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之家 (1)

 咳。

你们知道一个人被永远学不会的专业课逼疯了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嘛?

像Lo主我,我的脑洞已经变成了虫洞【。

虽然小米说这个脑洞八成就坑了……

因为这个脑洞,是三个脑洞合并同类项的产物╮(╯▽╰)╭

我坚信这是最优选。

Warning:

*人物OOC!故事狗血走向奇葩!以及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人物OOC!故事狗血走向奇葩!以及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人物OOC!故事狗血走向奇葩!以及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最后感谢 @玻璃小米粥 给起的名儿~

笑了我一晚上23333


大富之家

chapter、1


“sunny……哦……”

“唔……”


是的你没有听错。

在德甲大学BVB生化大楼第三层拐角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里,正在上演的就是这么一副香艳的场景。


“你这个该死的——混球,快把裤子给我脱了!”被压在操作台上的格策忍无可忍地伸手去解罗伊斯的裤腰带。


“哦sunny,你可真惹火。”罗伊斯一只手扶着格策的脑袋,一只手在对方身上来回的摩挲,“darling,你的毛衣竟然套头的,介意我把它扒下来嘛!”


“扒——你妹啊!!!”小胖子被狠狠一个贯穿,脑袋差点撞掉了架子上满满一缸的花生。“那是我们剥了一晚上的花生!我还没来得及吃——唔!!!”


咳咳咳。

这事儿吧,得从两个月以前说起。


两个月以前,格策和罗伊斯之间存在的,还是铁一样坚实的友谊。

直到创新实验技术组的勒夫教授带着一包饲料找上了他们。


“小伙子们。”勒夫先生揉了揉他那英挺的鼻子,“来自荷兰的饲料商阿尔杨·罗本先生给了我们这么一个小小的样本,据说是这种微生物试剂使得饲料中秸秆里的纤维素酶分解的特别好,猪吃了长得都可壮实了。罗本先生希望我们能够分离出这个奇妙的菌种然后把结果告诉他。”


“小伙子,正好今天的创新实验经费拨款下来了,我想,交给你们三年级的孩子应该可以放心……”


“教授。”格策弱弱地举起手,“教授,我哥哥罗伯特说他愿意带我去做啤酒酵母的实验……对就是四楼的食品工程实验室,我想去做那个项目……”


“马里奥,你真是傻孩子。”勒夫教授一脸慈爱地看着他,“微生物实验多没有意思呀,你跟马尔科做我的课题吧,创新学分可以翻倍。”


“可是食品工程实验室有吃的……”格策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来,“教授,我都递了两年的转专业申请了,我不能去食品那边吗?”


“不能,我亲爱的孩子。”勒夫教授冲他晃晃手指。“咱们的学校董事会的财务总监比埃尔霍夫先生说,你的成绩够了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咱们学校的经费。你要转去了食品那边,我们的费用光买吃的都不够。”


QAQ……小胖子的眼睛里含着眷恋的泪水,望着勒夫先生渐行渐远的背影喃喃自语,“我这辈子就和食品无缘了吗?”


“怎么会呢sunny!”身后自来熟的罗伊斯一把揽住小胖子的脖子,“你当然没和食品科学说再见,你看,我们研究的可是猪吃的东西!!!”


sunny?格策一脸狐疑地回头看看这位即将参与进他的生活的实验搭档,马尔科罗伊斯,生物工程专业的第一名,足球前锋,学生会主席,哦对了,还有学院万人迷。种种加筑在对方身上的名号在小胖子的脑海中一一闪过了一遍,最终得出了一条精准的结论——他俩不熟。


“马,马尔科。”小胖子有些尴尬地从对方怀里抽身出来,“你为什么叫我sunny?不觉得这是女孩子的名字嘛?”


“哎有嘛?”马尔科骚骚脑袋,“可是从第一次校队集训我就开始叫你sunny了啊,你看,每次比赛我冲着你喊sunny,你都会把球传给我。”


!!!

