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友弟恭(1)

人生苦短,及时挖坑【。

大富之家番外【。

又名捡孩子上瘾的瓜瓜【。

兄友弟恭


1.

严格意义上来说,瓜迪奥拉先生的第一个孩子,是他最小的弟弟菲利普。

当他那懒惰的父亲将这个柔软的,甜蜜又折磨人的小包裹甩给刚刚进入医科学校攻读,尚未秃顶的瓜迪奥拉先生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接过了那个小小的,洋娃娃一样的小人儿,顺便在那颗柔软的浅金色脑袋上亲了一口。

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家伙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他,浓密的睫毛下面是浓烈又纯净的,天空一般的蓝。

那一刻瓜迪奥拉先生的心都化了好么。

2.

既然是第一个孩子,自然要格外用心。

瓜迪奥拉先生像袋鼠爸爸一样,把他亲爱的弟弟放在婴儿背带里固定在胸前,一手拿着菲利普的奶嘴填饱小家伙的肚子,另一只手拿着灌满了蓝黑墨水的钢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用来填饱自己的脑子。

至于为什么奶嘴跑到了瓜迪奥拉先生嘴里,而他弟弟又为什么吃了一肚子墨水,我也是不清楚啊。

3.

菲利普四五岁的时候,正好是佩普的人生最为春风得意的时刻。

英俊潇洒,年少有为——那时候他还没有秃呐。外科专瓜迪奥拉先生,诺坎普医院的骄傲。

哦除了这人有点biao,做完了手术之后喜欢兴高采烈地跳南欧版骑马舞。

那时候他经常带着自己年幼的,没人照看的弟弟去医院,然后随便扔进某个基础研究室——反正小家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绝对会有无数的护士姐姐轮班带着玩儿。瓜瓜自己则冲进手术室里大杀四方,拯救一颗又一颗血淋淋的心肝脾肺。

那时候的日子可真美。

虽然大家都说,瓜迪奥拉先生这么biao,都是因为该吃墨水的时候偷吃了弟弟的奶。

有一天,瓜迪奥拉先生结束了一台累的人要死要活的食道癌切除手术,揉着自己僵硬的脖颈舒展身体离开那间氤氲着浓郁的血腥气的手术室——

接着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哭了。

牛逼到不行的,走路眼睛鼻子都朝天的,说句话眉毛都要抖三抖的内科医师穆里尼奥先生,竟然让他弟弟骑在那副高贵的肩膀上,心甘情愿绷着一张脸给他弟弟当马骑。

“小伙子你很有潜质,人体206块骨骼你居然认得清。”穆里尼奥先生艰难地扶着菲利普的两条动来动去的小短腿,努力抬起脑袋往上看,“你愿意来当我的学生吗?”

“我才不要。”菲利普傲娇地把脑袋一偏,“想当我的老师,你先来我的学校教书吧!”

穆里尼奥先生嘟着嘴把脑袋转向了靠在门口看好戏的佩普,“你弟弟真是不同凡响,我带着他在太平间里转悠了一圈,又给他讲了好多鬼故事,不怕也就算了,他刚才竟然还拒绝了最棒的内科专家!”

“那可是我弟弟!”瓜瓜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说真的他的头发看起来比平时多多啦。

结果,当天晚上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睡得迷迷糊糊的佩普被一阵细小的哭声吵醒了。他揉着眼睛打开台灯的旋钮,看到菲利普可怜兮兮地裹着被子坐在地上哭。

“呜呜呜太吓人了佩普……我觉得我周围全都是张牙舞爪的穆里尼奥先生……我能跟你一起睡嘛QAQ”

哎……

佩普挑挑眉毛,掀开了被子的一角。他的弟弟像一只乖巧伶俐的小猫钻进了被窝里,鼻涕眼泪一点没剩全蹭在了佩普的衣服上。

希望这个小家伙不会因此记恨穆里尼奥先生啊。

4.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这位年轻的胸外专家也不例外。

事情的起因在于瓜迪奥拉先生主刀了一台胃癌切除手术——如果只是胃癌就好了。

胸部CT上显示病人的肺部有阴影,阴影很小,不能确定是纤维化还是转移。

站在医生的角度,瓜迪奥拉先生给出了手术的治疗方案。

手术过程中瓜迪奥拉先生还专门观察了患者的淋巴腺,并没有出现转移,这时候瓜迪奥拉先生才放心地继续手术,还在术后做出了投放抗生素的指示。

就这么坏事儿了。

病人手术后高烧不退,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果然是手术前出现了癌细胞的转移。

于是瓜迪奥拉医生被患者家属告上了法庭。

更让人难受的是,瓜迪奥拉先生的好友,穆里尼奥先生出现在了证人席上。向陪审团成员证明,术前有癌细胞转移的现象,是主刀医生的不仔细。

瓜迪奥拉先生很伤心,“你自己也知道,只看胸部CT是无法确定转移转移情况的,你又何必在这种时候再推我一把?”

