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me of our lives(1)

队长队副友情向


lo主是真的蠢

上个礼拜的这时候,把文放在了lof上,然后心满意足地跑去准备答辩

但是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收到一条回复

Lo主伤透了心_(:зゝ∠)_

直到昨天答辩完,被月之使者困在床上,百无聊赖打开电脑,才发现……

文一直呆在草稿箱里_(:зゝ∠)_

好啦我知道是我蠢……

虽然也不一定会有多少人喜欢……

但是喜欢请一定告诉我呦~(叉出去!卖萌的懒蛋不可饶恕!


———————我是一周前与一周后的分界线——————————


噗你没有看错,还是原来那个脑洞的番外……

我怎么那么能写番外……

我决定再也不称呼它们为番外了。

它们是系列。

嗯,系列。

传送门:    脑洞存档

                 言语杂拌症(1)

                 言语杂拌症(2)


队长队副的纯友情向

非法学专业学生,欢迎大大来捉虫~


The time of our lives


 

 

1.

 

大学时代,巴斯蒂总拿这么一件事情嘲笑他青梅竹马的朋友。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暖意融融的下午,教授刑事诉讼的海因克斯教授有事不能来,索性请了一位据说是很牛逼的客座教授来做讲座。“你们会大吃一惊的。”满头银发的老者朝这帮心高气傲的半大孩子狡黠地挤挤眼睛。

午后的阳光正好,涂在眼睑上就像一层缓缓流动的蜜糖,甜腻沉重的让人睁不开眼睛。菲利普再也支撑不住嗡嗡发涨的脑袋,趴倒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当然,我们这位可爱的小个子在之后的岁月里一直言之凿凿地坚称着,正是缺少午觉致使他的身高永远停留在了170厘米。

大教室授课的缺点之一就是人太多。身边嘈杂的声音海潮般起起伏伏,逐渐形成了一张透明结实的网,成功捕获了菲利普那脆弱不堪的神经中枢。哦,巴斯蒂一定是翘着脚摆弄着他的PSP,这个白毛小子,他就不能考虑一下身边人的状况把声音调小一些吗?!天呐为什么我还能听到响亮的接吻声?啊现在睡不着了要不要起来把下午要交的论文订起来……乱七八糟的想法把那颗睡意昏沉的小脑袋塞了个满满当当。

突然,有人一把捏住了他的脸颊,“呦呦!瞧瞧这是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没断奶的孩子混进来了呢!”

菲利普不得不跟着这种近乎粗鲁的动作抬起头来,脸部的肌肉因为拉扯而变形。大片大片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穿透了他的视网膜,灼烧着敏感的神经末梢,眼睛里顿时泛起了一层薄薄的泪水。那张小动物一样的脸颊不开心地皱了起来,再加上眼角的点点泪花,看起来还真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偌大的教室瞬间爆发出了一片善意的哄笑。身边的巴斯蒂似乎已经笑到抽搐,手里的PSP以一个美妙的抛物线狠狠砸在了地上。

菲利普撇撇嘴,漠然地翻起眼帘,他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秃子冲着自己笑的春花灿烂,晴色的天空里有流云倏然掠过。



2.



“所以,你是被全市最有名气的巴萨罗那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瓜迪奥拉看上了?!”巴斯蒂黏在菲利普的身后,一脸的兴奋,“上帝啊!他可是反垄断的砖家!”

“看上了又怎么样?”菲利普趴在桌子上,埋首于自己的结案陈词,钢笔游走在干净的纸张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捏我脸的人不可饶恕,我是绝对不会去巴塞罗那的,要去也得是拜仁啊。”

“Oh, come on.”巴斯蒂扯过凳子在他身边坐下。“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这么冷静,要我早就幸福的飞起来了!那可是佩普,佩普·瓜迪奥拉!他今天晚上也会坐在评审席上,你会紧张吗?”

“不管什么拉都不能改变他是个蛇精病的事实。”想起那个笑的春花灿烂的秃子,菲利普无比嫌弃地翻了个白眼。这张纸很快就被龙飞凤舞的字母挤满了,他不耐烦地换上了一张新的。“巴斯蒂,我可不觉得有个人扯着你的脸,嘲笑你看起来像个幼稚的中学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说你像个没断奶的孩子,还不如幼稚的中学生呢。”巴斯蒂傻乎乎地笑了起来,上帝保佑,这家伙的嘴巴都能咧到耳根了。

小个子眯起眼睛冷哼了一声,“巴斯蒂,我想你不会介意我在模拟庭审的比赛现场充满热情地称呼你为小猪吧。”

