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总理 (中上)

QAQ麻烦啦!

我的脑洞不小心……开大啦!

所以又拖了无意义的一大章_(:зゝ∠)_

晚安总理(上)


看不下去的小伙伴快来提醒我QAQ!


中篇(上)


……


……


……


哦那可是100亿!100亿啊!!!!


躺在病床上的总理大人心情美得简直要飞起来。


可是按照医嘱,菲利普需要在医院里静养三天。


尽管这位小个子的钢铁人挣扎着要出院。


“我没病!我才没病!我说了我是喝高了!喝高了!!!”


“头儿,你就别逞强了。”大嘴巴的新闻官坐在总理先生的病床前削苹果,最后把一个完美的果核递到了总理手上。“我们都知道你千杯不倒,上上次你喝高的时候还是你结婚那次呐!”


“那上次呢?”菲利普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顺手把果核精准地投进了垃圾桶。“托马斯,我真的还好,不出意外你今天晚上就可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我出院了。”


“啊我想起来了!”坐在一旁捧着一罐Netulla的小秘书兴奋地抬起头,“总理!我知道我知道!你上次喝高的时候是巴斯蒂安结婚的时候!”


……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


关于托马斯和曼努口中的上次和上上次婚礼确实是千真万确有据可循的。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七年前。


那时候的总理先生还是能源大臣呐。


“托马斯!我让你准备的材料呢?!”


“哦你说意大利?好啊好啊我从中东回来就去佛罗伦萨哦我亲爱的马里奥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从军舰上晃悠下来我还是很高兴啊你等一等我们头儿来了对对对菲利普又来催我干活儿了……啊啊FIPPO?你要啥?”大嘴巴的部门主管用手捂着话筒,遥遥地冲菲利普回应了一声儿,“头儿,所有的材料就那两页纸!再要也没有啦!……喂亲爱的马里奥你还在不哦哦哦我就知道你还在那么明天去哪儿?……”


能源大臣表示心很累。


事情是这样的,能源部门打算投标位于中东某地带(我不敢乱说_(:зゝ∠)_)的一处油田。在这个项目上世界各国皆有政府或商社前来竞标。作为能源部门的决策者,菲利普对这块潜在的富饶地带自然是势在必得——


可是托马斯,你就不能多搞点情报吗?!难道我们抓瞎去投标啊?!


托马斯表示很无辜。“头儿,你也知道,现在都口风这么紧,我去哪里知道人家的投标价格嘛!再说了我们海上的潮汐储能工程还在建设中我们也拨不出这么多经费啊……”


“行了行了就拜托你一件事儿,拜托你和戈麦斯中将讲话的时候小声点……每天都有接线员投诉你俩的秀恩爱行为分分钟逼死单身狗!”菲利普一听托马斯开扯就头大。他有些气急败坏地仰倒在转椅上,手里捏着那两张薄薄的名单,目光灼热的几乎要把白纸穿出个洞。


“克林斯曼先生……上次找过他了啊他说也没有办法……”


“勒夫先生……他也只能拜托克林斯曼先生了吧……”


“比埃尔霍夫先生……哦他只有钱了……”


“托马斯!名单上的人我都研究了三遍了!有个卵用!一点合适的情报都没有!我们拿什么去竞标啊!!!!”能源大臣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强势插进了他下属的秀恩爱专线。“戈麦斯中将,您闭嘴。托马斯,在你下周去中东之前必须给我找出个靠谱的人来!不行的话我就把你卖了去竞标!!!”


“头儿头儿你别急,我太轻啦,您卖我不如把您的司机给卖啦!曼努刚从前线回来身上的肉可结实啦!哦马里奥你别误会,我就是跟曼努中午一起去食堂抢饭吃,曼努身板壮每次都能抢到最抢手的烤猪腿,哎我跟你说可好吃了下次我们去试试……哦哦哦菲利菲利我错了你不要捏电话线啊这个噪声要把我的耳朵穿出洞来啦!”大嘴巴的部门主管和年轻有为的海军中将的耳朵几乎是同一时间被一阵噼里啪啦的电流袭击了。能源大臣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可怜的电话线,“托马斯,一个方案。我只要一个方案,确保我能拿到萨鲁贝斯特油田。”


“好好好,我投降我投降。”托马斯无奈地举起了一张面巾纸,可怜兮兮地冲着大门洞开的大臣办公室挥了挥。“头儿,名单上还有一个名字你没有看呀,就是那个,那个慕尼黑黑帮的坐馆,叫什么来着……施魏因斯泰格,对就是他,据说这个人和中东王室有点什么关系,应该能挖到好料!”


