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总理(中下)

大家好我来填坑了【。

虽然时间……有点久_(:зゝ∠)_

然后废话……也是……有点多……_(:зゝ∠)_


传送门:

晚安总理(上)

晚安总理(中上)



中篇(下)



“你有多爱我?”


“我对你的爱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


“你讨厌!今天是阴天!复合没门儿!”


砰。


巴斯蒂安那只伸向薯片袋的爪子稍微迟疑了那么一下下。电视里美丽的女主角恶狠狠地关上了房门,男主角陷入了噩梦一样的死循环,现实里巴斯蒂安的春天却随着着关门的声音到来了——菲利普回来了!


和能源大臣的每周一约时间到——巴斯蒂安愉快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儿,今天菲利普迟到了两个小时,不过没有关系,有又臭又长的亚洲电视剧陪他度过这无聊的时间,如果有可能他还想和菲利普好好讨论一下这剧情呐,比如为什么女主角生了个娃却每天都在怀疑这娃是自己老公和闺蜜的爱的结晶。


接下的事情却让他不那么高兴了——


“好的,我知道了,那一小时后见。”


——巴斯蒂安那颗雀跃的猪心寂寞地坠了下去。


“很抱歉巴斯蒂安。”忙碌的能源大臣踏进客厅,却低头划拉着手机,完全无视了沙发里缩成一团的巴斯蒂安的委屈眼神。“有一个紧急会议我必须去,是关于在建的核电站——你知道这对我很重要。”


哦。巴斯蒂安坐起身来,把抱枕搂在怀里。虽然很委屈……不过看在你专程跑来跟我讲一声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啦。


“巴斯蒂?你在听吗?我那条紫红色领结是不是放在这里了?”


……




“你这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爽约了啊,因为工作。”巴斯蒂安不开心地靠在门边,看着能源大臣翻箱倒柜地收拾东西——“那件衬衫是我的别拿错了!”


“我也没有办法啊。”小小的皮箱被咔哒一声合上,菲利普站起身来,眯着眼睛在黑色的袖扣和金色的袖扣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黑色的,“如你所知,选情现在非常焦灼,我必须特别,特别努力工作才行。”


巴斯蒂安认命地叹了口气,自觉地走过去替他整理领结,“从你去选了该死的总理就是这样……会开到什么时候?”


“大概两天?”菲利普拧着眉头,“我今天晚上会住在悉根,下周接着飞都灵,这个周末你也不用等我啦——谢谢你,整理的很好看。”


哦真令人心塞。巴斯蒂安觉得自己像一根呆愣的木桩子,悬在半空的手不知往哪里放才合适,最后只能恶作剧似的在菲利普头上揉了一把,而这个平素看起来非常亲昵的小动作在政治家面前也变成了讨人厌的腻歪,“好了巴斯蒂安,我赶时间。”


政治家拖着自己的箱子,绕过他的爱人走向大门。巴斯蒂安赌气站在哪儿不去看他。他听到房门把手旋转的声音,哦接下来又是砰的一声,好像冷战的开端——而那个声音却迟迟没有落下。巴斯蒂安回过头,看到菲利普站在门口,低着头,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哦,不,没什么。”他看到菲利普的嘴角抿成严肃的线条,慢慢地又有了向上的弧度,“我很抱歉,真的。” 


门被慢慢合上了。


偌大的房子里又剩下了他一个人,电视在客厅里尖叫,而他什么都听不到。菲利普真正想说的话,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下午三点和商务部的人碰头,五点钟开始发布会,八点钟有一个慈善酒会,我个人认为还是有必要参加的,毕竟这群人你明天上午要吊打他们——哦菲利普我期待好久了,在正式会议上一鼓作气把这些保守派的势头打下去——为了防止明天进入加时赛你最好先做好前期准备……”


“行了行了托马斯。”菲利普嫌弃地抬起一只手想捂住副手的嘴巴,却被后者敏捷地弯腰躲过,“拜托你了下次汇报日程的时候能别夹带这么多私货吗?不然我就让你和马里奥那美好的夏日假期里夹带着一堆工作。”


“哦,FI——FI——FIPPO!”托马斯的眼睛里瞬间贮满泪水。对于这个大部分时候脱线关键时刻却总是灵光一现的家伙菲利普向来觉得自己的语言储备不够用,刚想继续训勉他,不要再假期工作就请言简意赅条理清晰的做好一个副手的工作,甫一抬头却发现对方那亮晶晶的目光压根就没投在自己身上。


“哦,FI——FI——FIPPO!”托马斯大张着嘴巴又把那夸张的声调刻录一般地重复了一遍,“这是真爱!堪比罗密欧与朱丽叶,茜茜公主和路德维希二世的真爱!”

