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在下

鉴于大家都说我忘记了果蝇小姐我就把今天写的全部内容放出来吧╮(╯▽╰)╭

高高在下

*纯逗比风

*题目与正文没有任何关系只是BGM

*我也不知道何时才有后续

*微321?

DFB生物科技公司是一家出售生物制剂,医药,以及提供生物检测的大型企业。比较逗的是,DFB的投资总监,菲利普拉姆先生,他,晕血。

对于一个学生物或者说学医的人,晕血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儿啊。

说起这段心酸的历史,拉姆先生直想哭。当初啊报大学填志愿的时候滑档啦,结果就被录进了生物技术专业。所幸接收了拉姆先生的学院很穷,买不起仪器杀不起兔子,所以拉姆先生的大学时代就在无菌操作台和散发着香甜气息的麦芽之间安然度过啦。

到了研究生阶段,拉姆先生说什么也不想在实验室里呆着啦。上帝啊,旁边的基础医学实验室里,那些穿着白大褂的面无表情的医学生们手里拎着的都是些血淋淋的器官,还能若无其事地跟你商量啊今天天气不错去哪里吃饭好呢……拉姆先生为此差点和没洗手就跑来把他举高高的准医生默特萨克绝交。

所以研究生考试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商科,励志成为一名杰出的,生物化工领域的商人。

简而言之就是卖试剂的。

拉姆先生虽然个子小,上帝却慷慨地送给了他一副聪明到人神共愤的好脑瓜。很快,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就成了卖试剂卖仪器卖的最好的家伙,骄人的业绩成功引起了总裁勒夫先生的注意。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总监拉姆先生。

别笑,拉姆先生可是成功卖出了无数的DFB公司出品的电子显微镜呢,一台可贵了。

“巴斯蒂安,你是不知道啊,解剖了第一只果蝇我发现它不流血,然后就愉快地把剩下的二十只的唾液腺全都给拽出来了,那螺旋状的DNA的显微镜底下看可奇妙了,上帝保佑它不流血!”

喝高了的拉姆先生揽着发小施魏因斯泰格的脖子,含含糊糊地吐槽着大学时代可怕的实验室。

DFB公司的销售部门负责人深知自己发小的底细,当然了,他俩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接种疫苗时菲利普哼都没一哼一声就一脸苍白地滑倒在凳子底下的场景着实令人印象深刻。高大的日耳曼人安抚性地拍拍醉的迷迷糊糊的小个子,努力用身体挡着旁边客人手里端着的,鲜红似血的玛格丽特。“当然了我亲爱的菲利普,”善解人意的巴斯蒂安握住老友的手,“果蝇真是一种高尚的生物,所有不流血的生物都是高尚的!”

所以,在这间生物制剂公司,晕血的拉姆先生混的那叫一个如鱼得水,只要不做实验不见血,谁能阻挡神勇无敌小巧玲珑的核弹头菲利普拉姆!

当然也是有意外发生的。

这事儿吧,非常的神奇。

总裁勒夫先生本着关爱同事下属的态度,慷慨地预约了西班牙神医瓜迪奥拉先生,请他带着医院里医术精湛的医生们来DFB大楼内为这些身体亚健康的精英白领们现场体检。当然,巴斯蒂安知道自己发小那点德行,又知菲利普是个死要面子的家伙,干脆就把体检这事儿给瞒了下来,谎报军情说今儿勒夫娘娘大发慈悲放了半下午假,有事儿没事儿的赶紧回家歇着吧。

单纯的拉姆先生就这么相信了。

出门走了一半,拉姆先生想起来自己有一份文件忘在了桌子上。在选择性遗忘该死的工作好好享受一个晚上和返回去去了文件赶紧完成该死的工作之间拉姆先生纠结了好久,最后把公文包往车上一丢,转身搭上了上楼的电梯。

他掏出手机,想给自己的秘书曼努埃尔打个电话,却迟迟没有人接听。拉姆先生走到办公室门口,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杀猪般惨烈的叫声,草木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变色,深深触动了拉姆先生的神经——那是他的小秘书曼努埃尔的声音。

“嗷!嗷!我勒个——嗷!!!”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难道是曼努被人强迫了?还是有人趁着总监不在所以偷偷欺负他的小秘书?曼努这么大的个子怎么这么脆弱!