“这怎么可能。”菲利普想也没有想就回绝了这份提案。“你是要我跟黑帮勾结吗?你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公司正在竞标咱们新建的核电站吧,我要是去寻求他的帮助,这不是羊往虎口里钻吗!”


“菲利普,你不是羊,你是兔子。”戈麦斯中将忍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啦。“您的体格才没有那么大呢,指定战略的话您的代号用兔子更合适。”


……


“你等着托马斯这个月没有周末也没有奖金了……”


“嗷——————”


“等等等等。”菲利普不得不把听筒扔的几米远,可是无济于事,托马斯的哭腔能穿破整栋楼。但是戈麦斯冷静的声音仍然像潺潺的流水一样清晰可闻,“大臣,说真的我和这位黑帮坐馆有过几杯酒的交情,我觉得您可以试试,他是个很君子的人。”


“您不用太担心的,虽然核电站在巴斯蒂安的眼里是块儿香喷喷的大肥肉,可是在这种问题上我保证他绝不会大节有亏,最多就是占占您的便宜。”


“哼。”菲利普无奈地趴倒在桌子上。“那我去试试?”他不报任何希望地冲话筒嘟囔了一句,然而听筒那端的另外两方早已再次进入了关于吃什么和怎么吃的热烈讨论,菲利普的肯定式问句就像一颗没入水中连个波纹都没有的小石头。


然而,当能源大臣自以为万无一失地站在黑帮坐馆面前时,他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最多占占您的便宜”。


“哇哦。”两条腿吊儿郎当地搭在桌子上,衬衫扣子总来都不会好好扣的黑帮坐馆一看到走进门来的小个子大臣,顿时直起身子,夸张地吹了声口哨。


“我真没想到,您比政府官网上公布的照片看起来年轻多啦。”某个没正形的家伙冲着来人挤挤眼睛。


“我也没想到,您比媒体上描写的看起来随意多啦。”能源大臣面无表情地整了整领结,抽在摆在黑色办公桌前的皮椅,端端正正坐了下去,不着痕迹地把桌角的烟灰弹开,这个小动作让巴斯蒂安暗地里发笑,真是个可爱又别扭的人啊。


“那么,您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巴斯蒂安的表情很玩味,他饶有兴趣地把香烟摁灭,身体微微向前倾了倾,“我猜不是因为核电站?据我所知核电站可没打算交给我们来做。”


“的确如此。”菲利普抬起眼睛,那双绿眼睛里的戏谑让他有些恼火。“我想您也知道,最近能源部门在做萨鲁贝斯特油田的竞标方案。我听说您和中东那边有点关系……”


“哦亲爱的菲利普。”巴斯蒂安慢条斯理地截住了他的话,“您不带一点好处的来,就想从我这里知道关于油气田的情况?虽然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也只是小事一桩,可是您也知道,我们商社人无利不起早,看不到您的诚意,忙我可没办法帮啊。”


去你的商社人。菲利普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有提着棍子危害社会治安的商社人吗?鬼知道你们要用核电站的工程暗地里干什么啊!然而眼前的形式却着实让他为难,油气田的项目不能丢,核电站的工程又不能随随便便交到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手上……他有些沮丧地发现,巴斯蒂安在这场谈判占了上风。


这让战无不胜的能源大臣有些恼羞成怒。


“亲爱的巴斯蒂。”大臣的双手交握撑在桌面上,蓝眼睛里的光芒让黑帮坐馆没由来地心神一晃。“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对核电站这么执着……我来找你也只是想要一个数字而已。公平起见,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数字,我们各取所需。”


“您这话说的真轻巧。”巴斯蒂安收起了戏谑的表情,正襟危坐地盯着对面的大臣,“不过既然是您亲自上门,我可以考虑一下帮助您,当然,我可没有把握拿到那个数字,不过,作为回报,您的数字……”


“在我的权限内,可以。”菲利普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句子。污点啊,人生的污点。他有些悲哀的想着,从政以来第一次被一个人这么肆无忌惮地要挟,偏偏自己还拿他没辙——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那我们可就达成一致啦。”几乎是一秒钟,巴斯蒂安又恢复了原先那一脸烂笑,热情洋溢地抓住了菲利普的手,“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愿我们合作愉快!”