“什么?”面对这个思维跳脱的神奇生物,菲利普觉得有时候自己自己的智商储备似乎也不太够用,他眯着眼睛,踮起脚尖,顺着托马斯的目光狐疑地向前看去,越过机场熙熙攘攘的人流,看到一个熟悉的家伙,穿着他最熟悉不过的黑色大衣,微笑着站在那儿,头上是金碧辉煌的穹顶,那微笑却好像有迷一样的吸引力,闪亮亮的被周围的光芒反射的帅气无比。人群如水流一般交汇,复又分开,只有他站在那里,像一块坚硬寡言的礁石,微笑着将目光投将过来。


“头儿,头儿。”菲利普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肩膀就被托马斯撞了好几下,他有点迟钝地回头,看到托马斯正坏笑着冲他挤眼睛, 菲利普特别想告诉他,这个样子一点也不狡黠,真的。


“你还不去啊?”托马斯又推推他的后背,自己却一点也没有上前的意思,一副准备喝茶嗑瓜子看大戏的兴奋样子,“天呐,巴斯蒂安果然不负众望,竟然能这么快地追到这里来……”


“所以也是你把航班信息告诉他的吧。”菲利普面无表情地剜了托马斯一眼,拉起自己的箱子就往前走,把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家伙抛在了身后。


“yoyoFippo加油~”


“你怎么来的?”他走到巴斯蒂安的面前,情绪有点微妙的别扭。


“私人飞机,这点小事儿还是很容易的。”巴斯蒂安愉快地吹了个口哨。“顺带一提,这里还有两处属于我的房产,差点就忘了。”


“那么我们的约会可以推迟到酒会后进行吗?大臣?”


菲利普摸着下巴,故意低下头去,让笑意隐没在帽檐的阴影里,“巴斯蒂,被媒体拍到可就不好了呦。”


他能想象巴斯蒂安此刻的表情,肯定是眉毛皱成了一团,有点委屈又强自洒脱的,特别让人不忍心欺负的蠢样子,却还是忍着笑,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缓缓说道,“这种时候必须工作优先,我要先去开会了。”


巴斯蒂安垂着脑袋站在那儿不言语,菲利普扶着帽檐从他身畔擦过。“嘿巴斯蒂~”托马斯屁颠屁颠地追随着上司的步伐,路过伤心失落的巴斯蒂安身边时,还特别不怀好意地撞了撞巴斯蒂安的肩膀,“祝你们拥有一个愉快的晚上~”


巴斯蒂安疑惑地瞪大眼睛,接着,他看到了面前那只小巧的行李箱。


那是菲利普的箱子。


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丝甜腻的快乐的情绪慢慢滋长发芽,在嘴角蔓生出一个愉悦的微笑。政治家的心思真是难猜,他拉过菲利普的箱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嘿?阿尔扬?”小巧的皮箱在他手里左摇右摆,就差飞起来,“嗯哼?宅子的事情拜托你了?放心放心,今天晚上你和弗兰克去哪里我都不管,谁管你就拿棍子敲他,真的真的,我保证。”


==============================================


“今天下午你想跟我讲什么来着?”


“嗯?”菲利普的蓝眼睛迷迷糊糊张开一条缝,看到巴斯蒂安裹得严严实实,只剩下一颗脑袋坚定不移地靠在他的枕畔,看起来有点迫切,又努力地控制着那点迫切。


那一瞬间他迷茫了一下,接着省起,结束了那场无聊透顶的酒会之后,还没来得及走出大堂就被两个家伙——好像是光头和刀疤脸——架到了车上,哦可怜的曼努,他都没反应过来眼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接着就来到了这幢宅子,他还没来得及松松领带就被从屋子里扑出来的巴斯蒂抱了个满怀,或许是因为喝了酒,他老觉得被巴斯蒂亲吻过的地方像是过了电一样火燎火燎的,巴斯蒂安抱着他,奶声奶气地,“这次没理由说不了吧。”


