸尖叫了一声。巴斯蒂瑟瑟发抖地搂住他,“亲……亲爱的……怎么啦?!”

傻波瞪圆了眼睛大喊道,“我想起来啦!你就是当年在我的婚礼上调戏菲利普的那个邪恶的巫师!”

“是你?!”巴斯蒂的怒火瞬间也起来了,“你特么的还敢回来?!”

 

这事儿吧,得说回四年前。

上一届烟花节号称“一个夏天的童话,”因为公国的领主巴斯蒂和傻波举办了一场非常非常隆重的婚礼,这可是举国欢庆的大事。

“快一点!阿内!”菲利普站在教堂前冲着阿内招手,“巴斯蒂和卢卡斯都准备好啦!我们也赶到城堡里去吧,最好是能排练一下!”

神父阿内穿着长长的法袍从神像后面走了出来,“别着急,小菲利。”神父皱着眉头,“本来应该有十二个巫师为国王和王后送上祝福的,但是现在少一个。”

“少一个?”菲利普赶紧翻开了手上的名单,“我看看……哦,是不是巫师xx还没有到?”

 

没错,就是这位大巫师XX。那天,直到夜色降临,他才姗姗来迟。XX看起来仪表堂堂,健康又帅气,和一般人想象中巫师那副瘦弱阴郁的样子不同,XX的闪亮度简直盖过了婚礼的两位主角!

他彬彬有礼地向国王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巴斯蒂微笑着邀请他加入了欢庆的宴会。XX眯起眼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灵巧地穿行宾客之中的小管家菲利普。这一眼可不得了,XX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哦,我爱他!

XX狂热地拨开人群向菲利普靠拢过去。可怜的小管家压根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还在和戈麦斯聊天呐,“马里奥,你喜欢我们的新厨子吗?除了废话多些,他烹饪的水平还真不赖……”

正准备搭腔的戈麦斯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眼睁睁地看着XX一阵风似的从后面扑了过来,直接把菲利普扑在了地上。乐声戛然而止,大家纷纷停住手上的动作,全都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菲利普觉得自己快被压死了。偏偏XX的手还不怎么老实,摸上了他的屁股。成熟的男子气息灼热地喷撒在他的耳后,喑哑又性感的声音低沉地传了过来,“小家伙,你是我的……”

菲利普满脸通红地想要挣开XX的钳制。帅气的巫师扶着小管家挺拔的腰线,把他禁锢在自己怀里,当然,手还摸着人家的屁股。

“放开我的朋友!”巴斯蒂拔出了别在腰上的剑。“巫师!赶紧为你失礼的行为道歉!“

XX不情不愿的松了手。“陛下,我只是在表示我对贵公国城堡管家的好感。“

有你这么表示好感的吗?!戈麦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菲利普气的也不轻,顺手把戈麦斯的剑抽了出来,直指着XX的咽喉。

“出去。“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迸出了愤怒的火花,”再让我见到你,必死无疑!“

XX看起来很受伤,“我错了不成吗?“他真诚地道着歉,无奈气头上的小管家压根不听他的解释,一步一步把他逼进了墙角。

“菲利。“巴斯蒂阴着脸制止了自己的朋友。”别跟他一般见识。至于你,先生。“公国的领主眯起眼睛审视着帅气的巫师,”我命令你——此生不许踏入DFB公国半步!如果你敢来,一定让你横尸街头!“

 

大巫师的寻爱之旅就这么凄惨的结束了。DFB的法师齐齐在国境线上施了一道专门克制黑巫师的魔咒,大家再也没有见过XX了。

直到现在。

 

阿隆索公爵一头雾水地看着这群突然愤怒起来的德国人。毕竟当年巴斯蒂和傻波举行婚礼的时候,两国正打仗呢,公爵无缘来参加婚礼,更不知道大巫师XX在这场婚礼上对小管家菲利普一见钟情,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倒了他的小管家,手还非常自觉地摸上了人家的屁股。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永远也不能再踏入DFB公国半步!”巴斯蒂阴着脸,握住了剑柄,卫士们纷纷跑上前来,森森的刀枪剑戟把盘子里的豌豆和幻影围了个水泄不通。

“别误会。”那个看起来像是XX的影子耸了耸肩。“尊贵的国王,我无意冒犯您,我确实没有踏入您的公国,这只是一颗香豌豆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菲利普的床垫下面?”托马斯把铁锅挡在脸前,扯着破锣嗓子质问道。戈麦斯把宝剑横在胸口,死死护着那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二百五。

“当然是为了让他爱上我啊。”影子XX邪魅一笑,“从第一次见到小菲利普,我就对他一见钟情……啊!他那蔚蓝的眼睛让我心驰神往!他红润的嘴唇像是柔软的棉花糖!他的屁股摸起来太舒服啦!菲利普·拉姆必须是我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博士米洛皱着眉头,“你出现在菲利普的床垫下面,和他陷入沉睡有什么关系?”