根本不可能愉快的好吗……菲利普无奈地跟着他晃了晃手,拎起公文包就准备离开,却被身高占了优势的坐馆一把扯住,不得不皱着眉头转过身来,“……还有事儿?”


那当然。巴斯蒂安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阴险。“大臣,务必拜托您,周六的时候来出席我的一场宴会。在那里您会得到想要的东西。当然,我的东西,您也务必要给我准备好。”


菲利普挑挑眉毛。“感谢您的邀约。”他不着痕迹把胳膊从对方手里抽出来,“我一定准时到。”


目送菲利普出门,巴斯蒂安愉快地眨了眨眼睛。


“wow……Tony Stark,他真是可爱。”


周六的清晨,菲利普是被一阵汽车的喇叭声吵醒的。


他打着呵欠打开窗子,接着被眼前的阵仗吓得牙刷都拿不住了。几部亮闪闪的加长林肯排着队停在自家门口,几个西装革履的黑社会从车上蹦下来,把几个大箱子落在宅院门口,又跳上车浩浩荡荡地扬长而去,一头雾水的菲利普举着自己的电动牙刷,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出意外那堆东西应该是给自己的。


“大臣,这是为您准备的礼服,拜托您了,千万别穿老头衫来。您的巴斯蒂。”


穿着老头衫的菲利普气的差点把纸条撕了。


“大臣,您确定吗,这不好吧,他们不让我进,您会不会有危险啊,要不我从后门进吧,大臣您千万小心啊,我觉得那个大佬的眼神都不对劲儿啊……”


菲利普有些不自在地松了松领结,他那高大的司机今天的话唠程度真是跟某部长有一拼了。


“曼努,你放心吧,这只是一个契机,我是去找东西的,找到了我想要的我就会出来,你不用太担心,到时间来接我就可以了。”能源大臣努力安抚自己那有些焦虑的司机,“放心吧,我这里也有很重要的东西,不会有人对我怎么样的。”


我是担心您被人占便宜啊……小司机默默地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哦!您终于来了!”巴斯蒂安早就等在门口了,一见到菲利普就是一个热情满溢的拥抱,“其他客人都到齐啦,来来来我们快走吧!”


菲利普一脸狐疑地盯着巴斯蒂安身上那件和自己款式相同的西服,“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你这是在干啥?”


巴斯蒂安笑嘻嘻地一把揽住了他,“放轻松啊放轻松!就是个小聚会!您看到了吗?那边那个风度翩翩的家伙,他就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知道不少情报,我就帮您到这儿啦!”黑帮坐馆贴心地拍拍能源大臣的胸口,从后面看还真像是一对儿关系密切的好友,“大臣,我帮您牵了头,谢礼……”


菲利普有点僵硬地环视四周。金灿灿的大厅里,一个夸张的吊灯挂在高高的穹顶,夺目的璀璨中依稀还能映出微小的人影。四周围的宾客看到能源大臣的身影,先是吃惊地张大嘴巴,接着又若有所思略带尴尬地冲他遥遥颔首。能源大臣被这样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扭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这个无耻的黑道坐馆看,“你故意的吧,请来的都是一起参加核电站竞标的商社负责人,以为他们看到我们的亲密关系就会知难而退了……是吗?”巴斯蒂安搭在他肩头的爪子被恶狠狠地提了起来,“你够可以的啊!”