“我错了我错了。”巴斯蒂赶紧垂下脑袋求饶。“这个愚蠢的外号只有你和卢卡斯知道就好了!让我在金发的大波美女面前保留一点可怜的尊严……”他委委屈屈地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朋友像检查期末考试的试卷一样平静地审视着那篇待会儿就要大放异彩的结案陈词,突然觉得有些不公平。

“你总是这么冷静。”巴斯蒂抽抽鼻子,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写字台上,心不在焉地观察着血液汇集在指尖的样子。“菲利,待会儿我们就要上场了,全国大学生模拟法庭大赛的决赛!这种时候我们难道不应该像那些古老的骑士一样,拥抱对方,彼此打气,然后——然后把手搭在对方肩膀上,像一对亲密的兄弟一样昂首阔步地走进法庭吗?为什么只有我焦虑不安的像个新婚的姑娘?!”

“哦巴斯蒂,真是新奇的比喻。”菲利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歪过脑袋,蓝眼睛里带上了些不怀好意的戏谑,“得了吧,人来疯的明明是你,“先天有的才叫天赋,后天培养出来的都是癌细胞”,克林斯曼教授都快被你的歪理气疯了!偏偏陪审团里的姑娘们还喜欢你喜欢的要命,比赛结束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走出模拟法庭……”

“这是卢卡斯教的啦。”白毛小猪往年长的小个子身边蹭了蹭,然后把手指抵在对方的肩膀上,继续无意识地戳啊戳,这份少女情怀终于为他成功赢得了一个白眼。

“我是真的很担心……我们行吗?我行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巴斯蒂并不是一个缺乏自信的人,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得到菲利普的肯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菲利普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给出的意见也更实际更中肯。这样长久的了解让他们彼此心照不宣,也造成了一种微妙的疏离感,小个子从来不会主动夸奖这位小他几个月的竹马,哪怕他们漂亮的赢得了决赛的入场券,巴斯蒂从菲利普这里得到的也只是一个淡淡的拥抱。

瞧,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巴斯蒂垂下自己的脑袋,那个夸张的莫西干发型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他把手重新抄回口袋里,初冬的晚上已经透出了深重的寒意,巴斯蒂恰巧又是地球上最怕冷的那一个。

他的内心也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拔凉拔凉的。

“放心吧,亲爱的巴斯蒂,我们能行的。”一只温暖干燥的手伸进了他的口袋,塞进了他永远也捂不热的手心。菲利普的笔尖顿在了光滑的白纸上,晕开了一团小小的深蓝色。灯光柔和地打在他的脸颊上,少年的剪影仍带着让人愉悦的孩子气,却依稀有了些坚毅的味道。那些细小的绒毛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种温和的半透明状,纯洁又美好,好像一只刚刚破茧的蝴蝶,支起翅膀懵懂地打量着新生的世界。

只是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在暖黄的灯光下深沉的有如夜色下波涛汹涌的大海。无数的星斗湮没在起伏的波澜之下,坚定的,勇敢的,无所畏惧的。一个飘渺的未来正在少年的梦想中逐渐成型,那景象太过于美好,以至于荆棘丛生,泥淖遍布的漫漫前路也收起了险恶的獠牙,在黑暗的地平线上露出了熹微的晨光。


“走吧。”菲利普把钢笔的笔帽旋紧,缓缓站起身来。肥大的西装垂在那副瘦弱的身板上看起来有些滑稽,好像那个没长大的小鬼偷了父亲的正装跑来玩过家家。巴斯蒂知道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宽宽的老式领带让他看起来更像卖猪肉的了。但是有一点不会改变。

那些语句,那些情怀。

巴斯蒂握住朋友的手,门外是一片灯光璀璨,繁花似锦。那些欢呼声和鼓掌声海潮般回荡在他们耳边,像一首壮阔的诗篇。

那是全国大学生模拟庭审的决赛现场,而巴斯蒂毫不怀疑,和菲利普,他们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就能赢得一切。

 

3.

BUT.

其实他们并不是那样的亲近。

巴斯蒂性格直爽,笑容张扬,他是天生的明星,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人群的焦点。金发青年热爱酒精和摇滚,热爱一切让人血脉贲张的事物:菲利普则像是硬币的另一面,小个子的性格里沉淀了更多德国人特有的冷漠和精明,他的感情绝非不丰富,只是从眼睛里投射出来的时候,总像是被大脑过滤了一圈,客观理智,但不够生动。

他们是如此的不同,却又不得不依赖着对方。菲利普的交叉诘问搭配着巴斯蒂的结案陈词,往往会产生出人意料的强大攻击力。这对珠联璧合的最佳拍档横扫各种级别的模拟庭审,两个人昂着脑袋走进模拟法庭的那一刻,胸膛里满溢的骄傲似乎让个头都往上拔了十公分。