小胖子瞪圆了眼睛。

上帝保佑,每次踢比赛的时候,他都会看到罗伊斯冲着这个方向喊什么。天可怜见,他以为马尔科呼唤的是看台上的女朋友!他还自以为善良地把球喂给对方,怎么说女朋友也在看着不是?


没想到啊没想到。


“咳,马尔科。”小胖子的脸上爬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所以,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个误会,让你叫我……叫我sunny?”


“因为你就是一个像sunny一样的男孩纸啊!”罗伊斯毫不介意地把对方重新拽回了自己的怀里,“好啦sunny,让我们先去一趟猪圈,看看可爱迷人的猪猪都在吃什么吧~”


“sunny,你别忘了给灭菌锅里添水~”

“sunny,啊你忘记了配明胶培养基!”

“sunny,操作台开紫外了吗?”

“啊sunny!我们忘记了给枪头灭菌啊!全部都染菌了要重新来啊!!!”


一个月就这么sunnysunny的过去了。

可怜的格策已经对这个名字产生了条件反射,听见这个词儿就自主自觉地开始忙这忙那。


“说真的真的好无聊啊。”两个人坐在冒着袅袅热气的水浴锅前,百无聊赖地划拉着手机。“为什么每次水浴都要一个小时?真是够了!”格策气鼓鼓地从背包里摸索着巧克力,却被罗伊斯一把摁了下去,“sunny,这可是微生物实验室。”罗伊斯好脾气地笑笑,“你也不想做个试验就吃下去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可是我哥哥罗伯特他们在食品工程实验室研究的也是酵母啊!为什么他们两个可以随随便便地喝酒,随随便便地吃,甚至随随便便地……”想起两位没羞没臊的兄长在实验室里干的荒唐事儿,格策的脸颊蹭地涨的通红,“听起来食品实验室像是天堂,我们这边就……”


他低头环视了一圈,整个实验室里空荡荡的,硕大的仪器隐藏在光线的阴影中,像几只沉默的怪兽。唯一可以食用的东西,是用来发酵的麦芽。小胖子赌气般的抓起一把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我不管了!我要把麦芽吃光,然后我们用滤纸测酶活!”

“sunny!千万别冲动!”罗伊斯赶紧把那一缸麦芽劈手夺过来,“这个还有用的!”


第二天,回到实验室的两个人,死的心都有了。

因为回去的太晚,两个人忘记给实验室锁门,所以发酵用的麦芽都被狗吃了。

真的被狗吃了。

“这到底做的什么孽!”格策一边哭一边坐在地上剥花生。“早知道就让我吃了啊!怎么也比被狗吃了好吧呜呜呜……”

“哦别哭sunny……不不不这个你不能吃sunny。”罗伊斯看着小胖子坐在地上,眼泪流了一脸的样子,他也没由来地难过起来啦。

“我们的实验总是失败……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格策抹了一把脸,抽抽噎噎地补充道。“最开始分离菌株的时候搞错了多少……你看看我们的质粒,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质粒都是条形的呜!”

“对啊,还有那个该死的进化树……”罗伊斯把花生壳一丢,直接躺倒在地上,“我的上帝,光想想提取DNA然后PCR的过程我都头大,然后我们还要画完整的进化树……你说说这个卖饲料的,饲料好就行呗,猪长得好就可以了呗,不就是为了吃个猪肘子嘛,何苦要追根究底知道是个什么菌呢……”

“不过啊,也得谢谢那个罗本先生。”格策困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干脆也把花生扔点掉,和罗伊斯并排躺在一起,“不然,我怎么知道,原来在球场上,那声sunny喊的是我啊。”

罗伊斯噗嗤一声乐了出来。他扭过头去,看到小胖子一脸放空地盯着天花板,朦胧的灯光下,少年的眉目如画英俊,真的像是触手可及的sunny。“马里奥……”他舔舔嘴唇,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涩,“我们明明是一个系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认识呢?”