这还能说啥?菲利普只记得自己把那个有点重要的公文包扔在了沙发上了,然后就没有然后啦。


“说什么……”菲利普觉得自己的脑子还处在一个奇妙的混沌状态,声音也是难得的慵懒含混,“我说了什么来着……我是不是说了你要是着急就飞来找我啊……”


“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巴斯蒂安委屈的缩了一下,然后裹着被子,像一条蚕一样又往他身边蹭了蹭,“得了吧菲利,你当时肯定是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有事儿要我帮忙啊~”


壁灯的照映下菲利普总算看清楚这人眼里的意味了,满满的都是“得了吧我可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可能瞒得过我哦”……的轻佻骄傲。


他微微抬起身体,摸到床头的烟并点燃了它,那烟雾的味道令人冷静。而他的巴斯蒂依然不依不饶地盯着他瞧——这人怎么就这么点出息,连撒个娇都矫情的要命——哦老天声音都开始发抖了,“菲利……你不会是想说……分开什么的……”


“当然是——不是了。”菲利普不由得弯了弯眼睛,一贯沉着的目光里沾染了些狡黠的意味,“巴斯蒂,你是因为担心这个才千里迢迢追到这里来吗?哦真可爱。”


巴斯蒂安则愣了几秒钟才醒过味儿来,“狡猾的政治家!”他愤愤不平地扁扁嘴,然后转过身去,留下一个气呼呼的背影给菲利普,“我才不是担心要分开呢,”他晃着脑袋,满不在乎地说,“我更担心的是被你求婚!真要有那么一天到来,我肯定就被你吓的心律失常啦!”


“……”菲利普一瞬间有些失语,看着那位突然退化成为三岁的幼稚小孩儿的恋人,他掐灭手里的烟头,语调上扬,颇有些不在意地问了一句,“那如果我真向你求婚了呢?”


“哈!那一定是因为什么阴谋,你这让人捉摸不透的小滑头!”巴斯蒂安裹紧了被子,他可受够了被菲利普调戏了,然而又有谁能指望打嘴仗打得过资深政治家呢?


菲利普抬手关掉头顶的壁灯,转身沉默在寂静的黑暗里。在睡意的潮汐中他闭上眼睛,努力强迫自己忘记大衣右侧口袋里那个方形的,朴素的小盒子。


==============================================


巴斯蒂安觉得自己右眼突突直跳,这让他非常,非常担心自己的姻缘。


开什么玩笑,自从菲利普参加竞选,有多少次新闻里新闻里不遗余力地大肆赞扬这位英俊,冷静,谨慎克己却又热情澎湃的钻!石!王!老!五!啊!多少优秀的大龄女性——好吧甚至还有很多巴斯蒂安说啥也不想承认的年轻漂亮小姐——疯狂地准备把选票送给这位年轻有为的大臣啊!甚至还有很多男性!采访中说大臣皱着眉头耸起鼻子的样子真像一只为了冬眠四处觅食的毛绒绒的小松鼠,可爱的真想让人一把搂在怀里什么的……作为大臣的正牌男友,巴斯蒂安太阳穴上的青筋简直要突突出来了好嘛!


他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蹲在地毯上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就怕错过个约炮短信或是分手邮件什么的……


巴斯蒂安那脆弱纤细的神经简直要碎裂了。


巴斯蒂安希望菲利普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而那位狡猾政客嘴巴里的言语总是半真半假让人难以分辨。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啊!可他又不能有丝毫的怨言——各取所需,这可是当初巴斯蒂安自己说的。


正当巴斯蒂安窝在宽大的沙发里左摇右摆长吁短叹纠结不已又十足讨厌自己这黏糊劲儿的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振动着高声尖叫了起来,吓得巴斯蒂安手直哆嗦,手机像条光溜溜的鲤鱼一样在他手里跳了好几跳,费了半天劲儿才划开接听键。


“喂?”


“嘿老兄,这有点不太妙。”电话那头是戈麦斯中将的声音,并不似以往冷静。“你知道吗?突发的地震和核电站受损的事情。”


“我知道啊,菲利普昨天刚飞过去视察,说是搞不好又会影响他的选票。”巴斯蒂安重新躺回沙发里,“眼里只剩下选票……所以呢?选情真的不太妙?”


“要是选情就好了!”戈麦斯中将的声音突然上扬了一个分贝,“巴斯蒂,刚才地震局检测到了余震。我联系不到托马斯,可能是震后信号还没有恢复……喂,你在听吗?喂?!”