“曼努!怎么了!”拉姆先生一脚踹开门,看到他的小秘书眼泪汪汪地缩在椅子上,可怜兮兮地咬着嘴唇,看到自家上司推门进来,委委屈屈地又嚎了一嗓子,“总监!这人是个庸医!他都不会抽血!”

血!拉姆先生额角的青筋一跳,目光却不受控制地往下扫,一个笑容贱兮兮,眼神明亮的秃子朝他吹了声口哨,那秃子手里握了一支针管,针管里面是……

我的上帝啊。

拉姆先生站不住了,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他摇摇晃晃地想扶住身边的桌子,可是那张桌子好像变成了软趴趴的一团,跟着他一起歪了过去。

真不争气啊。这是在拉姆先生残存的意识里最后遗留的东西。如果说还有什么的话,那应该是一双模糊的,但是温和极了的浅棕色眼睛。

“菲利普?菲利普?你还行不行啊不行了你就吱一声……”拉姆先生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巴斯蒂安抓着他的手晃啊晃的,曼努的眼睛泪汪汪的像个受了气的洋娃娃。至于他自己,嗨,衬衫的前几颗扣子都被人解开了,嘴巴里面有浓郁的酒精味道,这群人谁给他灌了慢慢一整瓶伏特加吗为什么脑仁这么疼?

“菲利普?菲利?”巴斯蒂安欣喜地看到菲利普的眼睫毛动了动,赶紧扯着嗓子叫唤,生怕他又睡过去。“你怎么样啊不行你就吱一声儿!!!”

这个巴斯蒂,他就不能让人多睡一会儿攒个病假吗。在发小一声大过一声的叫唤里拉姆先生只得睁开眼睛,张开嘴巴应了一句,“吱。”

“没关系,他只是晕血。”头顶上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拉姆先生这才反应过来,他还躺在一个人的怀里呐,左手虎口还被一只干燥有力的手一直掐着,有点疼,但是勉强让他清醒了些。他顺着声音向上看去,看到了一双带着微微笑意的,漂亮的棕色眼睛,“你们散开些,让他好好休息。”

“……”深觉自尊受到打击的拉姆总监默默伸出手艰难地想要把扣子扣好,却被那个抱着他的医生一把按住,“你需要休息。”大夫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又从口袋中摸出一颗巧克力,剥开锡纸把香甜的糖果塞进了拉姆先生的嘴巴,哄小孩一样晃晃这位别扭的总监,“是榛果的呦,可以让你感觉好些。”

拉姆先生长这么大,就对两件事情没辙,一是见血就晕,二是被坚果拯救暴走的心。当下也不再折腾,干脆就安安静静靠在医生的怀里吃他的糖。

“我叫阿隆索,哈维阿隆索。”白衣天使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下次你需要检查身体或者挂吊瓶可以来找我,我打针不回血的喔。”

吃完了糖的拉姆先生依然沉默着,他那颗聪明的小脑瓜开始纠结自己以后的工作问题啦,有哪间生物公司愿意要一个晕血的总监呢?这可真是让人犯愁啊。

瓜迪奥拉先生好像看出了他的纠结,笑眯眯地凑过来,“小伙子不用担心!晕血不会影响工作的!我们家那口子是医院院长,你猜怎么着,”这位医生狡黠地眨眨眼睛,眼睛里的光彩和脑门一样亮,“他晕针!”

                                                                                              TBC.

【为不小心中枪的鸟叔点蜡。

评论(25)
热度(64)
  1. Faust1621ryeong 转载了此文字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