XX看起来相当的胸有成竹。“别紧张。”他微笑着,“这只是个魔法,他没有死,只是永远被我困在了梦境里。”

“困在梦境里……”齐齐沉吟着,“我确实听说过这样古老的魔法,据说要付出非常的代价才能做到……”

“没错。”XX补充道。“我付出的就是我的身体……古老的女祭司好像很喜欢我身上古铜色的肌肉。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可以和亲爱的小菲利普一起生活在无忧无虑的梦境里,他一定会爱上我的!你们这些凡人永远也不能干涉我们!”

 

“齐齐,有解决的方法吗?”米洛撞了撞陷入沉思的巫师。

齐齐看起来有些犹豫,“我听说这种魔法是无解的,只有施下魔法的人才知道如何解开……”

“哈哈哈!”XX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们也拥有法力高强的巫师!”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骄傲的光芒,“梅苏特·厄齐尔,你设置的结界我研究了四年也没能破解,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委身于一颗豌豆,让候鸟把我带到菲利普身边……为了证明我才是法力最高的巫师,所以我设置的条件是——无解!他只能属于我!你永远也解不开这条魔咒!”

 

大眼睛巫师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他手里的魔杖不停地颤抖着,脸哥把他揽在怀里,“梅斯,别担心……“

XX讥诮的望着满屋子目瞪口呆的人们,抱起胳膊,好整以暇的靠在窗框上——尽管他只是个幻影,“好了,DFB公国的勇士们,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方法能唤醒他,我劝你们还是别费力气了……“

“不!“齐齐突然打了个响指。”这个魔法不属于你!是上古的女祭司才会使用的!“齐齐的眼睛里闪烁着灿烂的光,苍白的脸颊也因为激动泛起了一层红晕,”当年这位女巫师对公主施下魔咒的时候,曾经发誓,只有真爱才能唤醒她!“

XX的笑容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邪魅狷狂的欠揍模样,“是啊,可是据我所知,菲利普的真爱希尔德布兰早就死了。你是他的真爱吗?你是吗?还有你?!“

 这本来是特别理直气壮的诘问。

但谁也没想到这竟然引发了一场小小的争斗。

“真爱!”托马斯尖叫着往前挤,戈麦斯死死搂着他的腰,防止这个蠢家伙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菲利~我才是你的真爱~”托马斯噘着他的大嘴,“我们一起打巴伐利亚扑克的时候多愉快!”

猪总死死扣着他家傻波。“巴斯蒂放开我!”傻波在国王的怀里扭动着身子,“我从小跟菲利一起长大,除了蒂莫他最喜欢我!这个吻是我的!放着我来!”

“你安稳着点!“巴斯蒂冲他吼着,”就算论资排辈我也应该在你前面!菲利的青梅竹马是我!我跟他光着屁股一起长大!当年要不是他换了纸条我应该和他在一起╭(╯^╰)╮“

大屁股小新赶紧上来拉架,“啊呀,陛下,您们不要吵啦~真挑不出来就让我上嘛,菲利普可是很喜欢跟我一起打猎的~“

米洛摸着下巴,“唔……菲利这孩子从小喜欢粘着我,他是不是也挺喜欢我的呢……要不我来?”托尼惊恐地抓着博士的衣角,眼泪汪汪地把那张宽脸往前凑,“米洛,快醒醒啊我才是你的真爱QAQ” 

神父阿内捏着自己的十字架,“菲利连续两届烟花节都和我在一起啦!你们这群凡人真的好烦人,争什么争!“

红红呲牙咧嘴地扑到了神父身上,“我的神父!注意影响!维护好你神职人员的节操!菲利普先生难道不应该和我这样帅气的年轻人在一起吗?!“

@#¥%&*……

 

XX的影子冷冷一笑,愚蠢的人们,这就是你们为什么不能唤醒菲利普!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真爱是谁!哈哈这样菲利普就会在梦里爱上我了~

 

阿隆索公爵没有说话,更没有加入到那个荒谬的“真爱之吻”争夺战。公爵注视着沉睡的菲利普,小管家的脸色有些苍白,浓密纤长的睫毛垂下来,以往那让人安心的呼吸声深深浅浅,他真的只是陷入了睡眠,一场也许永远不会醒来的睡眠。

如果只有天赐的真爱才能唤醒你。

我很喜欢你,如果说是爱情,好像也可以。

我想每天清晨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你。

我想听你说旧日的故事,哪怕听成千上万遍也不会厌倦。

我想在天气寒冷的时候为你披上我的外套,把你搂进我的怀里。

我想跟你一起度过很多很多的日子,我们可以周游世界——或者什么事情都不干,呆在家里也很好。

如果你能醒来,我愿意牵着你的手,走过长长的红毯,走过成片的花海,我会单膝跪下,为你戴上戒指,在上帝面前起誓,一生相守,不离不弃。

如果你不愿意醒来,那我就在山上建一栋小木屋,周围种上成片的鸢尾花,那种温润的蓝色很像你的眼睛。每天清晨我会拉着你的手和你说话,黄昏我会抱着你坐在陡峭的山崖上看落日,日升月落斗转星移,直到我们终将归于尘土的那天。

连墓地我都想好啦,我要牵着你的手一起长眠,因为我怕下辈子遇见的人太多我找不到你。那样我会很伤心的。

如果这不是爱情,这又是什么呢?