“大概因为你是生物工程,而我是生物技术专业的吧。”格策的嘴角扯开了一个上升的弧度,“理科和工科还是不一样的啊。”


“那你是为什么选了这个专业来念呢?”罗伊斯不依不饶地接着问,他想要了解自己的sunny,无论是从哪个方面。

“大概……是家学渊源?”格策好看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显得格外孩子气。“我父亲是医科教授,我哥哥罗伯特就在四楼的食品实验室念研究生,啊我还有一个哥哥,你没有见过他,他现在在医院跟着我小叔叔做实习生,我小叔叔又是胸外科大夫,我们一家都和生物有关系。”


“……我得说你们家的关系好复杂……”格策扭过头,看到罗伊斯正一脸痛苦地扳着手指头查数,“额,你父亲,你小叔叔,你大哥,你二哥……”


“很复杂是吧。”格策翻过身来,侧躺着面对罗伊斯,地板上散落的花生壳发出几声脆弱的呻吟。马里奥脑袋上几缕碎发不听话地掉了下来,惹得眼睛一阵瘙痒,“我听罗伯特说,我们都不是爸爸亲生的孩子。他是爸爸在大街上捡的,我是人家走路上随手塞给我叔叔的。”

噗。马尔科有些想笑,但是看看小胖子的神色并不像说笑,这才慢慢严肃起来,“……sunny,你不介意告诉我这个?”


“有什么好介意的呢?”格策抬起手揉眼睛,揉着揉着眼眶就泛起了一圈红色,“你看着我和罗伯特长的也不像啊,罗伯特怎么吃都吃不胖的。”

“嘘,别这样。”罗伊斯轻柔地把小胖子揉眼睛的爪子捞了下来,“你手上不干净啊小心沙眼……sunny,你哥哥很关心你啊,经常就从食品实验室给你带吃的……你不用想这么多啦……”他语无伦次地说着,越说越觉得语言苍白,“你的家人,他们一定很爱你。”


“这也许就是我的幸运之处。”提起家人,格策的表情微微一动,那股温柔溢满眼眶,盈盈的像一汪流动的湖泊,“我小时候,小叔叔经常抱着我说我是他亲生的,因为我俩长得像。”

“那后来呢?”罗伊思把脑袋枕在手臂上,他和格策的距离这样近,几乎鼻尖贴着鼻尖,对方温暖的气息透过淡淡的触碰,像是细小的电流一样传递过来,酥酥麻麻一直蔓延进他心里。

“后来。”格策的眉头拧了起来,“后来,我长的比我小叔叔高了,然后他就不抱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罗伊斯忍了好久,最后还是忍不住了,“sunny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你别笑!”格策不开心地捶了他一拳头,“我小叔叔比我矮怎么了!”

“没,没什么。”罗伊斯笑着躲过好友的进攻,“我是觉得你的家庭很可爱,所以你才会这么可爱……哎呦!”

格策像一只年轻气盛的小老虎一样压在了他身上,小虎牙亮亮的,带着些狡黠的威胁意味,“现在任人鱼肉的是谁啊,不要总是随随便便说别人可爱!”

罗伊斯是真的说不出来什么啦,只觉得现在的情形充满了诡异感。格策紧紧抓着他的手腕,虎口那里引了火一样的烫。罗伊斯抬起头,那双眼睛之中的光芒毫无保留地投射进他的视野,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像一支静默的歌。

……

长久的尴尬之中,格策也意识到了些微的不妥。他赶紧从实验搭档的身上蹭下来,嘴里不住地道着歉,“啊对不住啊马尔科,我没想那么多……”

“sunny。”罗伊斯看着格策乖乖重新躺好,一种莫名的失望情绪蔓延上心头。他舔舔嘴唇,最后也只是扯过搭在椅背上的白大褂,好好盖在两个人身上,“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再剥花生,好梦sunny。”


“马里奥?马里奥?”第二天早上,格策是被莱万多夫斯基戳醒的。

“怎么了?”他坐起身来揉着眼睛,一脸迷茫地望着自己的兄长,“罗伯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弟弟,这我得问你。”莱万挑起一边眉毛,“你们昨天忘记关灭菌锅了,你们这锅有点毛病,吱吱叫了一晚上,我们都以为是什么事故呢。”他低头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亲爱的弟弟,昨晚休息的好吗?”