“承蒙夸奖。”巴斯蒂安笑的眼睛直眯成了一道缝。“嗨,我这不也是想找个由头帮您把中东的大臣邀过来嘛,我可是信守了自己的约定啊。不过,能不能要到您想要的东西,可就看您自己的本事啦。”说罢,风度翩翩的黑到坐馆悠闲地靠在吧台上,伸手从服务生的盘子里捞起一杯酒,一脸作壁上观的熊样儿。


菲利普眯起眼睛,他有点近视,那位素未谋面的从中东来的负责人站在一团金色的灯光下面,远远地看不清五官,只能从轮廓判定是一个颇为豪爽大度的人。这确然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多少人想从他口中得到报价的消息,却一无所获。该怎么从这位难缠的负责人手里得到情报呢……


一个奇妙的主意突然闯进了菲利普的脑袋。靠在一边的巴斯蒂安被他突然亮起来的眼神吓的一激灵。能源大臣那热辣辣的几乎狼化的眼神确实很有威慑力。菲利普扭过头,从上到下把巴斯蒂安细细打量了一遍,巴斯蒂安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一边往后退,一边扭头找退路想要伺机逃跑,“啊,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客人……”


想跑?没门!菲利普一仰头干了那杯威士忌,顿时感觉一股热气直冲天灵。他伸手松松领带,拖着巴斯蒂安就往里走,“亲爱的巴斯蒂,我现在才发现接受了你送的礼服真是一件正确的事情。现在我可就靠您啦。”巴斯蒂安被他一脸志在必得的笑容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有……有话……有话好好说……你,你就是绑架了我皮萨罗先生也不会把消息告诉你的……你想开,想开一点……啊!”


菲利普丢开他的胳膊,风度翩翩向皮萨罗递上一张名片,“您好,尊敬的先生。”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点令人愉悦的南方口音,“我是能源部门的负责人,很高兴在这里遇见您。”


皮萨罗一脸狐疑地收下了名片,“我记得巴斯蒂安说这就是一个朋友间的聚会,所以我不会谈论任何跟工作相关的……”


“的确如此。”菲利普笑眯眯地把状况外的巴斯蒂安拽到身前,“欢迎您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巴斯蒂安配合地干笑着点头,是啊……婚,婚礼?!


哦我的奥创啊。


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高脚杯给扔了。


菲利普倒是表现的格外镇定,笑意盈盈地靠在巴斯蒂安身边,顺便悄悄把小指上的尾戒取了下来。“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应该邀请您的啊,巴斯蒂安说各种生意都承蒙您照顾……以后说不定我们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合作。”他得体地从一旁取过两杯香槟,一杯递给了恍然大悟的皮萨罗先生,“为未来举杯。”


皮萨罗先生一脸了然的跟他碰了杯。巴斯蒂安犹疑了一下,最后在菲利普几乎是杀人的严厉目光的敦促下哆嗦着举起酒杯往里凑。“哈哈哈巴斯蒂!”皮萨罗先生豪爽地拍拍巴斯蒂安的后背,差点把他那躲在嗓子眼的心脏给拍出来,“你这才刚结婚啊!怎么就这么畏手畏脚的!拉姆先生真是把你吃的死死的!”


可不是么。巴斯蒂安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看着这两个领域相同的家伙他乡遇故知般侃侃而谈。乖乖,都说一本正经的人抽起来最吓人,果然自己一开始占便宜的行为迅速地招来了报应。巴斯蒂安赶紧端了一杯酒喝下去压压惊。


“说起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皮萨罗先生是个相当八卦的人,眼睛里的五彩射线都快闪过门厅那盏大的吓死人的吊灯了,“黑道坐馆和政府高官……哇哦,真是让人吃惊!”


“说来也是奇妙。”菲利普淡定地呷了一口酒,蓝眼睛满是戏谑地瞥了巴斯蒂安一瞬,“当时他为了竞标核电站跑来吃我豆腐,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天地良心啊天地良心!巴斯蒂安简直要哭给他看。到底是谁自己送上门来求调戏的啊!本来以为是一只温润好欺负的白兔,谁想到是一只分分钟咬死你的霸王兔啊!!!