可是我想知道,你对我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你说的话究竟有几分是真实?或者说,就像你之于我的意义,我是不是在黑暗中救赎你的那个人?

听说是不是爱情,一个吻就可以看出呢。

XX的影子突然变得模糊,他瞪大眼睛,惊恐地缩回了香豌豆里,盘子里的香豌豆剧烈地跳动着,周围一群热烈讨论的家伙无暇顾及他们。

公爵闭上眼睛,轻轻印上菲利普略有些苍白的唇瓣。微微的有些凉,还有些浅浅浮动的像是来自森林的味道。他托起小管家的脑袋,手指插入对方金棕色的柔软发丝里,他虔诚地亲吻着小管家柔软的唇瓣,那些真真切切的爱慕和悲伤交织在一起,伴随着呼吸的起伏化成泪水滚滚而落,眼前似有无数星光,照亮了黑暗的深渊。

 

砰的一声,那颗邪恶的豆子上升起一股白烟。

正在争吵的众人顿时愣住,米洛和巴斯蒂赶紧扑过去检查菲利普的状况,神父依然紧握着胸口的十字架祈祷,齐齐捡起那颗豆子仔细观察。

“没有了,”他瞪着那双大眼睛,得出了结论。“哲科的魔法,消失了。”

那么菲利普呢?大家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那个睡在厚厚的床垫和鸭绒被上的小管家。

 

四周都是沉沉的黑暗,菲利普觉得自己好像陷进了一个永远也逃不出的囚笼。他抱着膝盖缩成一团,恐惧和悲伤紧紧攫住了他的心脏。突然,看似坚不可摧的黑暗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痕,一道光芒倔强的挤了进来,坚实的壁垒摧枯拉朽一般轰然倒塌,那些碎片雪花一般纷纷扬扬的在他眼前散落。

他好像身处一片绮丽的光华之中,暖融融的,明亮让人想要流泪。

有人逆着光出现在他眼前,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是谁。

白雾散尽,菲利普终于看清楚了,拯救他的人有一双熟悉的咖啡色眼睛,里面缓缓流动的温柔像是浓郁的蜜糖。那双眼睛热烈地闪动着失而复得的欣喜,笑意在眼角眉梢晕染开来,他看起来,真像是梦境里的某个家伙……

菲利普抬起手搂住那个人的脖子,他也笑了起来,笑的眼睛里都有了泪花,“您就是天使吗?专门变成公爵的样子真是太贴心了。”

公爵揉了揉小管家柔软的发丝,然后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才不是。“公爵微笑着,眼泪却流了出来,顺着下巴打湿了衣领。”我是来拯救你的骑士……不过,现在置身于天堂的应该是我。“

他们的嘴唇又贴在了一起,这一次不再有悲伤,也不再有爱而不得的绝望。他们像是一对寻常的恋人,竭力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心跳。唇齿相接之处是一片温存的柔软,那是一个无比幸福的,让人想要流泪的亲吻。

 

“咳咳……好吧,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菲利普的终身大事。”巴斯蒂阴沉着脸打断了这片温馨。“我的管家绝对不能去西班牙,无论你们用什么跟我换,都没商量!!!”

 哦……公爵的大脑在这悲喜两重天的冲击下死机了。托雷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一脚踢在了阿隆索公爵的小腿上。

扑通一声,阿隆索公爵单膝跪在了地上,他握着菲利普的手,小管家似乎还不怎么清醒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公爵清清嗓子,一脸正直地望着尊贵的DFB公国领主。

“我尊敬的陛下,你们接受入赘吗?”

 

 

每一个童话故事都应该有个圆满的结局。

这个当然也不例外。

DFB公国的每一个清晨依然是有条不紊,仆人们沉默但是井然有序,游刃有余地着穿梭在各个房间里;厨房里飘来了诱人的香气和锅碗瓢盆交织而成的美妙乐章;花圃里鲜红欲滴的玫瑰花瓣上沾满露水,对着熹微的晨光羞怯地探出了脑袋;大臣们和往来的使者严肃地商讨国政要是,学者与思想家们高谈阔论,思维激烈地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

只不过他们的小管家还是经常扶着腰起不来床。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这里多了一位无所不能的公爵大人呢。

 

哦,最后我们得说说那颗被大巫师XX开过光的豌豆。这颗豌豆被神父阿内带回了修道院,种在了修道院的花圃里。过了好多好多好多年之后,一位叫做孟德尔的神父在收豌豆的时候突发奇想,使用统计学的方法观察豌豆的性状,提出了遗传学的两大理论——分离定律和自由组合定律,开启了近代遗传学的先河。

 

 

                                                                                                 The End.

真的完结了好开心XD~

我真是对我的专业爱得深沉……啥?孟德尔是奥地利人?对不起风太大我没听见~

评论(40)
热度(43)
  1. Q晴空一鹤Q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atalase
  2. MilkTea09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