格策扭头一看,身边的白大褂底下是一颗羊驼头。在莱万调侃的目光中格策的脸涨得通红,“不不不不是这样,”他手忙脚乱地解释道, “我们太累了所以在花生壳睡了一晚上……啊呸我们就只是睡在了一起,不不不是啊!马尔科跟我不是你和博阿滕前辈那种关系!”

“……sunny?”白大褂底下的羊驼头懒洋洋地动了动,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眸带着湿润的水雾朝格策愉快地眨了眨,“昨晚休息的好吗?腰疼吗?”

……格策觉得自己就算跳进中国的黄河也洗不清了。

“罗伯特……我们睡的是花生壳……你能别发散了吗……哥哥……求求你QAQ!”


做实验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

做实验,就是你和你的实验对象进行无穷无尽的拉锯战,不是你死就是它亡。

不幸的是,格策和罗伊斯的对手,是子子孙孙无穷尽的,细菌。

所以,整个实验的周期已进入了漫长的无限循环。


“马尔科……我觉得……这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格策眯着眼睛,把离心管放在灯光下细细查看,“连个渣渣都没有,能PCR出来什么……”

“我想,条带一定是空白的……”罗伊斯把双手插进头发里,他烦的要疯了。“我想象不出来,到底是哪一步出了差错!”

“马尔科……”格策把手搭在同伴的肩上,他们已经奋战了连续两天,眼眶都是红的。“马尔科,我们就试这一次,如果什么都没有……就让我们重新来过!”


罗伊斯抬起头,他的小胖子逆着光,嘴巴抿成一条坚毅的线,眼睛里是莫名的倔强和坚持。这一刻他突然很想亲吻格策,没有别的缘由,不为失败的沮丧,也不为重头来过的气概蓬勃,只是单纯地想要吻吻他干净凌厉的嘴角,和不服输的微笑。

“sunny……”他站起身,一只手推开电闸,另一只手扶在了格策的后背上。格策意外地没有推开他,只是仰起头来,灯光被折射进他的眼睛,五彩斑斓,耀眼夺目。那些不曾出口的意味暧昧不明地闪烁着,像是无言的邀请。


“May I?”罗伊斯轻轻吻着,嘴唇却已经慢慢贴在了格策的耳畔。格策仰起头,努力把眼眶里的泪水压抑回流。他很委屈,他很彷徨,他很难过,他很疲惫。这两个月没日没夜的实验让两个年轻人心力交瘁,其中的艰难更是不为外人所知。罗伊斯的耐心和包容让他无比感激,可是当最后一点耐心都被用光,却发现实验极有可能要重头开始的时候——

灭顶的绝望淹没了他们。


这种时刻应该如何发泄呢?两个年轻人显然都没有经验。罗伊斯所做的也不过是出于最自然最原始的冲动,他细细亲吻着格策的唇瓣,愈至深处愈觉不够,舌头灵巧地撬开对方的牙关以求更多。这对格策来说却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罗伊斯的气息让他目眩神迷,唇齿交合间似乎连呼吸的能力都被剥夺,直到罗伊斯恋恋不舍地拉开一点距离,他才有机会重新让空气回流进肺部,带着强烈的,罗伊斯特有的气息一同流回身体,进入循环。


“sunny……”罗伊斯的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眼前的格策有些狼狈,有些无辜,嘴唇别样的红,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无害的小兽。年轻悸动的心脏在这一刻剧烈地跳动,他舔舔嘴唇,再一次欺身向前——


这一次可就不只是单纯的索吻了。


“啊马尔科……”格策抓着罗伊斯的衬衫——白大褂早就不知道被揉成一团扔到哪里去了。他努力挺起上身,说真的操作台太硬了,真不知道莱万和博阿滕喝高了来一炮的时候是个什么感受,也是这么压在操作台上做吗?