“因为这样大家就可以知道,最先发现病人肺部阴影有问题的人,不是你,是我。”穆里尼奥先生的表情很冷淡。“我们医院要有个人来承担责任,佩普,只能是你误诊,不能是大家都误诊。”

瓜迪奥拉先生百口莫辩,因为确实是他,在手术结束之后参加了德国的医疗峰会,没有继续负责病人的后续治疗。指示投放抗生素的也是他,病人死亡,对瓜迪奥拉先生来说也是个沉重的打击。

虽然法院一审判定被告胜诉,可是自责的瓜迪奥拉先生还是带着自己的弟弟远赴德国,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作为一名研究型的教授。

在慕尼黑的火车站,茫茫风雪中年幼的菲利普松开了兄长的手,“佩普。”小孩子眼力比较好,远远地就看见了月台上那个黑色的包裹,“那个包裹不太对劲……”

那个包裹里面是一个波兰籍的婴儿,有着大海一样深邃的眼睛。

“哇哦。”瓜迪奥拉先生挑挑眉毛,深感命运的神奇。“这一定是主的礼物。”他闭上眼睛,在胸口虔诚地画了个十字,“如果这就是上帝的安排……”

“佩普!包被上有名字的!”菲利普兴奋地在包裹里扒拉,“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我没有拼错吧!”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瓜瓜教授轻轻亲吻了小婴儿漂亮饱满的额头,我的第一个儿子,愿主赐福与你。

5.

刚到慕尼黑的佩普还是比较痛苦的。

据专家考证,少儿期语言的学习能力是最强的。

瓜迪奥拉先生对此深有感触。

最初到德国的半年里,有时候他上超市都得带着自家弟弟。

没别的原因,菲利普认得字儿比他多。==

至于罗伯特,他可比菲利普小时候好养活多了。又听话又懂事,长得又漂亮,很快成为了那一带社区口口相传的“别人家孩子”。

作为父亲,瓜迪奥拉先生对他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儿子特别满意。有一个天资过人的弟弟,还有个听话懂事的儿子,这样的一家三口,生活是多么的幸福美满!

除了两个早熟的孩子太乖掐不起来生活缺少激情。

事实证明,瓜瓜教授想多了。

6.

瓜迪奥拉先生觉得自己挺招孩子喜欢。

来到慕尼黑,安顿了没有多久,他那位生活在南极科考站的姐姐抱着个娃笑眯眯地出现在瓜瓜教授的家门口。

“亲爱的弟弟,南极可不适合小孩子生活。”他姐姐熟门熟路地抱着娃走进客厅,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揉揉罗伯特的脑袋,再递给菲利普一本关于南极科考的书,这才气定神闲地解开衣服,露出一对巨乳,然后开始哺乳——

一屋子雄性生物的眼睛都不会动了好么。

“他叫蒂亚戈。”唯一的女性身上充满了慈母的光辉。“哦弟弟,可怜的小蒂亚戈天天和帝企鹅一起玩儿,久而久之他看起来也像一只帝企鹅了——你别插嘴这不是我的错觉,所有人都把我儿子当一只帝企鹅!”

瓜迪奥拉先生觉得自己需要静静,“姐姐,我还是一个单身的男性,没有成立家庭就一个人抚养了两个孩子……”

“所以你们家的氛围也格外适合孩子的成长是么?”瓜迪奥拉先生没办法抵挡他亲姐姐的眼泪攻势啦,况且小蒂亚戈多可爱呀。

“哦可爱的小家伙, ”瓜瓜一手托着奶瓶,一手逗弄着自己的小侄子,“哦这漂亮的眼睛,哦这漂亮的眉毛,哦我的小蒂亚戈~”

菲利普默默抱着罗伯特,两个不受待见的熊孩子在无尽的深夜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宠爱被夺走的心酸。

7.