“哦!所以就被你反过来拿下来!真有你的兄弟!”皮萨罗先生的眼睛弯了起来,看得出,他很喜欢菲利普。“既然如此,我不送您一份新婚礼物反而过意不去啦。”年纪略长的负责人狡黠地眨眨眼睛,“我记得,你们之前在竞标萨贝鲁斯坦油田……”


歌舞声毕,杯盘狼藉。能源大臣早就醉的不清醒了,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揉眼睛,“唔……不行不行再来一局……”


巴斯蒂安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忧伤地抽烟。今天这什么日子啊,真是,好不容易有了拿下核电站的机会,结果自己被逼婚。逼婚就算了,一群家伙兴致盎然地打起了巴伐利亚扑克,一直处于受了惊状态的巴斯蒂安差点把裤子都输没啦!最令人气愤的是,皮萨罗先生和菲利普结下了深厚的桥牌友谊,以后再也不用他牵线搭桥啦!有没有天理!有没有天理!


不过……巴斯蒂安坐直身子,仔细打量半睡半醒的能源大臣。嘿,他真是不赖,特别是一本正经自信满满地胡说八道的样子,真XX的让人心痒。醉意朦胧的蓝眼睛半开半阖,颇有些挑逗的意味。当然很久很久以后菲利普坚称那是自己困的不行了——


对着精虫上脑百感交集的黑道坐馆有个卵用啊。


反正你都说我们结婚了,我干嘛不行使我的权力。血管里的酒精和可卡因在那一瞬间好像都涌到了脑子里,灼热又急切。巴斯蒂安摇摇晃晃地摸到菲利普身边,用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晃晃那个几乎不省人事的醉鬼,“喂,你说的啊,我们今天新婚。”


菲利普皱着眉头,一只手坚定地撑着他的下巴,“我说的吗?好像是我说的……”


那就不管了。


巴斯蒂安一手扶着能源大臣的脑袋,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去解对方的扣子,可怎么也接不利索。菲利普被他的磨蹭劲儿搞得很不满意,嗤啦一声就扒掉了对方的衬衫。巴斯蒂安又委屈又心疼,手底下的动作更是急迫而不客气。等两个人终于坦诚相对吻得如火如荼时,菲利普突然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巴斯蒂安不乐意了,一把紧紧扣住他,“你想跑?”


“不是。”菲利普的嗓子眼都要急的着火了,“隐形,快让我摘了隐形!”


大臣与坐馆都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业务不能说娴熟那也是毫不生疏。在充斥着酒精和烟草气息的空间里,肉体相亲的那一刹那,皆是满头烟霞烈火,爆炸般决堤的快感潮水般去又复返,循环往复,直至最后的深深寂静包围了他们。



第二天早上,巴斯蒂安是被人一脚踹醒的。


嗷——我的老腰啊!他心疼地揉揉自己的腰窝,感觉又酸又痛,一戳火辣辣的疼。这是什么情况啊,他揉着眼睛从卷成一团的各种毯子和衣物中挣扎出来,却发现自己睡在柔软的地毯上,而沙发上那一团时不时蠕动一下的小东西,就是把他踹醒的罪魁祸首。


然而巴斯蒂安在这一刻的脑袋是空白的。开什么玩笑,他还处在喝断片了的无意识状态,眼前的景象也太真实太有冲击力了!他颤颤巍巍地掀开毯子的一角,看到深埋在柔软的棉织物中的那张干净好看的侧脸时,脑子里那根断掉的弦终于重新接上,那些荒唐的记忆也潮水般重新席卷而来。


他记得那些细碎的,绵绵的亲吻;那双蓝眼睛里或明或暗的光晕,还有眼角泛起的,略带疲惫的微红;灼热的粗重的呼吸,还有纠缠在一起的,夹在着酒精气息的快感……


哦。巴斯蒂安被这个认知吓得不轻:我们……我们……


与此同时,尚无意识的能源大臣也即将从沉眠中醒来。黑道坐馆死盯着对方微微颤动的,纤长的睫毛,只觉人间美景不过如此却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只得用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妄图装傻以求蒙混过关——


而对方也只是慵懒地张开眼睛瞥了他一眼,兀自爬起身来将两人那纠缠在一起的,被香烟和酒精熏染了个十足十的衬衫粗暴地分解开,大大方方毫不掩饰地穿戴整齐,当然,他身上那些鲜艳的,欢好之后的痕迹还是让黑道坐馆极其没出息的红了脸。


然而,正经事情还是没有忘记的。巴斯蒂安一把拽住提起西装准备离开的菲利普,“等等!说好的我们用数字换数字呢!你该兑现诺言了!”