现实却不由得他想太多,很快他就坠入了高潮的深渊,和罗伊斯拥抱在一起,和满地的花生壳,静默的离心机,缓缓运作的电泳仪一起,在冷硬的试验台上,从高峰之巅缓缓坠落,心脏滚烫的要命。


就算再来一次也没有什么的。

和他在一起,无论失败多少次都没有关系。

只要我们不放弃就好了。


“sunny……”罗伊斯从格策身上抬起头,他的脖子有些僵硬的疼痛,“哦sunny!”罗伊斯瞪大了眼睛,语调里是满满的惊异,“你看看咱们的胶!!”


“额……”格策不仅脖子疼,说真的他浑身都疼,扭个头都觉得肌肉群在抽搐,可是回头那一瞥,顿时让他有了再次大战三百回合的力量——


“马尔科,我没有看错吧!!”

“没有sunny!”罗伊斯的眼睛里全是闪闪的泪花,他看不清格策的表情,但是格策的表情一定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整整两个月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这条小小的胶记录了所有的一切——不止一切。

它见证了一对直的像棍子一样的好哥们在灭顶的绝望中成功弯成一对儿的全过程。


“哦sunny……”

所以,这就是开头我们所说的,发生在德甲大学BVB生化大楼的香艳一幕。


“马尔科,我想,你应该不介意见见我父亲。”看着完整的论文,格策有些迟疑地提出了一个建议。“我们在一起了,我想,这件事情应该让爸爸知道的,毕竟他也认识你。”

“你父亲也认识我?那我可真是迫不及待知道他是谁啦。”罗伊斯伸手勾过格策的脖子,在他耳畔落下一吻,“sunny,我不会拒绝你的一切。”


只不过,走到生理学学科实验室的时候,罗伊斯的心突然就凉了半截。

“sunny……你不会……”

太晚了。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一张硕大的办公桌前坐了两位教授,正安静地喝茶,手里还拿着尚未改完的论文。

“爸爸!”

“爹!”

两位教授皆是闻声抬头。其中一个带着厚厚的眼睛,看不清神情,另一个早早秃了头的也只是挑挑眉毛,等着两个小孩子的解释。

罗伊斯和格策却被对方吓得不轻。

“你爸爸是瓜教授!”

“你是渣教授的儿子!”

……

“马里奥,怎么回事?”生理学教授瓜迪奥拉放下手里的论文,他的小儿子今天有些不对劲。“你怎么突然来找我?”

“爸爸……”格策嚅嗫着,手抓着罗伊斯的衣角,“这是我男朋友,我想让你知道的……”

瓜迪奥拉上下打量了罗伊斯一圈,又看了看克洛普的神色。克洛普冲他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罗伊斯则被这位严苛的生理学教授盯得浑身发毛,要是期末被挂了可怎么好……

瓜迪奥拉教授站起身来,“我还有个实验。”他慢条斯理地说,“孩子们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好。我先走了。”这话却是对着克洛普说的。


直到瓜迪奥拉的衣角都要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了,罗伊斯才在克洛普无数次的眼神示意中回过神来,“啊啊啊瓜迪奥拉教授!”他风一样地冲出门去,留下格策和他的细胞生物学老师相对傻笑着,“生理学求过!求过啊啊啊!!!”


                                                                                              TBC.

额,不知道有没有说清楚


这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故事。

瓜瓜的爸爸放荡不羁爱自由,丢给瓜瓜一个幼弟;

瓜瓜的姐姐放荡不羁爱自由,丢给瓜瓜一个侄子;

瓜瓜自己放荡不羁爱自由,捡了个儿子;

瓜瓜的弟弟放荡不羁爱自由,被路人塞了个小儿子】。

所以,瓜瓜的家庭是酱,大儿子(捡的)莱万,二儿子(未出场)蒂亚戈锅锅,小儿子(还是捡的)底迪【。

至于比小侄子还矮的小叔叔……╮(╯▽╰)╭

脑洞变脑坑,挖坑再挖坑【。

评论(23)
热度(105)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