如果说前三个孩子都是命中注定的相逢,那么从天而降的第四个孩子绝对是命中注定的折腾。

那天下午,瓜迪奥拉先生忙着做实验,天擦黑了才想起来,今天菲利普他们社团活动,自己弟弟还在市中心的广场上等着自己去接呢。

熊孩子可千万别被陌生人领走了啊。

对不住啊小白鼠今天你们没吃饱都赖我弟弟。瓜瓜教授依次抚摸了他视若生命的实验对象,扒下白大褂就冲向了广场。

事实证明瓜瓜教授想多了。

他弟弟非但没被别人领走,手里还多了一个哇哇直哭的小东西。

“有个路人非得说我俩长得像……”菲利普手忙脚乱地哄着怀里那个声嘶力竭的小婴儿,脑门儿上一圈的汗,“我也觉得我俩长得挺像,佩普,我们得乐于助人是吧。”

瓜瓜教授一脸崩溃地从弟弟手中接过了那个大声啼哭的小婴儿。说来也是神奇,到了瓜迪奥拉先生怀里,这孩子就不哭了,还伸手抓着瓜瓜的领带,一对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眨了眨,然后露出了一个漂亮极了的微笑。

菲利普很生气——凭什么这熊孩子不对着自己笑呢!而他那为老不尊的兄长显然也很得意,嘚瑟的挑挑眉毛,开口想说些什么——

然后他的表情就僵住了,一股温热在胸口蔓延开,瓜瓜无比崩溃地低头看看,小婴儿“咯”地一声笑开了,小手小脚不安分的挥舞着,看起来格外的愉快。

“卧槽这熊孩子尿了我一身——!!!”

8.

“我说了这是我儿子一看就是我儿子佩普你不能跟我抢没有你这样儿的你都有俩儿子了凭什么我不能有你敢签字给我跟你没完放开马里奥呜呜呜呜呜!”

瓜迪奥拉先生在一片孩子的哭声里硬着头皮填完了领养孩子的表格。

小马里奥——他们给这个孩子起名叫马里奥,姓氏嘛,填上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格策。眼下这位和英雄分享同一个姓氏的太阳之子正拼命从瓜瓜怀里往外挣,小手抓着菲利普的衬衫,小脸哭的通红;菲利普因为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失败,正不甘心地吧唧吧唧掉眼泪;罗伯特是个独立的好孩子,他之所以红了眼眶,是因为父亲和叔叔吵完架之后一般就没有饭吃了;至于蒂亚戈为什么哭……大家都哭了,他得保持队型。

瓜瓜怀里抱着一个,肩膀上坐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在此起彼伏的哭声中艰难地前行。

人生即受罪,这话真没错。

9.

“蒂亚戈是我的!你去喂马里奥!”

“哦当时是谁和爸爸吵得那么凶啊,马里奥能吃你这个准爹就不管了么!”

“叔叔你看我多好,天冷了抱着马里奥睡,又软又暖和~”

“你当我傻啊谁不知道马里奥沉!!!”

“锅锅你最乖了快说喜欢跟着叔叔还是大哥!”

“锅!”

……

如果说蒂亚戈的到来是让菲利普和罗伯特的天然父性得到了释放,马里奥的到来就是引燃了熊孩子之间核弹级别的抢孩子战争。

一般这种情况下呢,乖乖的马里奥就会抱着奶瓶不说话。

当然他也不会说……

最后,在瓜迪奥拉教授的主持下,菲利普和罗伯特终于达成了君子协定——一人一天,交叉互换。

但是瓜迪奥拉先生其实是挺愧疚的。

他的研究进入了临床阶段,每天和白老鼠恒河猴打交道的时间远多于他的儿子们。

所以把菲利普和罗伯特训练成了两个兼职小保姆,瓜迪奥拉先生的心情也是很复杂。

菲利普在上小学,下了课要给三个弟弟做饭,尤其要哭着给小马里奥喂奶,还得兼顾着作业;罗伯特干脆就带着两个小布丁一起去托管所,好在一带三也没有人嫌弃——

他们被迫长大啦。

有一天晚上,瓜迪奥拉先生忙到将近半夜才得以从实验室脱身,急急忙忙往家赶。他轻手轻脚地推开屋门,看到昏黄的灯光下,四个孩子早已昏昏沉沉坠入梦乡——

罗伯特怀里抱着一脸口水的蒂亚戈缩在床脚,菲利普的脖子上套着个婴儿背带,脑袋贴在马里奥的小胖脸上,眼角还挂着泪花,手里握着奶瓶,眼前的作业薄上蓝黑色的字迹被口水泪水奶水糊成了一团花。

瓜迪奥拉先生微笑着亲吻了孩子们脑袋上柔软的发丝,他轻轻把罗伯特的姿势摆正,又把马里奥从菲利普的怀里抱走,让他们都被宽大柔软的被子裹了个严严实实,这才放心地把门关上,走到桌前拿过菲利普那本一股奶味儿的作业薄,模仿着小孩子的笔迹细细誊写——

“如果追溯足够久远的历史,那么世人血管中应该流淌着相同的血液。所以,每个孩子都应得到国王或者皇后的待遇——我们皆有亲缘。”

                                                                                        TBC

评论(25)
热度(105)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