巴斯蒂安举着手机,面无表情地打开了电视,屏幕里的碎石瓦砾触目惊心,而屏幕下方滚动着的即时新闻则明明白白告诉他,核电站区域监测到较强余震,目前信号尚未联通。


“弗兰克?准备好飞机。对,现在,立刻,马上。”


==============================================


“哦菲利普,刚才那一下子真是要命,我差点儿就从这里呼啦荡悠着被甩到那里去——我以为天花板要塌了呢——谢天谢地它只是掉下来一半,而且似乎是个豆腐渣工程所以没啥杀伤力,嘿亲爱的你脑袋上有石灰哎来来来我给你整理一下哦真抱歉我手上的石灰比你脑袋上的还多¥%&*……”


菲利普面无表情的拨开托马斯那只簌簌掉灰的爪子,“托马斯,你够了,刚才就是轻微地震荡了一下,而且这并不是豆腐渣,主体结构没有破损,也没发生放射物泄漏。”


“是是是是是是。”托马斯扶着他的肩膀往前走,“菲利普,你敢说刚才突然晃得那一下子你没害怕?”他挤挤眼睛,像是意识到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似的微笑起来,虽然这笑容在上司眼里真是大写的讨厌,“我可是想到不少事情,比如甜甜圈和咖啡,奥利奥和马里奥什么的——你没有想到什么吗?猪蹄子猪肘子猪扒……”


“托马斯你够了,你是没看到媒体吗?”菲利普低低地呵斥了一声,“给我抬起头来,像个正经的政府官员的样子!”


“能源大臣,对于地震和核泄漏潜在的威胁您怎么看?”


“您依然认为推进核能建设是必要的吗?”


“政府对伤亡者的补助有没有什么详细计划?民间呼吁将工程建设经费转投入救灾,对此您有什么能告诉我们的?”


话筒镜头长枪短炮伴着闪光灯一起挤在他们面前,菲利普皱着眉头向上推了推眼镜,微微斟酌一下,说道,“首先,对于伤亡者,我们感到非常抱歉……”


“因为您推动的核电工程建设致使数百名工人被困于施工现场并且面临核辐射的威胁,您就只用抱歉来解释吗?”


“您只是为了竞选的政绩工程,在地震之后第一时间感到现场指挥保护设备,伤亡者的情况您又有多么深入的了解?”


“救灾是一项艰巨而系统的工作,”接二连三的问题让能源大臣有些不悦,但他依然平心静气的组织语言一一回答,“争分夺秒抢救生命是首要任务,我们同样也要防止余震所带来的二次伤害,第一时间转移保护设备也是为了保护附近居民和工作人员的安全……”


“菲利普,菲利普!哦Fippo!”托马斯突然两眼发光的拽着菲利普的衣角,强行终止了后者的回答,“天呐,你快看!”


菲利普被他拽的东倒西歪,气的想拿眼前的话筒敲他,“什么?!”


“看天上!”托马斯的眼睛亮晶晶,“快看天上!”


这下也不用抬头看了,巨大的轰鸣声同样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一架神气的直升机呼啸着降落在一块勉强算是完好的空地上,菲利普愣神的功夫,舱门已经缓缓打开,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这是什么鬼……”恐怕只有这五个字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不过几个念头的功夫能源大臣已然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却是拨开面前的长枪短炮小跑着奔了过去。


“你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有余震的吗?”长时间没有喝水,菲利普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


巴斯蒂安抿着嘴唇,他的男朋友,他的狡猾政客,一身疲惫地站在他面前,嘴唇因为缺水有些干裂,眼睛通红布满血丝,正隐忍着怒气平静地冲他发火。“从哪儿来的就从那哪儿回去……”


他低头抱住他,把那颗脑袋按在怀里,堵上了对方还想继续的,喋喋不休的教训。


“我快被吓死了……”


他带着哭腔,委屈极了,“马里奥给我打电话,我快被吓死了……”


菲利普被他抱着,满腔的怒气都被零星的眼泪浇熄了。他抬起手想环上巴斯蒂的肩膀,说点什么来安慰这个爱哭的家伙,却被身后咔嚓咔嚓的声音唤回了理智。


“重大新闻!一男子出现在地震现场,和能源大臣深情相拥!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疑似大臣伴侣的黑衣男子突然出现打断采访!”