即便如此,相对于这位冷静克己的竹马,巴斯蒂觉得,和新闻系的同级生卢卡斯在一起更能让他感到愉快。

卢卡斯有一双热烈的蓝眼睛,那好像是个聚光体,周围所有的光芒都被纳入其中,来回折射,形成了明亮耀眼的波动;

卢卡斯笑起来是那样的真诚友善。虽然有时候把八颗大白牙都露出来是挺傻的,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的风趣迷人;

卢卡斯身上总带着一种让人为之心折的纯净。他微微张开嘴巴的样子真像个纤尘不染的天使,一脸孩子气的好奇。

在校足球队试训的第一天,巴斯蒂就注意到了这样的卢卡斯。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走在路上看到线条妖娆的大波美女也只把心跳突如其来的加速归咎于肾上腺素的分泌。可是卢卡斯不一样,从见到卢卡斯的第一眼,巴斯蒂就知道,他不一样。

当时巴斯蒂正蹲在地上系鞋带,一个明朗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带着淡淡的,令人愉悦的波兰味儿,“你好,我叫卢卡斯,卢卡斯·波多尔斯基。这个柜子有人用吗?”

巴斯蒂抬起头,直直撞进了对方那一汪纯净的湛蓝色眸子里。跟菲利普那犹如蔚蓝深海的睿智机警不同,卢卡斯的眼睛就像雨后的晴空,点点明亮跃动其间,竹林幽草的清新扑面而来,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真诚和友善。

原来真正的一见倾心,不是心跳加速到爆炸,而是整个身体的新陈代谢都跟随着对方的吐息一并运作,呼吸停滞,血液逆流,周围的一切随着落潮的海水退回万亿年前,视野里唯一残留的景象只有那个明亮的微笑。

短暂的惊诧之后,巴斯蒂轻轻握住了那个波兰男孩递出的橄榄枝。“叫我巴斯蒂。”他咧开嘴,傻乎乎的笑了,“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

“哦~我亲爱的史崴泥。”卢卡斯歪着脑袋,无比自然地给初次见面的青年起了个形象生动的外号。

小猪。

 

在圣诞前夕的舞会上,金发的巴伐利亚青年端着他的酒杯,在欢腾的人潮中漫无目的的溜达着。他看到菲利普和举止优雅得体的弗里德里希站在圣诞树下面,两个人愉快地交谈着什么。年长的那个动作轻柔地替他的伙伴摘下散落在金棕色发丝里的彩屑,小个子扶着他的手臂,盈盈的笑意在蔚蓝的眼睛里缓缓流淌。弗里德里希低下头,哦,上帝啊,他们在槲寄生下接吻了。

就算是已经知道了菲利普和弗里德里希前辈的事情,目睹这样的场景也是让人尴尬不已。巴斯蒂脸红红的,赶快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躲进了人群里,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悠扬欢快的音符在他的发梢跳动。这一刻的巴斯蒂非常,非常的寂寞。


他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真爱正躲在某个地方怯怯地冲着自己招手。虽然菲利普坚称他和卢卡斯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男,“你俩连眼神都带着电。”

但是巴斯蒂不这么想,他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同性恋。就算卢卡斯对他而言是如此的特别,但他们之间纯粹是男人的友谊!在球场上,心跳每秒一百八十下,燥热的风带着排山倒海的欢呼声浪冲击着鼓膜,拥抱热烈,汗水交融,眼睛里除了对方再装不下任何事物,没有人会抗拒那一刻的怦然心动。

但这不是爱情。

巴斯蒂自以为是地这么想着,他仰起头,看到卢卡斯抱着一把火红的电吉他,在人群的簇拥下大笑着跳上了舞台,随手划出一道电音,令空气里蠢蠢欲动的火花劈啪作响。

明明是寒冷的冬季,明明是圣诞节,他却依然明亮耀眼有如太阳。

他张开嘴巴,干净热烈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在大厅里回荡,巴斯蒂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他站在人群里,手里端着滑稽的杯子,张着嘴巴,虔诚地注视着舞台上那个光芒四射的少年。

——他一定看到了他。

那一刻巴斯蒂就是这么想的。他很确定,在此起彼伏的人浪里,在嘈杂的欢呼声中,卢卡斯一定找到了他。那种感觉又来了,呼吸停滞,血液逆流,周围的一切事物都随着落潮的海水退回万亿年前,视野里只剩下舞台上那个浑身上下像是笼罩着一团光的家伙,只剩下那双蓝眼睛里狡黠明亮的光芒。