菲利普低头看看他,因为没摸着隐形眼镜,视线有点迷离,可他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还是无耻的坦荡荡,“啊,我说的是在我职权范围内的,那天我回去之后就让托马斯把安全口令升级了,所以我现在只能给你竞标的起步价……”


“不要这么一副被骗的样子嘛我们不是互相欺骗嘛只不过你段位不够最后被我骗了……”


“可是你利用了我!”巴斯蒂安可委屈了,“你说我们是新婚!新婚!我的精神上收到了伤害!!!”


“那你也利用了我赶走了我的客户啊。”菲利普很无辜地耸耸肩。“不出意外的核电站就是你们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巴斯蒂安垂着头,不爽啊,真的是不爽啊,怎么可以被这个家伙给占了上风呢!


菲利普看他半天没反应,摇摇脑袋就打算离开。


“你说……你职权范围以内,都可以,是吧?”菲利普闻声回头,看到了黑道坐馆脸上又挂上了志在必得的笑意,“我求你帮忙,只要在你职权范围以内就可以?”


菲利普眨眨眼睛, 对方的反应令他始料未及,“可以……?”他迟疑了一下,随即换上了肯定的口吻,“可以。”反正回去之后继续修改安全指令就是了,他有些无畏地想着,带着自己的胜利成果潇潇洒洒离开了黑道坐馆那栋大的有些惊人的住宅。虽然他的小秘书看到自家老板精神不振衣衫不整的样子捶胸顿足地表示都赖自己并且自责了好久。


也许从这个层面上看是没有什么问题?


令菲利普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是巴斯蒂安的无耻程度。


三天后,正当能源大臣尽职尽责地处理着手头的事情时,那位气场十足的黑道坐馆大马金刀地地跨进门来,并且二话不说就要去解他的裤子,吓得大臣一下跳开两米半,顺便举起手头厚厚的工具书做着无谓的防备,“你想干什么!再过来我叫人了啊!!!Q口Q!!!”


巴斯蒂安看起来倒是有点茫然,“你不是说职权范围以内的都可以帮吗?”


菲利普觉得自己声儿都颤了,“是……是我说的……”


对方的表情一瞬间又愉悦了起来,“帮忙打一炮在职权范围以内嘛!”


菲利普努力控制着自己即将暴走的神经突触,“你能不能吃了药再来找我!这种事情是说句帮个忙就算了的吗!”


巴斯蒂安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带任何有攻击性的武器,一边循循善诱地摆出一副心灵导师的样子,一边不着痕迹地往前凑,“告诉我,亲爱的菲利普,上次你不爽嘛?”


然后他成功地看到能源大臣的脸颊上出现了小小的两团可疑的红色,“唔……真心实意地说确实还不错……”


有戏!巴斯蒂安心中的小人欢天喜地地雀跃起来。可他的脸上还是摆着一副很矜持,很有欺骗性的好人表情,“对啊,所以我也很爽嘛……再爽一次不好嘛!”


要是能保持这样一种奇妙的联系,偶尔互通个有无什么的,那就更棒了啊!


菲利普挑挑眉毛,“你的想法不止如此吧。


奈何对方笑的温良无害,“你总不能把你的私人生活也加密吧。”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巴斯蒂安急急忙忙又加了一句,“我是真的觉得这样的关系很合适啊,而且那天晚上你自己也很享受啊,我就更享受啦……这也算是互利互惠嘛。”


菲利普沉默地盯着他。半晌之后微微笑了一下,“的确,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他用左手摸着自己的下巴,那一瞬间巴斯蒂安好像看到了一团小小的名为阴谋的东西从愉悦的蓝眼睛里一闪而过,“亲爱的巴斯蒂安,如果你坚持,我们要签个保密协议喔。”


从那以后,两个人还真就保持了一种奇妙的联系。不过和巴斯蒂安设想的可不太一样,大多数时候都是菲利普坐在书桌前餐桌前沙发上床上屋子里的各种地方处理公务,而巴斯蒂安则是靠在书桌前餐桌前沙发上床上屋子里的各种地方百无聊赖地刷爪机抓推特刷各种社交网站和购物网站。