“是否为舆论炒作……”


“……”


“巴斯蒂,我真要被你害死了。”


==============================================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中失去亲人是多么可怕而痛苦的事,但我们必须坚韧,为了我们的所爱。”


“这样就行了?”托马斯歪着脑袋在小本本上一字一句记录了下来,“就这么发通稿?你和巴斯蒂的事儿不用提?”


“不用,”菲利普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这件事情我还没考虑好,先这样吧。”他转身握住门把手,想了想又回过头来,“托马斯,你觉得这事儿怎么办好?”


托马斯耸耸肩,“其实你最清楚的啊,就看巴斯蒂咯。”


菲利普苦笑一下,“他应该不会同意,他可不是任人摆布的家伙。”


“我倒觉得他急乎乎地飞过来才真的说明问题。”托马斯咧开他那张大嘴,“放心吧菲利普,你俩之间简直是比八点档还好预测的happy ending.”


“我是不是干了坏事儿啊……”巴斯蒂安乖乖地坐在沙发里,眼巴巴地盯着刚跟托马斯对完通稿推门出来的菲利普,“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在你的民调上做文章?哦菲利我真不是故意的马里奥给我打完电话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一冲动就飞过来了我真抱歉……”


“没关系。”菲利普走到沙发跟前,推推巴斯蒂的肩膀,示意他给自己腾个位置。“多亏你从天而降,搞得记者的重点从攻击我转移到挖八卦上面去了,谁知道他们又能挖出什么陈芝麻烂谷子来。不过都无所谓了。”菲利普把双手叠在脑后,仰躺在沙发上,“这么一闹,我倒是可以安安静静等着换届了,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只为自己着想的总理吧。”


巴斯蒂安盯着他的爱人,一阵沉默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道,“要不我们结婚吧。”


菲利普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我们结婚,这样就不会有人拿你的私生活做文章,相反还会称赞你是个相当有情义的家伙。”巴斯蒂摸着下巴,思路突然就打开了,“这样也不会有人拿核电站的事情刁难你,因为大家的关注点都变成了卧槽这人怎么突然就结婚了简直没有一丝丝防备什么的,这时候你再站出来说些什么关于爱和相信的废话就显得更有说服力……”


“哦巴斯蒂。”菲利普微笑着打断了黑道坐馆那美好的设想,“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从政的天赋。”


“那当然我可是跟着你耳濡目染了这么久。”巴斯蒂安得意地一扬脑袋,“这样就再不会有人说你是个冷血无情的家伙了,多好。”


“那你呢?”菲利普垂下眼睛,“你想结婚吗?”


“……我想不想现在不是那么重要吧,虽然我确实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巴斯蒂安的宏伟愿景突然变成了一堆泡沫,他也学着菲利普的样子,双手交叠着陷进了沙发里,“说到底这情况也是我害的,而且,”他顿了顿,终于下定决心似得望向菲利普的眼睛,“我什么都没想,只想着马上见到你,这也许就是爱吧。”


“我想我是爱你的,菲利。”


菲利普挑起眉毛,一抹笑意出现在他眼睛的神采里,“谢谢你,巴斯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方形的小盒子,“虽然你提过,被我求婚肯定会吓得心律失常,我觉得我还是得问问你的意见……”他打开盒子,是两枚交叠着放在一起的戒指,“你愿意吗?”


巴斯蒂安突然有些语塞,他张着嘴巴,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地大叫道,“……你真是个狡猾的家伙!你一开始就想跟我结婚好拉动你那该死的民调是不是!”


有什么关系呢?菲利普伸手勾住巴斯蒂的脖子,“可是你来了,”他的目光喜悦而真诚,“我没有想到,但是你来了。”


巴斯蒂安叹了口气,他向来拿政治家没辙,从一开始就是。“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呢?”他扭扭身子,也伸出手环住菲利普,“我算是认栽啦,”他装作很无奈的样子,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嘴角的微笑,“嘿,别的不说,结婚真是个好主意吗?”


“其实……”菲利普眨眨眼睛,“今天我的民调涨了7个百分点,舆论说在废墟中深情相拥简直太帅了。”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巴斯蒂气愤地把他的狡猾政客扑倒在沙发上,“你这个小恶魔,表里不一的政客……呜……”


他的话被一个吻结结实实地堵住了。


第二天,报纸的头条是这么写的。

新婚快乐,大臣。



                                                                TBC.


评论(27)
热度(46)

© Q晴空一鹤Q | Powered by LOFTER