他就那么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卢卡斯费劲地从舞台上跳下来撞进他怀里,碰撒了那杯几乎没怎么动过的红酒。

 “哦,你脑袋上有些东西,一定是刚才拉彩带的时候落在你头上的。”卢卡斯勉强稳住自己的脚步,抬起手,从巴斯蒂脑袋上摘下来了一小截苍绿色的植物。槲寄生。

卢卡斯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蓝眼睛里亮闪闪的,像是得到了一个坏主意。他恶作剧似的把那截绿色的小东西放回了金发男孩的头顶,然后用手扳过对方的脑袋,很自然地把嘴巴贴在了对方的上面。

唔。巴斯蒂瞪大眼睛。他吓得不轻,可大脑的指令却要他好好品尝这个美妙极致的亲吻。淡淡的酒精气息,甜甜的香草味道,轻柔的像是玫瑰花苞打开的瞬间,那细碎芬芳的声响。他不自觉地迎合上去,想要从卢卡斯那里索取更多,而卢卡斯的想法似乎也是如此。这个吻逐渐变得富有侵略性,更像是两个青年之间不服输的角力。巴斯蒂感到一股热流从身体的内部涌了出来,卢卡斯明显也发现了这种变化,他有些迟疑地停下了唇齿间的交合,低头向下看去。

Oh ,dear.

巴斯蒂的脸颊顿时涨得通红。他赶紧慌乱地推开了也有些风中凌乱的卢卡斯,头也不回地逃回了宿舍。

 

总是有人坚持着早睡的习惯,哪怕圣诞夜也不例外,譬如他的好室友菲利普。

巴斯蒂手足无措地在狭小的屋子里走来走去。屋里没有开灯,欢庆的烟火和激光霓虹打在玻璃上,影影绰绰的像是幽灵扭曲的手臂。如果现在可以照照镜子,可怜的巴斯蒂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脸色也苍白的像个飘来飘去脚不着地的游魂。在他前二十年的人生里,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个同性恋!这种认知让他惊慌不已,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可能爱上了一位好朋友的时候。

他咬咬牙,然后有些费劲地爬上了室友那张摇摇欲坠的小床,手脚并用地缠上了好友温暖的身体,顺便把枕头往自己这边抽了抽。

“你有病啊。”菲利普睡得迷迷糊糊的, 被他冰冷的手臂吓得浑身一激灵,“你也不怕我把你踹下去……搞什么?温情时刻吗?”

“不不不,菲利,你千万别误会。“巴斯蒂拼命地从朋友身上划拉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剩一颗看起来很真挚的金色脑袋露在外面。”我遇到了一个可能会困扰我一生的重大问题,你得帮帮我。“

嗯?菲利普有些不耐烦地挑挑眉毛。“再重大的问题也不能让你大半夜的爬到我床上抢我的被子!“他嫌弃地想把巴斯蒂从床上踹下去,可惜对方无论体格还是无赖都远胜于他,最后只得悻悻作罢。

“你怎么了?“他只好用力扯过另一半被子搭在身上,没好气地问道。

“我……“巴斯蒂扭捏地吸吸鼻子。”今天我和卢卡斯接吻了!我们竟然接吻了!!!我……我还……哦妈呀那反应太丢人了QAQ怎么办你说我是不是同性恋……“

嗨。菲利普无比嫌弃地冲着傻兮兮的伙伴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什么事儿……恭喜啊你们终于在一起了。行了你可以从我床上下去了。“他翻过身想接着睡,结果被人用力扳了回来,

”你对我好一点!“巴斯蒂委屈地大叫着,”现在是你的朋友面临人生关键抉择的时刻!只有你的经验可以帮助我!我到底是不是同性恋!“

简直有病。菲利普困得眼皮都要睁不开了。他晃晃脑袋,努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神智。“听我说,亲爱的巴斯蒂。你躺在我旁边,如果有反应,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如果没反应,那就证明你和卢卡斯是一对儿两情相悦的狗男男,就这样。“小个子胡乱挥挥手臂,然后倒头睡了过去。

哦。巴斯蒂听话地缩在床的一角。在这个问题上他全心全意地相信着菲利普。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委屈地扯扯被子,“菲利……我困了……“

小个子均匀的呼吸声让可怜的巴斯蒂感到了心碎。他用力拽拽被子,然后闷头沉入了梦乡。

 

“阿嚏!阿嚏!菲……菲利……为什么感冒的是我QAQ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QAQ”

“谁让你这么怕冷╭(╯^╰)╮”


                                                                                             TBC.

我也不知道究竟在写些什么……_(:зゝ∠)_



评论(34)
热度(31)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