似乎比以前的生活更无聊。


然而也不是。巴斯蒂安承认,那个下午他冲到菲利普的办公室纯属心血来潮,而更多的理由则是因为菲利普自作主张说出的“结婚”那个词儿实在是给他的猪心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永久性伤害,他需要从这个雷厉风行的大臣手里拿走些什么才能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菲利普是不是抱着一点点愧疚或是妥协的心情答应了他的请求也是无从知晓。但是,在那些为数不多的,两人坦诚相待的夜晚里, 听着对方粗重又急切的呼吸,肌肤相贴之处火热的温度,决堤的快感冲击着感官,实在是一场疯狂又离奇的冒险,好像他们手牵着手在湍急的流水之中艰难回溯,而坠入深渊的那一刻眼前又像炸开了无数的银色花火,目眩神迷的令人心惊。


巴斯蒂安觉得,他越来越离不开这位看起来一丝不苟但是心眼儿不知道比别人多了多少的能源大臣啦。


而菲利普的心思也如他为人一般,难猜的很。也许自己对他来说是与众不同的,巴斯蒂安想。不然他为什么答应了这个邀约,又为什么在那些绵绵的亲吻中间满怀深情地呢喃着自己的名字?


巴斯蒂安闲的没事儿的时候喜欢登录自己的社交网站,看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新闻。


比如:


网友23456:咱们的能源大臣看起来不够有气势啊,上次被拍到在水深一米四的泳池里游泳……


少女的猪心:你才没有气势你才没有气势你才没有气势!能源大臣气场七米一!


网友34567:楼上不用这么激动吧……但是能源大臣确实长的很孩子啊。


少女的猪心:你才长的孩子你才长得孩子你才长得孩子!能源大臣长的最有气势!


网友45678: 好吧你赢了……


少女的猪心: ╭(╯^╰)╮


而菲利普对他这样的幼稚行为向来嗤之以鼻。直到有一次巴斯蒂安坐在他身边孜孜不倦地刷着推特直至昏昏欲睡地靠在他的肩头,菲利普才稍稍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从他手里把平板抽出来,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评论,努力不笑出声来。


网友67890:唔,能源大臣如果知道有人这么喜欢他一定很开心。


他们会一起前往某个不知名的小镇度假。在为数不多的休闲时间里菲利普会尝试着做饭,尽管最后总会报废掉一个可怜的煎锅或者烤箱;巴斯蒂安喜欢坐在湖边的小亭子里写书。没错,是写书。黑道坐馆巴斯蒂有一个文学的梦想,而那些在打字机的墨盒底下跳动的新鲜的文字则组成了一个甜得发腻的故事——我和能源大臣的日常。他还打算在菲利普退休的时候把这本书印刷出版,让大家看看这位靠谱又稳重的大臣私底下是多么的阴险可爱。


而菲利普会端着两杯热可可坐到她身边。他们会在这无人之处肆无忌惮地接吻,做爱。热可可的香气里他们全心全意地接纳对方的一切,那些篇目不明的书页则被突然而至的一阵风卷起,晃晃悠悠地飘进水里……


“喂,书,书没啦……QAQ”


“……你又不能下去捞。”


“也是哦。”


“其实一开始,是出于好奇心。”某个星辉璀璨的夜晚,结束了一场尽致淋漓的欢爱之后,巴斯蒂安欠起身来,从床头摸出一支雪茄,“我那时想,要给你欺负回来,更好奇究竟和一个政客能维持多久的关系。但是,好像我已经离不开你啦。”


而他身边的菲利普被欺负的一动也不想动,闻言也只是冷哼一声,“收起你的文艺情怀好吗,明天假期就要结束啦。”


是啊,假期结束了,他们即将努力抓着生活这批野马的缰绳,吆喝着,呼喊着让它回归一个相对正常的轨道——


而在隐秘的某处,依然有属于两个人独有的时光。


                                                                                                   TBC.

评论(29)
热度(69)
  1. ryeongFaust1621 转载了此文字
  2. Faust1621Q晴空一鹤Q 转载了此文字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